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38.宗师气象

38.宗师气象

    周昊有些意外的望着易青湖。

    他语气迟疑:“那先前汪九天前辈提及令堂过世……”

    “是指我亲生娘亲。”易青湖答道:“我很小,还没有记事的时候,我亲生爹爹就抛下我们母女不告而别,是娘亲含辛茹苦抚养我们兄妹长大。”

    少女望着远方,语气怅然,但还算平静:“大哥大我十岁,大姐大我六岁,他们渐渐成年后给娘亲帮手,我和三妹也慢慢懂事,家里日子开始好过些了。

    但八年前,碰上妖怪作乱,村里死了好多人,三妹也受了伤,万幸后来有人降服了妖魔。

    本以为灾难结束了,谁曾想之后才是噩梦真正开始,村里地主霸占我家屋产,我们去告官,反被诬蔑先前招来妖怪害人。

    冲突下,娘亲不小心磕破头,过世了。”

    周昊关心的看向她。

    易青湖轻轻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大哥当时红了眼,打死了一个官差,还有那户地主家里儿子,我们没办法,只好逃跑离开家乡。

    一路上颠沛流离,后来我不小心跟大哥、大姐还有三妹他们失散了,自己一个人颠簸,流浪了些日子,偶然碰上了我爹天擎真人,被他收为义女,带回天峰大庙。

    我记忆中从来没有亲生父亲的存在,一定要说,那也是大哥长兄如父。

    义父待我很好,在我心目中,他就是我的父亲,给予我新生。”

    易青湖手掌在灵舟舵上轻轻拍了拍:“我请爹爹和同门帮我寻找大哥他们,但人海茫茫,谈何容易?

    不料无心插柳柳成荫,有一天,天心观的一位师叔祖带回来个女孩,说她乃是天生的剑道天才,古今难寻,在大庙里引起不小轰动,谁曾想,竟然是三妹。”

    易青湖说到这里,笑起来:“天心观那位师叔祖醉心剑道不通人情,看见三妹就把人带回来,也不问其他。

    我和三妹请求家父与庙里其他前辈连忙再去寻找,总算将大哥、大姐一起接回来。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师门长辈略一考核,就发现虽然不似三妹那般剑道天成,但大哥、大姐也都有很高天赋。

    于是大家一起拜在天峰门下,一家人总算团圆。”

    周昊也面露微笑:“总算老天还有眼。”

    他想了想后问道:“你们,回去找当初害你们的人了吗?”

    “去了。”易青湖目光有些复杂:“不过,家乡又遭了妖乱,死了很多人,不管是当时的县令衙役,还是那户地主,都没能逃过一劫,全葬身妖口。”

    周昊长长吐出一口气:“罪有应得。”

    “是啊,我们当时也都觉得恶有恶报。”易青湖叹气:“但当时看着那几百里荒无人烟,尸横遍野的惨况,实在触目惊心,我们的仇人遭了报应,可无辜死难者不知道有多少,小时候关照我们孤儿寡母的乡里乡亲,也都遇害了。”

    周昊跟着叹息:“那作乱的妖怪呢?”

    易青湖摇摇头:“已经被斩杀,但其所过之处,幸存者百不存一,死难者过万。

    当初我们逃难时,情势紧迫,只能将娘亲尸身草草安葬。

    那次回去想要重新入殓厚葬,但早先的荒坟已经找不到了,最后只能立衣冠冢,大哥为此自责至今。”

    她看向周昊:“大哥对妖魔极为痛恨,降妖除魔手段狠辣。

    他不会伤害别人的灵宠,但对灵宠也比较排斥,向来拒绝灵宠靠近他……”

    “放心,没问题。”周昊耸耸肩膀。

    他找轻松点的话题:“你们兄妹四个,都分散在大庙里不同的传承下吗?”

    易青湖笑道:“是啊,大姐在太乙观,三妹在天心观,大哥在伽蓝寺。

    不过庙中不禁同门来往,所以我们不时可以团聚。

    只是很多时候大家各自下山入世行走,因此四个人不一定能聚齐。”

    她留心了一下自己耳垂上的符印,注意分辨同门位置,同时随口说道:“我跟三妹此前倒是时常能见到,她是不可多得之剑道天才,除了在天心观门下修行外,也经常来咱们纯阳观学剑。”

    周昊颔首,这不难理解,就像他自己也是纯阳观、真武观联合辅导,稍后可能还要去七叶寺兼修大日如来经与大日如来杖。

    天峰十六脉传承,道家东八观在剑道上,素来以纯阳、天心两脉为首。

    “甘露寺第一高手是妙严方丈,那咱们纯阳观呢?”周昊好奇问道:“是我师父吗?”

    “算是各有所长吧?我师父他老人家擅长机关术,家父擅长御灵之道和炼器炼丹,观主则擅长剑道。”

    易青湖想了想:“我也觉得观主最强,不过观主他倒是对我爹很推崇,到底如何就不确定了。”

    按我前世博览群书的经验来说,虽然我那师父看似擅长战斗技能,但你家老头子天擎真人更像是这纯阳观的隐藏大boss…………周昊心中猜测。

    两人说话间,突然间远方有一道火光直冲上天。

    “是大哥!”易青湖见状,立马驱动灵舟飞向火光所在方向。

    待灵舟落下之后,易青湖兴高采烈的招呼:“大哥,好久不见,你……”

    话没说完,她声音忽然卡壳。

    周昊下船后看清眼前人,不由眨眨眼。

    那是一个身材挺拔颀长,相貌颇为英武的青年男子,看起来二十六、七年纪,但气势渊渟岳峙,已然一派宗师气象,目光如电,锐利迫人……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能无视他身旁一条庞大的黑犬,此刻正前爪离地,人立起来趴在这青年身上,一副亲近模样,无视青年面上嫌弃抗拒满脑门十字花暴起的样子,那么这青年确实形象优秀,宗师气派。

    周昊转头看向易青湖。

    说好的憎恨妖魔,抗拒灵宠呢?

    小周同学如今也是圣地传人,玉府修士了,他能看得出,眼前这巨大的黑犬,和纯阳观里柴犬汪九天一样,都是妖类。

    易青湖的面孔则惊愕到惊恐,仿佛已经不认识那青年的样子。

    她恢复冷静以后,第一反应是戒备四周:“周师弟小心,附近可能有危险!”

    一边提醒周昊,她一边试图去感知附近有没有其他同门,试图求援。

    以大哥的实力都落入敌手,为妖所制,对方的力量肯定不是她和周昊能应对。

    看着自己妹妹紧张担忧的模样,那青年仰天长叹:“二妹你如此警惕冷静,为兄甚是欣慰……”

    他艰难推开旁边狗头,避免对方舔到他:“……但你有那功夫,帮我把这狗拖走就万事大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