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50.撑腰

50.撑腰

    血仙凰融合宇神镜,升格为血神凰,新添第四项神通,镜返万象。

    即时反射一个敌人的攻击,并且威力比对方增幅百分之二十!

    对面那年轻道士自以为雷法可以克制血神凰的血雾神通,却冷不防一道更强的雷电反劈向他。

    两道雷光空中交错,结果却是那年轻道士首先挨打。

    出乎预料的状况让他不及提防,被打个正着。

    伤势倒不是很重,但整个人乱了阵脚。

    周昊手持阴阳棍趁机冲到对方面前,一棍将他打得眼冒金星。

    他强忍疼痛想要反击,血神凰已经飞到近处,一爪抓下,抠瞎他的眼睛。

    周昊想要指挥血神凰留活口,以便从其口中套问陈照等人的消息。

    但将对方拿住之后,这年轻道士却猛然发出一声惨叫。

    其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爆开,接着便眼睛一翻,身体软倒。

    周昊警惕观察四周,但不见有其他人现身。

    他看着那死去的道士,神情更严肃几分。

    当初在江北道时,他和易青湖抓捕陈照父子驱策的风雷枭,就难以活捉生擒。

    现在看来,不仅仅是妖类,连他们本人体内,都有这种用来灭口的布置。

    周昊皱眉,收了血神凰,带上对方的尸体返回。

    还没等回到营地,才刚要出林子之际,前方已经有许多人现身。

    看见周昊后,众人都显露出戒备之色。

    为首者,正是陆扬扬之父,陆冲。

    周昊看着那些人隐隐散开,似有包围之势,不禁哂笑:“还怕我跑了不成,我这不是回来了?”

    “周道长肯放弃潜逃,迷途知返,总算还有几分天峰传人的担当。”陆冲徐徐说道。

    “潜逃,也是你潜逃,我逃什么?”周昊面不改色:“陆扬扬倒卖此次平妖的法器、符箓,损公肥私,害死无数黎民百姓与我辈同道,请问陆大人,他一个二世祖,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

    陆冲面色悲愤:“周道长打死小儿,竟还要往他头上扣如此污名吗?”

    他看向身旁一个僧人:“群妖作乱,百姓受难,陆某随时奉皇命来此,但见生灵涂炭,心中滴血,夜不能寐,只求尽快协助各位同道平息妖乱。

    小儿扬扬虽不肖,但素来向往锄强扶弱,降妖救民,这些日子来也诛除不少妖邪。

    虽说不能跟诸位天峰传人相提并论,但也拼尽他全力,置生死于度外。

    小儿生平最景仰天峰传人,只是料不到最终却死于周道长之手。”

    “陆先生请节哀。”那僧人面露难色。

    陆冲深吸口气,重新看向周昊:“周道长或许是受了小人蒙骗挑唆,以至于对小儿产生误会,但何必定要将之打死?

    有事,大家可以当面对质,周道长信不过陆某,但此地自有贵派澄烨大师、灵真大师在,周道长连他们也信不过吗?

    天峰大庙,道宗魁首,陆某素来景仰,灵真大师,还请你主持公道。”

    那法号灵真的僧人看着周昊叹气:“周师弟,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灵真师兄,正如我方才所言,陆扬扬与宏源道当地伏妖司司总中有人勾结,暗中截留贩卖此次妖乱中调集用来平妖的法器、丹药等物资。”周昊言道:“按其所言,中品云符就有十张,下品云符三十,聚灵丹八百,伏妖司制式法器八卦镜一百,伏妖剑一百五,除此以外,还有很多东西。”

    听周昊报数,周围部分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数目可着实不算小……

    灵真大师听周昊如此详尽的报数,心中也多信几分,犯起嘀咕:“可有凭证?”

    周昊言道:“陆扬扬他们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宏源道当地伏妖司司总,之前就曾经被下属天通府一位姓朱的统领举报过。

    这次他们还专门报复天通府伏妖司修士,卡他们的物资补给,陆扬扬更命人前往茂虚山杀人灭口。

    我先前刚刚请了易……师姐前去营救,希望赶得及。”

    陆冲这时徐徐说道:“若周道长所言属实,陆某第一个容不下那逆子,但只凭人证口供,恐不足以证明周道长所言。

    周道长既然说小儿与人串通私自截留物资,那我们不妨一起查验一番好了,若小儿没有做过,陆某希望能还他一个清白!”

    周昊闻言,就知相关手尾,恐怕大多已经被陆冲收拾了善后了。

    换言之,陆扬扬背后,果然有其父陆冲支持。

    这老小子不是教子不严,根本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陆扬扬是代他在台前奔波。

    灵真大师叹息:“事情自然要查清。”

    陆冲悲愤:“小儿已经一命呜呼,陆某也只能为他谋身后名清白了。”

    这时,陆冲身旁另一个锦衣老者冷冷说道:“陆扬扬与老夫治下伏妖司修士,即便当真有枉法之事,自有我大乾律处置,天峰大庙好大的威风。”

    周昊这些天迎来送往多了,认得对方正是统领宏源道伏妖司的将军。

    “谁知道枉法者,是你属下还是你本人呢?”他冷笑道。

    “周师弟,莫要无礼。”灵真大师微微皱眉:“事情当可查明,一切未有定论前,不要再冲动行事。”

    他看着周昊:“屠将军所言不错,陆小施主等人若真的违法乱纪,当依大乾律惩处,须有真凭实据,盲目杀戮,反而让真相难明。”

    周昊心中暗道易青湖提醒的对。

    灵真大师乃澄烨大师亲传弟子,师徒俩在这类事情上的看法,恐怕是一脉相承的。

    “大乾吏治,早从根上烂了大半,连伏妖司里众多修道人都沾染上这毛病,普天下皆知。”

    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然后金云落地,有高大青年从中走出,来到周昊身旁。

    “要查,那就好好彻查一番,却不知道大乾上下,有没有当真革除旧敝的气概,敢不敢让天下人一起擦亮眼睛监督,而非你们内部关起门来小打小闹?”

    来者,赫然正是先前返回师门,如今又重新赶来宏源道的厉焕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