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51.暴脾气

51.暴脾气

    “厉师兄。”周昊脸上露出笑容。

    厉焕城冲他点点头,而另一边灵真大师则叹息:“厉师弟,慎言。”

    “灵真师兄何必给他们遮羞,他们那两下子,谁不知道一样似的?”

    厉焕城冷笑:“十一年前,剑南道妖乱,当地太守与伏妖司将军、副将军以及皇族景泰郡王合谋,纵容小乱成大乱,然后借平妖乱之机,大肆侵吞倒卖物资,事情被捅出来,然后呢?

    底下小的背锅,大的不过免职,才隔了三、四年就又重新陆续启用,登上高位。

    当年整个剑南道因此死了多少百姓?

    三十四万多人!

    这还没算妻离子散,颠沛流离饿死多少人呢!”

    厉焕城嘴像连珠炮一样:“八年前,永安道妖乱,又是类似的事情,物资短缺以至于无数百姓蒙难,无数修士同道惨死,连本门甘露寺一位师弟都因孤立无援而遭妖物毒手,灵真师兄你该不会忘了吧?

    最后那些人怎么处理的,还不是大鱼漏网,虾米背锅?”

    灵真大师微微一默,然后开口:“厉师弟,我知你忧心百姓与同道,但我等不应该因为少数人,就以偏概全。

    眼下宏源道危机重重,更需所有人齐心协力,方才能平息这场妖乱,匡扶万千黎民……”

    一旁的锦衣老者这时忽然说道:“老夫认得你,你是伽蓝寺俗家弟子,厉焕城对吧?

    当初永安道的严道友还有剑南道的张道友,都是被你所杀。

    嘿,难怪你护着这小子,原来是一丘之貉。”

    “你大乾朝包庇勾结,板子高高举起,最后轻轻落下,祸害万民,最后不过是罚酒三杯道个歉就算完事?”厉焕城冷笑:“哪有那么便宜?老天爷不收你们,我收!”

    灵真大师面上勃然变色,喝道:“厉师弟,少打诳语!”

    周昊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厉焕城。

    这哥们是真刚啊……

    可能是因为童年经历的缘故?

    之前易青湖说她大哥脾气火爆,周昊见了厉焕城真人还没感觉,但现在他明白易青湖为什么那么说了。

    看灵真大师的模样,师门长辈估计也知道此事。

    锦衣老者仰天大笑:“好啊,好啊,公案总算有个了结,各位都听清楚了吧?”

    厉焕城也笑:“一天有这种人人得而诛之的败类,事情就不会了结。”

    “严道友、张道友他们,既然大乾律判他们无大错,无死罪,那他们就是没有。”锦衣老者淡然道。

    “操心你自己吧,今日事查清之后,若是你也有关系……”厉焕城负手而立:“那你洗干净脖子等我吧。”

    锦衣老者还待再说,在厉焕城目光逼视下,心中陡然升起寒意,话到嘴边,竟然噎住。

    “厉师弟,够了。”灵真大师感到头疼不已。

    厉焕城嘿然道:“灵真师兄,恰恰相反,还差得远。

    这些视人命如草芥的蠹虫可狡猾得很,就我们说话的功夫,他们恐怕已经湮灭不少证据了。

    但这当中盘根错节,没那么容易扫清全部痕迹。

    小打小闹的查,容易被他们糊弄,来个彻底的大扫除,他们才无所遁形。”

    陆冲闻言,目光微微一凝。

    灵真大师好糊弄,这个高大青年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厉师弟,眼下还是以平妖乱为重,大家还是要团结。”灵真大师徐徐说道。

    正说话间,就见远方一头大象般的巨大机关羊,驮着几个人迅速跑近。

    除了易青湖带着向东平等人落地,机关羊还带回几个俘虏。

    向东平等人身上带伤,面带愤恨。

    “大哥,你回来了?”易青湖见到厉焕城,也稍微松口气。

    厉焕城听她一说详细经过,面色更冷。

    他没有看陆冲与那锦衣老者,而是看向灵真大师:“灵真师兄,平伏妖乱,是需要万众一心团结,但现在有人不那么想。”

    陆冲看着那几个被俘虏的人,都是陆扬扬的随从,面色仍不变:“此事,陆某会彻查。”

    灵真大师打圆场,冲周昊问道:“周师弟,那具尸体是怎么回事?”

    周昊将那年轻道士的尸首扔在面前地上:“我以为没人关心这个了,不是好奇我为什么打死陆扬扬后跑来这边吗?这人也是偷袭我的人之一,有可能与陈照他们有关。”

    灵真大师听周昊有把陆扬扬跟陈照也联系到一起的意思,连忙说道:“那就是说,对方还有奸细像陈照当初一样,暗中潜藏,意图挑拨我们内乱,我们更不可因此中对方奸计。”

    他看向周昊与厉焕城:“今日之事,大家都不要心浮气躁,当冷静下来,待师父他们回来后,从长计议。”

    顿了顿后,灵真大师补充道:“厉师弟,你我也同时一起上报大庙那边,请师门长辈,同大乾高层直接交涉。”

    澄烨大师的作风,谁都清楚,灵真大师也知道搬出自己师父来说服不了厉焕城,只得允诺请师门更高层长辈裁决。

    大庙高层如果认真跟大乾高层交涉此事,陆冲这个皇都特使与那负责宏源道伏妖司的锦衣老者,至少都将被撤换。

    可能对眼下伏妖之战有影响,但能不内讧就要谢天谢地了。

    厉焕城看了看被周昊打死的那个年轻道士,然后盯着锦衣老者同陆冲看了一眼,将尸首提起离开。

    明明大家都是烟云境上品的修为境界,陆冲二人却被厉焕城盯得浑身发冷。

    想起此前一些人的遭遇,他们都心头沉重。

    “此人既然可能跟陈照有关,我们赶紧查一查。”灵真大师唯恐厉焕城突然再炸,连忙上前与之一起离开。

    周昊冲易青湖说道:“需要看好向东平他们。”

    “这个自然。”易青湖颔首。

    目送周昊一些人离开此地,陆冲面沉如水,一言不发。

    那锦衣老者同样神情严肃:“需要太师和你们家老祖出面。”

    陆冲“嗯”了一声:“这事儿也必须惊动贵司赵帅才行了。”

    锦衣老者寒声道:“姓厉的这条疯狗,可能仍不会罢休。”

    “他是伽蓝寺方丈的宝贝疙瘩,动手也不能我们自己上。”陆冲深吸一口气:“还有那个周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