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39.画风歪掉

39.画风歪掉

    易青湖不禁再次愕然。

    她仔细观察对面一人一妖,怎么看,那都确实是自己大哥没错,不像是妖怪变化或者旁人假冒。

    但那妖犬实力,应该不足以难为她大哥?

    以大哥的性情,碰上别人家灵宠这个模样,对方主人如果不自行约束那妖灵,他就要一脚上去了。

    如果是寻常妖怪,那更是不会客气,岂能容对方这般近他身?

    古怪,非常古怪!

    反常,极之反常!

    少女满肚子疑惑。

    那青年则没好气的说道:“我下手可能会没轻重,你们纯阳观善于御妖,赶紧帮忙,完事我再跟你详细说,有没有空的妖灵囊?赶紧帮忙……我靠!”

    他顾着跟易青湖说话,险些被那妖犬一舌头舔在脸上,不禁勃然大怒,拳头抬起就要砸在狗脸上,但看着那妖犬全无恶意,满脸讨好的表情,拳头顿时又落不下去。

    “易青湖!”青年暴吼一声。

    道袍少女浑身一个激灵:“来了,来了!”

    她连忙上前,想帮自己大哥将黑犬拖开,谁知一拖之下却没拖动。

    周昊见了也不禁咧嘴。

    易青湖已经是烟云境下品的修士,虽然不以筋骨气力见长,但身体素质仍不容小觑,娇小的身躯里蕴含不俗力量。

    结果她拖那黑犬,黑犬纹丝不动。

    这十足是个烟云境的大妖啊,甚至像是烟云境中品或上品的层次,怎么这样一幅德性?

    黑犬尾巴一甩,易青湖顿时倒飞出去。

    那青年见了,脸色猛然一变,顾不得再留力,将黑犬朝旁边掀翻。

    谁知那妖犬力量极强,仍有半边挂在青年身上。

    “大哥,我没事,它轻拿轻放用的柔劲。”易青湖虽然向后倒飞,但稳稳的双足站定着地。

    她一边招呼,一边取出一张画卷。

    画中飞出机关兽,却是山羊模样。

    但这机关羊犄角一顶,力量大的惊人,配合那青年终于把黑犬顶开。

    机关羊守在青年与黑犬中间,黑犬却视而不见,继续要向青年冲来。

    青年沉声喝道:“再来,莫怪我不留情了。”

    说话间,他拳头抬起,皮肤表面泛起一层金色,恍若鎏金佛像。

    感受到青年身上的杀气,黑犬终于在机关羊面前停步,委屈的望着他。

    “不想伤你,你还得寸进尺了。”青年没好气的说道。

    他注意到一旁周昊、易青湖都满脸不明所以的表情,当即干咳一声:“我此前经过这地方,无意间发现有邪魔外道作乱。

    当时,那些魔道中人意图捕杀这头妖犬,我发现此妖与敌战斗时,竟还留心保护几个普通百姓。

    我出手斩杀那些邪魔外道,其中一人暗中藏起想要偷袭暗算,为这妖犬所阻,对方虽伤不到我,但其心可嘉,我便也不难为它。

    可是谁知道它居然赖上我了,赶都赶不走。”

    青年察觉那黑犬想要趁他跟周昊、易青湖二人说话之际再次靠近,顿时瞪着对方:“停步!”

    黑犬眨巴眨巴眼,委委屈屈再次坐下。

    青年极为头疼。

    周昊取出随身一个仙灵囊:“这位……厉师兄,我这里倒是有个备用的,不过装进去以后怎么处置呢?”

    名为厉焕城的天峰弟子为之头疼:“总之,先不要像现在这样,什么都干不了,尽跟它较劲了。”

    周昊感到好奇:“烟云境的大妖了,早该开了灵智,但怎么感觉这妖犬,仍然像普通的狗一样?”

    “我也不甚清楚,似是妖魂有异。”厉焕城从周昊手里接过仙灵囊,开始哄狗子进去:“如此特殊,不妨先将它带回山门,请纯阳观的长辈查探。”

    三人手忙脚乱,连哄带骗半强迫,好不容易将那黑犬送入仙灵囊。

    厉焕城松口气,这时才顾上打量周昊:“纯阳观新入门的弟子?”

    周昊点头,同他见礼:“纯阳观周昊,见过厉师兄,家师天宇真人。”

    “伽蓝寺弟子,厉焕城。”面前青年颔首:“方才有劳周师弟。”

    没了那黑犬干扰,易青湖这位兄长顿时画风正常,沉稳有度,雷厉风行。

    “你们随我来,路上边走边说。”厉焕城帮易青湖收了灵舟,然后带二人前往他最初与魔道修士交战的地方。

    他足踏金云,将周昊与易青湖一起带上:“那几个妖人虽然被我斩杀,但查探他们留下的蛛丝马迹,我感觉他们似乎还有同党。

    除恶务尽,线索有限,搜索不便,所以我请师门派人来支援,倒是没想到是二妹你们来了。”

    “周师弟到了该下山历练的阶段了,我正好突破至烟云境。”易青湖解释道。

    她大哥笑问:“你师父的羊,你总算重新装回去了,不过你自己的机关兽呢?”

    易青湖叹气:“全毁了,后来忙着练功突破境界,一直没顾上做新的,万幸师父的机关兽重新装好了,我还有东西可用。”

    厉焕城叹气:“我穷鬼一个,真没家底给你造了,你找大妹想办法吧。”

    易青湖笑得前所未有乖巧:“大哥~我记得你那里还有点乌鎏金来着?大哥~大哥~~~”

    “…………怕了你!”厉焕城画风再次歪掉,很无奈的翻个白眼。

    易青湖顿时抱着他欢呼:“谢谢大哥!”

    周昊在一旁看着有趣,心知厉焕城还是心疼妹妹,主修机关术的修士没有机关兽随身,实战能力直接掉档次。

    厉焕城在妹妹面前画风固然歪了,易青湖在兄长面前也与往常不同呢。

    闲聊间,金云在一片山岭间落下。

    此地一片狼藉,山石成片垮塌。

    有几具尸首,散布在不同地方,有人有妖。

    周昊猜测那些妖类,是这些魔道修士的妖宠。

    在厉焕城指导下,他们两个新来的也就地查探一番。

    不过查着查着,易青湖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周昊,这符咒你看看,有没有觉得眼熟?”

    周昊端详片刻,猛然抬头,与易青湖对视一眼:“庆山镇?”

    厉焕城目光如电:“你们上次在江北道碰上的那个伏妖司败类,陈照吗?”

    周昊二人都皱眉:“这人身上符咒,与陈照那时行使法仪所用的符咒虽不完全相同,但极为相似。”

    厉焕城沉声道:“这么说来,陈照此人,恐怕并非单独行事,而是另有同党,甚至可能背后受人指使。”

    周昊与易青湖都默默点头。

    不过,陈照乃烟云境上品修士,能指使他的人……

    周昊正心里嘀咕,就听厉焕城说道:“情况未明,当再次联络师门,将这推测报上去,由师门长辈决断,同时把消息也传给大乾的伏妖司,彻查此地。

    只是我此前将这些人斩杀,有可能打草惊蛇,引起他们警惕了,这条线索可能会断。”

    厉焕城眉头皱起。

    周昊思索一下后,脑海中灵光闪现,抬头看向面前青年,欲言又止。

    易青湖的目光也猛然亮起来,注视自己大哥。

    厉焕城被他们两个看得毛骨悚然,继而明白过来:“你们想都别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