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52.命里有缺

52.命里有缺

    周昊四人带着向东平等人离开,厉焕城边走边说道:“照看好他们,免得再遭毒手,留神关照他们的家眷,联络他们的统领。”

    不管对陆冲等人怎么看,灵真大师自然也不希望向东平他们有危险。

    向东平等伏妖司修士都千恩万谢。

    不少人拍胸脯保证,这次一定要站出来指证陆冲等人。

    周昊倒是不怀疑他们眼下的决心与愤怒,但这事儿之后恐怕还有的扯皮。

    天峰大庙如果能一直保他们后顾无忧还好,否则这些伏妖司修士终究还是要依托大乾皇朝。

    他们会有家人,有亲朋,有同门师兄弟或长辈,这些都可能成为大乾皇朝影响他们的渠道。

    当中有些人或许能一直坚定不移,但有些人难免动摇。

    妥协不一定代表他们软弱,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终归让人遗憾。

    周昊方才冷眼旁观,再听厉焕城所言,不由得对大乾皇朝内部吏治大约心中有数。

    如果有天峰大庙高层强者出面,最后结果或许会严厉一些,大乾杀一儆百,重振法纪。

    但仍然有可能雷声大雨点小,调走陆冲等人低调处理,他朝仍有起复的机会,到时候说替天行道也好,说法外施暴也罢,再次逼厉焕城或类似他这样的人出手。

    长此以往,天峰大庙跟大乾皇朝之间的关系,想来也是越来越糟吧?

    周昊压低了声音,跟易青湖问道:“大乾皇朝的修士,平时对咱们天峰传人是挺尊重,不过真要是大家撕破脸了,谁能干过谁?”

    易青湖眨巴眨巴眼:“就我所知,天峰十六脉,一共得二十五位明月境的大能长辈,大乾皇朝那边,皇族、朝臣、供奉各路都加一起,则是十八位明月境大能。”

    周昊顿时放下一半心,真切体会到什么叫做天下宗首,第一圣地。

    “这四十来人是咱们人族全部高手吗?”

    易青湖摇头:“还有其他宗派,以及名门世家,独行的逍遥散人,明月境大约有十三、四人的模样。”

    她似是知道周昊所想:“大乾皇朝一直以来,都很优待笼络这些地方势力,而这些地方势力,很多也乐于借大乾皇朝的势。”

    借势用来面对谁,不言自明。

    易青湖稍微顿了一下后,补充说道:“本门十六脉传承,许多事情上同气连枝,但有些事上,也有不同看法……”

    周昊闻言了然。

    同属伽蓝寺一脉,厉焕城同澄烨大师、灵真大师就明显有分歧。

    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家天峰大庙实打实是人族修道界第一庞然大物。

    纵然天峰内部存在分歧,但大乾皇朝跟其他势力更不可能是铁板一块。

    为了人族团结对抗各方大妖,大乾皇朝忌惮天峰大庙的同时,很多时候仍不得不依仗天峰传承。

    换个别家门派弟子像厉焕城那样打大乾皇朝的脸,手上直接沾人命,哪可能现在还这么若无其事?

    但厉焕城同样不是当真高枕无忧。

    有句话,叫借刀杀人。

    这世上除了天峰大庙和大乾皇朝,除了人以外,还有妖,为数不少的明月境、沧海境大妖。

    “周师弟,如果查明陆冲、陆扬扬等人当真做下那祸害万民的事,你杀陆扬扬便是为民除害,有人想因此报复你,师门定然不会坐视。”

    厉焕城这时跟周昊说道,灵真大师在一旁闻言,则眉头紧锁,连连摇头叹气,不同意厉焕城所言,却也没心思再跟这个师弟多分辨。

    双方在这方面的分歧,争论早不是一天两天。

    “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仍然要小心谨慎,尤其小心他们暗中出卖你行踪,引大妖来对付你。”厉焕城神情郑重。

    周昊本还想提醒对方,不料反倒是对方先告诫他。

    恐怕类似事情,厉焕城没少经历。

    “我记下了。”周昊应声道:“厉师兄你也留神。”

    厉焕城点点头:“我脾气臭,很多时候火头上来压不住,我自己清楚。

    不过,有小人行鬼蜮伎俩,正好可以抓住蛛丝马迹,揪出更多魑魅魍魉,为此冒些风险,我也觉得值了。

    不过周师弟你刚出来行走历练不久,经验需要慢慢积累,尤其要小心谨慎。”

    “我明白。”周昊应下。

    他同易青湖安置向东平等人,厉焕城同灵真大师则带着那具道士尸首去查证。

    虽然深恨陆冲这样的人,但厉焕城今天最终压下火气,一方面是暂时缺乏真凭实据,另一方面便是因为这个死了的道士。

    周昊、易青湖和灵真大师想到的事情,厉焕城也想到了。

    陈照等人的同党潜藏下来,暗中偷袭周昊,引周昊跟陆扬扬等人死磕,恐怕真的安了挑拨离间的心思。

    是以厉焕城最终没有当场动手,转而先查证这方面的线索。

    宏源道这里还有其他天峰传人,周昊二人请他们一起帮忙照看向东平几个人。

    忙完之后,他和易青湖重新去找厉焕城。

    走在路上,周昊感慨:“先前听你说厉师兄脾气火爆,我还没感觉到,今天见识了,当真是嫉恶如仇。”

    “火气太旺盛了,跟其他佛门弟子格格不入,让几位大师都极为头疼。”易青湖叹气:“我就怕他有一天因此吃亏。”

    道袍少女踢了踢路上石子:“听娘亲说,当年她刚诞下大哥不久的时候,有道士给大哥算命,说大哥命里缺火与土。

    缺不缺土我不知道,但这火肯定是不缺了。”

    “命里缺火和土?”周昊听得失笑,这世界的人也有这种说法啊。

    易青湖颔首:“对啊,要不然大哥的名字叫焕城呢,焕是火字旁的焕,城是土字旁的城,就是这个原因啦。”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凌空书写比划:“命里缺土火,所以名字里加上,但现在看来,那道士算得根本不准嘛。”

    周昊眨巴眨巴眼睛:“要是考虑这个原因起名的话,哪用那么麻烦,一个‘灶’字不就都解决了,既有土又有火。”

    易青湖闻言一愣,继而笑起来:“嘿,说得好,厉灶,嗯,可以再多加一个,叫厉灶灶,哈哈,我以后也不叫大哥了,直接叫灶灶哥,哈哈哈!”

    她正笑得开心,忽听背后有人幽幽出声:“至于让你笑得这么高兴吗?”

    易青湖转头望去,就见厉焕城正面无表情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