看小说TXT > 医胥 > 第七百九十九章 他来了

第七百九十九章 他来了

    【】

    ,!

    “我是子柒男朋友,我对韩家没有恶意。”

    “但如果你非要对抗的话,我也不介意扭断你的脖子。”

    不待女佣挣扎着起身,叶凡上前一步,捏住了对方的咽喉。

    “明白,明白!”

    感受到叶凡的杀意,女佣很识趣放弃抵抗,带着叶凡径直往宅子深处走去。

    期间有不少保镖碰到了叶凡,但看到女佣引领就没说什么,以为是来打杂或除草的。

    偶尔有几个出于职责阻拦询问,却被叶凡用银针直接撂倒。

    今天谁都挡不住叶凡见到韩子柒。

    五分钟后,叶凡来到了一处两层半的欧式建筑。

    女佣手指点着建筑颤抖着开口:“韩小姐就囚禁在这里。”

    囚禁?

    叶凡目光微微眯起,脸上多了几分凌厉。

    随后他一掌打晕女佣丢入草丛,风轻云淡向建筑走了过去。

    他发现门窗拥挤着十几个韩家子侄,全都目光炯炯看着大厅。

    叶凡不着痕迹上前一步扫视,发现大厅坐着几十号韩家成员。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衣光领鲜,气质不凡。

    其中一个童颜鹤发的唐装老者坐在太师椅,脸上神情更是不怒而威。

    不用多问,叶凡也知道他是韩老爷子,韩常山。

    叶凡还看到了韩向北,他一言不发,捏着雪茄,翘着二郎腿望着女儿。

    俨然是家族大会了。

    几十号人神情各异,但都居高临下,一副不屑目光看着站在正中的韩子柒。

    能力卓绝,身怀股份,她自然是众矢之的。

    不过叶凡没有看到杨曼丽。

    那个被叶凡吓怕的女人,第一时间找借口跑回横城疗养,不敢再面对叶凡锋锐。

    此刻,韩老爷子坐直身子,语气冰冷发问:“子柒,想了这么久,想通了没有?”

    “爷爷,对不起,你们的要求,我不可能答应。”

    韩子柒干脆利落回应:“龙天傲,我不会嫁,股份,我也不可能交出来。”

    “混账东西,我告诉你,龙天傲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听到韩子柒的回应,韩老爷子勃然大怒,声音无形中拔高:

    “还有你那三成股份,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你都需要拿回来交给你爹。”

    “韩家的东西,绝对不能给外人拿走,也不能让外嫁女带走。”

    “让你做执行总裁,还让你母亲迁墓,韩家对你已经够仁义了。”

    “你还得寸进尺摆架子不嫁和捏着股份,对得起你爹对得起韩家吗?”

    “你今天再不答应这两件事,休怪我把你母亲夷为平地,再告你侵占公司财务。”

    “而且你一天不答应两事,就一天都不要想着离开,也不要想着吃饭。”

    他很是生气看着韩子柒,本以为用自己威严可以让韩子柒低头,结果韩子柒怎么都不肯答应。

    外面的叶凡怒了,老匹夫,太过分了,不仅联合众人施压,还不给韩子柒吃饭。

    “爷爷,我也明确告诉你两个答案。”

    面对韩常山几十年带来的威压,韩子柒不屈的声音清晰响起:

    “第一,龙天傲我是不会嫁的,要嫁你们自己嫁给他,你们谁都逼迫不了我。”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

    ,!

    “我是子柒男朋友,我对韩家没有恶意。”

    “但如果你非要对抗的话,我也不介意扭断你的脖子。”

    不待女佣挣扎着起身,叶凡上前一步,捏住了对方的咽喉。

    “明白,明白!”

    感受到叶凡的杀意,女佣很识趣放弃抵抗,带着叶凡径直往宅子深处走去。

    期间有不少保镖碰到了叶凡,但看到女佣引领就没说什么,以为是来打杂或除草的。

    偶尔有几个出于职责阻拦询问,却被叶凡用银针直接撂倒。

    今天谁都挡不住叶凡见到韩子柒。

    五分钟后,叶凡来到了一处两层半的欧式建筑。

    女佣手指点着建筑颤抖着开口:“韩小姐就囚禁在这里。”

    囚禁?

    叶凡目光微微眯起,脸上多了几分凌厉。

    随后他一掌打晕女佣丢入草丛,风轻云淡向建筑走了过去。

    他发现门窗拥挤着十几个韩家子侄,全都目光炯炯看着大厅。

    叶凡不着痕迹上前一步扫视,发现大厅坐着几十号韩家成员。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衣光领鲜,气质不凡。

    其中一个童颜鹤发的唐装老者坐在太师椅,脸上神情更是不怒而威。

    不用多问,叶凡也知道他是韩老爷子,韩常山。

    叶凡还看到了韩向北,他一言不发,捏着雪茄,翘着二郎腿望着女儿。

    俨然是家族大会了。

    几十号人神情各异,但都居高临下,一副不屑目光看着站在正中的韩子柒。

    能力卓绝,身怀股份,她自然是众矢之的。

    不过叶凡没有看到杨曼丽。

    那个被叶凡吓怕的女人,第一时间找借口跑回横城疗养,不敢再面对叶凡锋锐。

    此刻,韩老爷子坐直身子,语气冰冷发问:“子柒,想了这么久,想通了没有?”

    “爷爷,对不起,你们的要求,我不可能答应。”

    韩子柒干脆利落回应:“龙天傲,我不会嫁,股份,我也不可能交出来。”

    “混账东西,我告诉你,龙天傲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听到韩子柒的回应,韩老爷子勃然大怒,声音无形中拔高:

    “还有你那三成股份,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你都需要拿回来交给你爹。”

    “韩家的东西,绝对不能给外人拿走,也不能让外嫁女带走。”

    “让你做执行总裁,还让你母亲迁墓,韩家对你已经够仁义了。”

    “你还得寸进尺摆架子不嫁和捏着股份,对得起你爹对得起韩家吗?”

    “你今天再不答应这两件事,休怪我把你母亲夷为平地,再告你侵占公司财务。”

    “而且你一天不答应两事,就一天都不要想着离开,也不要想着吃饭。”

    他很是生气看着韩子柒,本以为用自己威严可以让韩子柒低头,结果韩子柒怎么都不肯答应。

    外面的叶凡怒了,老匹夫,太过分了,不仅联合众人施压,还不给韩子柒吃饭。

    “爷爷,我也明确告诉你两个答案。”

    面对韩常山几十年带来的威压,韩子柒不屈的声音清晰响起:

    “第一,龙天傲我是不会嫁的,要嫁你们自己嫁给他,你们谁都逼迫不了我。”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

    【】

    ,!

    “我是子柒男朋友,我对韩家没有恶意。”

    “但如果你非要对抗的话,我也不介意扭断你的脖子。”

    不待女佣挣扎着起身,叶凡上前一步,捏住了对方的咽喉。

    “明白,明白!”

    感受到叶凡的杀意,女佣很识趣放弃抵抗,带着叶凡径直往宅子深处走去。

    期间有不少保镖碰到了叶凡,但看到女佣引领就没说什么,以为是来打杂或除草的。

    偶尔有几个出于职责阻拦询问,却被叶凡用银针直接撂倒。

    今天谁都挡不住叶凡见到韩子柒。

    五分钟后,叶凡来到了一处两层半的欧式建筑。

    女佣手指点着建筑颤抖着开口:“韩小姐就囚禁在这里。”

    囚禁?

    叶凡目光微微眯起,脸上多了几分凌厉。

    随后他一掌打晕女佣丢入草丛,风轻云淡向建筑走了过去。

    他发现门窗拥挤着十几个韩家子侄,全都目光炯炯看着大厅。

    叶凡不着痕迹上前一步扫视,发现大厅坐着几十号韩家成员。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衣光领鲜,气质不凡。

    其中一个童颜鹤发的唐装老者坐在太师椅,脸上神情更是不怒而威。

    不用多问,叶凡也知道他是韩老爷子,韩常山。

    叶凡还看到了韩向北,他一言不发,捏着雪茄,翘着二郎腿望着女儿。

    俨然是家族大会了。

    几十号人神情各异,但都居高临下,一副不屑目光看着站在正中的韩子柒。

    能力卓绝,身怀股份,她自然是众矢之的。

    不过叶凡没有看到杨曼丽。

    那个被叶凡吓怕的女人,第一时间找借口跑回横城疗养,不敢再面对叶凡锋锐。

    此刻,韩老爷子坐直身子,语气冰冷发问:“子柒,想了这么久,想通了没有?”

    “爷爷,对不起,你们的要求,我不可能答应。”

    韩子柒干脆利落回应:“龙天傲,我不会嫁,股份,我也不可能交出来。”

    “混账东西,我告诉你,龙天傲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听到韩子柒的回应,韩老爷子勃然大怒,声音无形中拔高:

    “还有你那三成股份,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你都需要拿回来交给你爹。”

    “韩家的东西,绝对不能给外人拿走,也不能让外嫁女带走。”

    “让你做执行总裁,还让你母亲迁墓,韩家对你已经够仁义了。”

    “你还得寸进尺摆架子不嫁和捏着股份,对得起你爹对得起韩家吗?”

    “你今天再不答应这两件事,休怪我把你母亲夷为平地,再告你侵占公司财务。”

    “而且你一天不答应两事,就一天都不要想着离开,也不要想着吃饭。”

    他很是生气看着韩子柒,本以为用自己威严可以让韩子柒低头,结果韩子柒怎么都不肯答应。

    外面的叶凡怒了,老匹夫,太过分了,不仅联合众人施压,还不给韩子柒吃饭。

    “爷爷,我也明确告诉你两个答案。”

    面对韩常山几十年带来的威压,韩子柒不屈的声音清晰响起:

    “第一,龙天傲我是不会嫁的,要嫁你们自己嫁给他,你们谁都逼迫不了我。”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

    【】

    ,!

    “我是子柒男朋友,我对韩家没有恶意。”

    “但如果你非要对抗的话,我也不介意扭断你的脖子。”

    不待女佣挣扎着起身,叶凡上前一步,捏住了对方的咽喉。

    “明白,明白!”

    感受到叶凡的杀意,女佣很识趣放弃抵抗,带着叶凡径直往宅子深处走去。

    期间有不少保镖碰到了叶凡,但看到女佣引领就没说什么,以为是来打杂或除草的。

    偶尔有几个出于职责阻拦询问,却被叶凡用银针直接撂倒。

    今天谁都挡不住叶凡见到韩子柒。

    五分钟后,叶凡来到了一处两层半的欧式建筑。

    女佣手指点着建筑颤抖着开口:“韩小姐就囚禁在这里。”

    囚禁?

    叶凡目光微微眯起,脸上多了几分凌厉。

    随后他一掌打晕女佣丢入草丛,风轻云淡向建筑走了过去。

    他发现门窗拥挤着十几个韩家子侄,全都目光炯炯看着大厅。

    叶凡不着痕迹上前一步扫视,发现大厅坐着几十号韩家成员。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衣光领鲜,气质不凡。

    其中一个童颜鹤发的唐装老者坐在太师椅,脸上神情更是不怒而威。

    不用多问,叶凡也知道他是韩老爷子,韩常山。

    叶凡还看到了韩向北,他一言不发,捏着雪茄,翘着二郎腿望着女儿。

    俨然是家族大会了。

    几十号人神情各异,但都居高临下,一副不屑目光看着站在正中的韩子柒。

    能力卓绝,身怀股份,她自然是众矢之的。

    不过叶凡没有看到杨曼丽。

    那个被叶凡吓怕的女人,第一时间找借口跑回横城疗养,不敢再面对叶凡锋锐。

    此刻,韩老爷子坐直身子,语气冰冷发问:“子柒,想了这么久,想通了没有?”

    “爷爷,对不起,你们的要求,我不可能答应。”

    韩子柒干脆利落回应:“龙天傲,我不会嫁,股份,我也不可能交出来。”

    “混账东西,我告诉你,龙天傲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听到韩子柒的回应,韩老爷子勃然大怒,声音无形中拔高:

    “还有你那三成股份,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你都需要拿回来交给你爹。”

    “韩家的东西,绝对不能给外人拿走,也不能让外嫁女带走。”

    “让你做执行总裁,还让你母亲迁墓,韩家对你已经够仁义了。”

    “你还得寸进尺摆架子不嫁和捏着股份,对得起你爹对得起韩家吗?”

    “你今天再不答应这两件事,休怪我把你母亲夷为平地,再告你侵占公司财务。”

    “而且你一天不答应两事,就一天都不要想着离开,也不要想着吃饭。”

    他很是生气看着韩子柒,本以为用自己威严可以让韩子柒低头,结果韩子柒怎么都不肯答应。

    外面的叶凡怒了,老匹夫,太过分了,不仅联合众人施压,还不给韩子柒吃饭。

    “爷爷,我也明确告诉你两个答案。”

    面对韩常山几十年带来的威压,韩子柒不屈的声音清晰响起:

    “第一,龙天傲我是不会嫁的,要嫁你们自己嫁给他,你们谁都逼迫不了我。”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

    【】

    ,!

    “我是子柒男朋友,我对韩家没有恶意。”

    “但如果你非要对抗的话,我也不介意扭断你的脖子。”

    不待女佣挣扎着起身,叶凡上前一步,捏住了对方的咽喉。

    “明白,明白!”

    感受到叶凡的杀意,女佣很识趣放弃抵抗,带着叶凡径直往宅子深处走去。

    期间有不少保镖碰到了叶凡,但看到女佣引领就没说什么,以为是来打杂或除草的。

    偶尔有几个出于职责阻拦询问,却被叶凡用银针直接撂倒。

    今天谁都挡不住叶凡见到韩子柒。

    五分钟后,叶凡来到了一处两层半的欧式建筑。

    女佣手指点着建筑颤抖着开口:“韩小姐就囚禁在这里。”

    囚禁?

    叶凡目光微微眯起,脸上多了几分凌厉。

    随后他一掌打晕女佣丢入草丛,风轻云淡向建筑走了过去。

    他发现门窗拥挤着十几个韩家子侄,全都目光炯炯看着大厅。

    叶凡不着痕迹上前一步扫视,发现大厅坐着几十号韩家成员。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衣光领鲜,气质不凡。

    其中一个童颜鹤发的唐装老者坐在太师椅,脸上神情更是不怒而威。

    不用多问,叶凡也知道他是韩老爷子,韩常山。

    叶凡还看到了韩向北,他一言不发,捏着雪茄,翘着二郎腿望着女儿。

    俨然是家族大会了。

    几十号人神情各异,但都居高临下,一副不屑目光看着站在正中的韩子柒。

    能力卓绝,身怀股份,她自然是众矢之的。

    不过叶凡没有看到杨曼丽。

    那个被叶凡吓怕的女人,第一时间找借口跑回横城疗养,不敢再面对叶凡锋锐。

    此刻,韩老爷子坐直身子,语气冰冷发问:“子柒,想了这么久,想通了没有?”

    “爷爷,对不起,你们的要求,我不可能答应。”

    韩子柒干脆利落回应:“龙天傲,我不会嫁,股份,我也不可能交出来。”

    “混账东西,我告诉你,龙天傲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听到韩子柒的回应,韩老爷子勃然大怒,声音无形中拔高:

    “还有你那三成股份,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你都需要拿回来交给你爹。”

    “韩家的东西,绝对不能给外人拿走,也不能让外嫁女带走。”

    “让你做执行总裁,还让你母亲迁墓,韩家对你已经够仁义了。”

    “你还得寸进尺摆架子不嫁和捏着股份,对得起你爹对得起韩家吗?”

    “你今天再不答应这两件事,休怪我把你母亲夷为平地,再告你侵占公司财务。”

    “而且你一天不答应两事,就一天都不要想着离开,也不要想着吃饭。”

    他很是生气看着韩子柒,本以为用自己威严可以让韩子柒低头,结果韩子柒怎么都不肯答应。

    外面的叶凡怒了,老匹夫,太过分了,不仅联合众人施压,还不给韩子柒吃饭。

    “爷爷,我也明确告诉你两个答案。”

    面对韩常山几十年带来的威压,韩子柒不屈的声音清晰响起:

    “第一,龙天傲我是不会嫁的,要嫁你们自己嫁给他,你们谁都逼迫不了我。”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

    【】

    ,!

    “我是子柒男朋友,我对韩家没有恶意。”

    “但如果你非要对抗的话,我也不介意扭断你的脖子。”

    不待女佣挣扎着起身,叶凡上前一步,捏住了对方的咽喉。

    “明白,明白!”

    感受到叶凡的杀意,女佣很识趣放弃抵抗,带着叶凡径直往宅子深处走去。

    期间有不少保镖碰到了叶凡,但看到女佣引领就没说什么,以为是来打杂或除草的。

    偶尔有几个出于职责阻拦询问,却被叶凡用银针直接撂倒。

    今天谁都挡不住叶凡见到韩子柒。

    五分钟后,叶凡来到了一处两层半的欧式建筑。

    女佣手指点着建筑颤抖着开口:“韩小姐就囚禁在这里。”

    囚禁?

    叶凡目光微微眯起,脸上多了几分凌厉。

    随后他一掌打晕女佣丢入草丛,风轻云淡向建筑走了过去。

    他发现门窗拥挤着十几个韩家子侄,全都目光炯炯看着大厅。

    叶凡不着痕迹上前一步扫视,发现大厅坐着几十号韩家成员。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衣光领鲜,气质不凡。

    其中一个童颜鹤发的唐装老者坐在太师椅,脸上神情更是不怒而威。

    不用多问,叶凡也知道他是韩老爷子,韩常山。

    叶凡还看到了韩向北,他一言不发,捏着雪茄,翘着二郎腿望着女儿。

    俨然是家族大会了。

    几十号人神情各异,但都居高临下,一副不屑目光看着站在正中的韩子柒。

    能力卓绝,身怀股份,她自然是众矢之的。

    不过叶凡没有看到杨曼丽。

    那个被叶凡吓怕的女人,第一时间找借口跑回横城疗养,不敢再面对叶凡锋锐。

    此刻,韩老爷子坐直身子,语气冰冷发问:“子柒,想了这么久,想通了没有?”

    “爷爷,对不起,你们的要求,我不可能答应。”

    韩子柒干脆利落回应:“龙天傲,我不会嫁,股份,我也不可能交出来。”

    “混账东西,我告诉你,龙天傲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听到韩子柒的回应,韩老爷子勃然大怒,声音无形中拔高:

    “还有你那三成股份,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你都需要拿回来交给你爹。”

    “韩家的东西,绝对不能给外人拿走,也不能让外嫁女带走。”

    “让你做执行总裁,还让你母亲迁墓,韩家对你已经够仁义了。”

    “你还得寸进尺摆架子不嫁和捏着股份,对得起你爹对得起韩家吗?”

    “你今天再不答应这两件事,休怪我把你母亲夷为平地,再告你侵占公司财务。”

    “而且你一天不答应两事,就一天都不要想着离开,也不要想着吃饭。”

    他很是生气看着韩子柒,本以为用自己威严可以让韩子柒低头,结果韩子柒怎么都不肯答应。

    外面的叶凡怒了,老匹夫,太过分了,不仅联合众人施压,还不给韩子柒吃饭。

    “爷爷,我也明确告诉你两个答案。”

    面对韩常山几十年带来的威压,韩子柒不屈的声音清晰响起:

    “第一,龙天傲我是不会嫁的,要嫁你们自己嫁给他,你们谁都逼迫不了我。”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

    【】

    ,!

    “我是子柒男朋友,我对韩家没有恶意。”

    “但如果你非要对抗的话,我也不介意扭断你的脖子。”

    不待女佣挣扎着起身,叶凡上前一步,捏住了对方的咽喉。

    “明白,明白!”

    感受到叶凡的杀意,女佣很识趣放弃抵抗,带着叶凡径直往宅子深处走去。

    期间有不少保镖碰到了叶凡,但看到女佣引领就没说什么,以为是来打杂或除草的。

    偶尔有几个出于职责阻拦询问,却被叶凡用银针直接撂倒。

    今天谁都挡不住叶凡见到韩子柒。

    五分钟后,叶凡来到了一处两层半的欧式建筑。

    女佣手指点着建筑颤抖着开口:“韩小姐就囚禁在这里。”

    囚禁?

    叶凡目光微微眯起,脸上多了几分凌厉。

    随后他一掌打晕女佣丢入草丛,风轻云淡向建筑走了过去。

    他发现门窗拥挤着十几个韩家子侄,全都目光炯炯看着大厅。

    叶凡不着痕迹上前一步扫视,发现大厅坐着几十号韩家成员。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衣光领鲜,气质不凡。

    其中一个童颜鹤发的唐装老者坐在太师椅,脸上神情更是不怒而威。

    不用多问,叶凡也知道他是韩老爷子,韩常山。

    叶凡还看到了韩向北,他一言不发,捏着雪茄,翘着二郎腿望着女儿。

    俨然是家族大会了。

    几十号人神情各异,但都居高临下,一副不屑目光看着站在正中的韩子柒。

    能力卓绝,身怀股份,她自然是众矢之的。

    不过叶凡没有看到杨曼丽。

    那个被叶凡吓怕的女人,第一时间找借口跑回横城疗养,不敢再面对叶凡锋锐。

    此刻,韩老爷子坐直身子,语气冰冷发问:“子柒,想了这么久,想通了没有?”

    “爷爷,对不起,你们的要求,我不可能答应。”

    韩子柒干脆利落回应:“龙天傲,我不会嫁,股份,我也不可能交出来。”

    “混账东西,我告诉你,龙天傲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听到韩子柒的回应,韩老爷子勃然大怒,声音无形中拔高:

    “还有你那三成股份,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你都需要拿回来交给你爹。”

    “韩家的东西,绝对不能给外人拿走,也不能让外嫁女带走。”

    “让你做执行总裁,还让你母亲迁墓,韩家对你已经够仁义了。”

    “你还得寸进尺摆架子不嫁和捏着股份,对得起你爹对得起韩家吗?”

    “你今天再不答应这两件事,休怪我把你母亲夷为平地,再告你侵占公司财务。”

    “而且你一天不答应两事,就一天都不要想着离开,也不要想着吃饭。”

    他很是生气看着韩子柒,本以为用自己威严可以让韩子柒低头,结果韩子柒怎么都不肯答应。

    外面的叶凡怒了,老匹夫,太过分了,不仅联合众人施压,还不给韩子柒吃饭。

    “爷爷,我也明确告诉你两个答案。”

    面对韩常山几十年带来的威压,韩子柒不屈的声音清晰响起:

    “第一,龙天傲我是不会嫁的,要嫁你们自己嫁给他,你们谁都逼迫不了我。”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

    【】

    ,!

    “我是子柒男朋友,我对韩家没有恶意。”

    “但如果你非要对抗的话,我也不介意扭断你的脖子。”

    不待女佣挣扎着起身,叶凡上前一步,捏住了对方的咽喉。

    “明白,明白!”

    感受到叶凡的杀意,女佣很识趣放弃抵抗,带着叶凡径直往宅子深处走去。

    期间有不少保镖碰到了叶凡,但看到女佣引领就没说什么,以为是来打杂或除草的。

    偶尔有几个出于职责阻拦询问,却被叶凡用银针直接撂倒。

    今天谁都挡不住叶凡见到韩子柒。

    五分钟后,叶凡来到了一处两层半的欧式建筑。

    女佣手指点着建筑颤抖着开口:“韩小姐就囚禁在这里。”

    囚禁?

    叶凡目光微微眯起,脸上多了几分凌厉。

    随后他一掌打晕女佣丢入草丛,风轻云淡向建筑走了过去。

    他发现门窗拥挤着十几个韩家子侄,全都目光炯炯看着大厅。

    叶凡不着痕迹上前一步扫视,发现大厅坐着几十号韩家成员。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衣光领鲜,气质不凡。

    其中一个童颜鹤发的唐装老者坐在太师椅,脸上神情更是不怒而威。

    不用多问,叶凡也知道他是韩老爷子,韩常山。

    叶凡还看到了韩向北,他一言不发,捏着雪茄,翘着二郎腿望着女儿。

    俨然是家族大会了。

    几十号人神情各异,但都居高临下,一副不屑目光看着站在正中的韩子柒。

    能力卓绝,身怀股份,她自然是众矢之的。

    不过叶凡没有看到杨曼丽。

    那个被叶凡吓怕的女人,第一时间找借口跑回横城疗养,不敢再面对叶凡锋锐。

    此刻,韩老爷子坐直身子,语气冰冷发问:“子柒,想了这么久,想通了没有?”

    “爷爷,对不起,你们的要求,我不可能答应。”

    韩子柒干脆利落回应:“龙天傲,我不会嫁,股份,我也不可能交出来。”

    “混账东西,我告诉你,龙天傲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听到韩子柒的回应,韩老爷子勃然大怒,声音无形中拔高:

    “还有你那三成股份,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你都需要拿回来交给你爹。”

    “韩家的东西,绝对不能给外人拿走,也不能让外嫁女带走。”

    “让你做执行总裁,还让你母亲迁墓,韩家对你已经够仁义了。”

    “你还得寸进尺摆架子不嫁和捏着股份,对得起你爹对得起韩家吗?”

    “你今天再不答应这两件事,休怪我把你母亲夷为平地,再告你侵占公司财务。”

    “而且你一天不答应两事,就一天都不要想着离开,也不要想着吃饭。”

    他很是生气看着韩子柒,本以为用自己威严可以让韩子柒低头,结果韩子柒怎么都不肯答应。

    外面的叶凡怒了,老匹夫,太过分了,不仅联合众人施压,还不给韩子柒吃饭。

    “爷爷,我也明确告诉你两个答案。”

    面对韩常山几十年带来的威压,韩子柒不屈的声音清晰响起:

    “第一,龙天傲我是不会嫁的,要嫁你们自己嫁给他,你们谁都逼迫不了我。”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

    【】

    ,!

    “我是子柒男朋友,我对韩家没有恶意。”

    “但如果你非要对抗的话,我也不介意扭断你的脖子。”

    不待女佣挣扎着起身,叶凡上前一步,捏住了对方的咽喉。

    “明白,明白!”

    感受到叶凡的杀意,女佣很识趣放弃抵抗,带着叶凡径直往宅子深处走去。

    期间有不少保镖碰到了叶凡,但看到女佣引领就没说什么,以为是来打杂或除草的。

    偶尔有几个出于职责阻拦询问,却被叶凡用银针直接撂倒。

    今天谁都挡不住叶凡见到韩子柒。

    五分钟后,叶凡来到了一处两层半的欧式建筑。

    女佣手指点着建筑颤抖着开口:“韩小姐就囚禁在这里。”

    囚禁?

    叶凡目光微微眯起,脸上多了几分凌厉。

    随后他一掌打晕女佣丢入草丛,风轻云淡向建筑走了过去。

    他发现门窗拥挤着十几个韩家子侄,全都目光炯炯看着大厅。

    叶凡不着痕迹上前一步扫视,发现大厅坐着几十号韩家成员。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衣光领鲜,气质不凡。

    其中一个童颜鹤发的唐装老者坐在太师椅,脸上神情更是不怒而威。

    不用多问,叶凡也知道他是韩老爷子,韩常山。

    叶凡还看到了韩向北,他一言不发,捏着雪茄,翘着二郎腿望着女儿。

    俨然是家族大会了。

    几十号人神情各异,但都居高临下,一副不屑目光看着站在正中的韩子柒。

    能力卓绝,身怀股份,她自然是众矢之的。

    不过叶凡没有看到杨曼丽。

    那个被叶凡吓怕的女人,第一时间找借口跑回横城疗养,不敢再面对叶凡锋锐。

    此刻,韩老爷子坐直身子,语气冰冷发问:“子柒,想了这么久,想通了没有?”

    “爷爷,对不起,你们的要求,我不可能答应。”

    韩子柒干脆利落回应:“龙天傲,我不会嫁,股份,我也不可能交出来。”

    “混账东西,我告诉你,龙天傲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听到韩子柒的回应,韩老爷子勃然大怒,声音无形中拔高:

    “还有你那三成股份,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你都需要拿回来交给你爹。”

    “韩家的东西,绝对不能给外人拿走,也不能让外嫁女带走。”

    “让你做执行总裁,还让你母亲迁墓,韩家对你已经够仁义了。”

    “你还得寸进尺摆架子不嫁和捏着股份,对得起你爹对得起韩家吗?”

    “你今天再不答应这两件事,休怪我把你母亲夷为平地,再告你侵占公司财务。”

    “而且你一天不答应两事,就一天都不要想着离开,也不要想着吃饭。”

    他很是生气看着韩子柒,本以为用自己威严可以让韩子柒低头,结果韩子柒怎么都不肯答应。

    外面的叶凡怒了,老匹夫,太过分了,不仅联合众人施压,还不给韩子柒吃饭。

    “爷爷,我也明确告诉你两个答案。”

    面对韩常山几十年带来的威压,韩子柒不屈的声音清晰响起:

    “第一,龙天傲我是不会嫁的,要嫁你们自己嫁给他,你们谁都逼迫不了我。”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