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58.特大号内奸

58.特大号内奸

    那烟云下品境界的修士被金刚神木压住,伤势进一步加重不说,心志更受到影响。

    狂躁易怒之下,还被一个玉府境界的对手拷问,他当真是气得吐血。

    然而愤怒至此,他仍然闭紧嘴,不肯出声说话。

    周昊见状,心中一动,连忙收起金刚神木。

    偏这杠精嘴还不停:“他知道自己错了,当然不会吭声。”

    把对方又气得半死。

    周昊将金刚神木收起,没了那被动激怒对手的神通影响后,这俘虏总算心情平静少许。

    “你不敢回答我的问题,是怕你体内法仪符咒爆了,灭你口,取你性命?”周昊打量对方:“你是跟陈照他们一伙的。”

    俘虏面色微微一变,闭目不语。

    “这法仪符咒到底怎么判定的?”周昊绕着对方转圈:“之前那些货,根本抓不住活口,你倒是现在还没死,但不能开口说话交谈,还是别的限制?”

    他盯着对方:“我提问题,你点头或者摇头呢?”

    俘虏仍不出声,一副闭目等死的模样。

    “别那么想不开。”

    周昊说道:“你今天来,就该知道我乃天峰大庙传人,我拿你的法仪符咒没办法,师门自有长辈可以解决。

    你也不想顶着这么一个古怪的法仪符咒,随时性命不保吧?”

    对方虽然气息微弱,但闻听此言,不自禁睁开眼,神情复杂看着周昊。

    周昊分明在对方脸上看见几分讽刺与无奈交杂的笑容。

    那讽刺既像是在讽刺周昊无知,又像是他自己在自嘲。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面色骤然变得既愤怒又惊恐。

    周昊则轻叹着点点头。

    “懂了,我师门果然有你们的人,而且层级还很高,说不定根本就是你们的头头,对吧?”

    俘虏艰难的嘶吼一声,体内法仪符咒已经发作,身体眼看就要炸成一团血雾。

    周昊的血神凰这时抢先一步落下,赶在对方自我了断前,先一步取了此人性命。

    击杀一个烟云下品境界的修士,让血神凰的境界积累,瞬间上涨五百点。

    周昊看着那具快速干瘪下去的尸身,不由摇摇头。

    好吧,至少弄明白了这伙人,是陈照的同党,而非陆家或者大乾皇朝。

    不过,这伙人潜藏的实力之深之大,比预想中还要更强。

    一个烟云境修士,在天峰大庙可能还有些不起眼,但放到外面,已经是一方高手了。

    大乾皇朝伏妖司,宏源道、江北道、江南道这样一道之地,烟云境修士也不过有限的几个。

    这样境界的人,体内也埋入自我了断的法仪,超出很多人预料。

    通过此人的反应可以看出,对方有沧海境强者出手不说,牵扯天峰大庙的内奸,恐怕也不是什么小人物。

    这些人因为什么团结到一起,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呢?

    周昊叹息,这下有的麻烦了,自家师门作为人族第一圣地,按理说大腿已经够粗了,可眼下也变得不保险起来。

    周昊甚至很怀疑,自己现在跑回山门,会不会反而成了自投罗网。

    天峰十六脉传承,天知道他先碰见的是人是鬼?

    掉头返回宏源道也不靠谱。

    姑且不说澄烨大师,至少厉焕城、易青湖他们,周昊还是信得过的,但问题在于内奸的境界实力同地位层级,比他们更高。

    能让方才那死人嘲讽,周昊甚至在怀疑,那会不会是个明月境的大佬……

    周昊一边头疼,一边重新上路。

    不管怎么说,先把眼前这一关闯过去再说。

    方才那些对手的包围圈被他闯出来,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还要继续追踪。

    这些人就算被甩掉,仍需地方那个被灵真大师暂时挡住的沧海境强者。

    沧海境强者的感知范围很广。

    周昊眼下必须先尽量离开这一带,再慢慢筹谋打算。

    只是奔逃片刻,周昊便感觉不对。

    身后远方,像是传来一股妖气。

    这妖气牢牢紧跟他不放,他不断变化方向也没能将之甩掉。

    虽然没听见声音,但周昊心中立马浮现出一个字。

    狗!

    不见得是妖犬,但肯定是擅于追踪的妖类。

    当初在宏源道,他和易青湖、厉焕城靠那黑犬追踪对方,如今风水轮流转,换敌人用相同办法来追踪他了。

    周昊暗骂一声。

    方才意图包围他的对手,不止那剑修一个烟云境修士。

    如果在被追上围住,他想脱身就不容易了。

    先前是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欺负那剑修不知血神凰与金刚神木的威力。

    周昊身上可能有云符,对方或有预料,但料不到周昊敢不用云符抵挡烟云下品修士的飞剑,而是靠血神凰的神通生生硬抗。

    那剑修一身本身全在飞剑上,飞剑来不及召回,面对周昊的云符就顿时遭了秧。

    厉焕城的实力,把自己压到烟云下品的境界,也稳胜那剑修,挨他一箭,对方不死也重伤。

    到了这个地步,他再面对周昊抡圆了一棍,选择只剩两个。

    召回飞剑,要么保护自身,仗着烟云境法器的威力削断周昊的法器,要么拼死攻击周昊换个同归于尽。

    可惜周昊没有半点保留,使得是金刚神木,那剑修立马就悲剧了。

    一次攻防间,周昊将自己全部力量爆发出来,不仅打得那剑修猝不及防,也打了其他人一个措手不及。

    但凡那剑修拖住他一会儿,别人就都围上来了。

    可谁都没想到,一个烟云境下品修士被玉府境界的对手这么干脆利落的放翻。

    天峰传人也不带这么赖的好吗?

    不过,眼下他们有了防备,周昊的云符又消耗掉了,想要再如法炮制一次便没那么好的机会。

    周昊一边赶路,一边寻思。

    只要能找机会帮那个追踪他的妖魔干掉,事情就好办了。

    正考虑的时候,周昊忽然面色一变。

    就在他正前方,忽然有不止一道剑光绕过山峦,朝这边飞来。

    周昊正暗道前无去路后有追兵之际,却冷不防听前方人喝道:“何方妖魔,胆敢再次作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