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60.今非昔比

60.今非昔比

    周昊仔细分辨之后察觉,对方应该在另一个方向,是灵真大师的可能性很小。

    这时附近突然出现同门,是敌是友?

    他心中微微迟疑,这时就听马元毅在旁边轻咦一声:“周道长,这就是贵派的神元印吗?”

    这中年男子眼睛一亮:“是有贵派其他传人在附近?我们可以赶去汇合。”

    周昊闻言,忍不住想翻白眼。

    他不禁纠结是告诉对方天峰大庙内部可能也有敌人,还是索性骗对方眼下神元印闪烁其实是指灵真大师。

    就在这时,忽然远方山脉中升起一道烟火,直冲上天,白昼之下都极为耀眼。

    身旁伏妖司修士见状,都精神一振:“是我们的人,是本道将军来了。”

    周昊干笑一声。

    他此刻有点疑神疑鬼,感觉看谁都像奸细。

    还是自己找机会开溜吧。

    一边同马元毅他们赶路,周昊一边观察周围环境,偏偏手腕上的神元印闪动个不停,提示他那个同门也越来越近了。

    可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然有龙卷风席卷。

    沉重浩瀚的压力从天而降,仿佛天灾一样,叫人几乎窒息。

    居然是先前那个被灵真大师阻击的沧海境高手。

    周昊见状一惊,既担忧灵真大师眼下处境,同时也担忧自己。

    这么一个沧海境的高手降临此地,所有人绑一起,也不够他一掌拍的。

    恐怖的风暴席卷山岭,使得成片山石都在粉碎。

    周昊同马元毅等人连忙闪避。

    远方赶来汇合的另一批伏妖司修士,也被迫停步,躲避袭来的风暴。

    周昊正苦无办法之际,却发现那沧海境修士居然没有管他,径自离开。

    准确说来,对方倒更像是在慌不择路的逃跑,根本没注意到山岭间的周昊,或者就算注意到了,也没心思理会。

    周昊不禁大奇,这是谁在追赶,把这么一位沧海境修士赶得跟耗子见猫一样?

    莫非是神元印起反应的那个同门?

    澄烨大师从宏源道赶来了?

    更离奇的是,周昊观察四周,不见有第二个强者出现。

    这更让他不明所以。

    不过周昊很快发现,这似乎是个自己悄悄开溜的好机会。

    那沧海境修士看起来是在逃跑,这样一来,灵真大师安然无事的可能性更高了。

    马元毅等人方才援手之情,以后再慢慢回报。

    眼下敌友难辨,还是先自己一人活动较好。

    趁着风暴席卷,所有人都被迫散开的时候,周昊便朝另一方向悄悄藏身离开。

    马元毅同远处那伏妖司将军都是烟云境修士,要避过他们的感知,周昊还要尽快走远一些。

    在崇山峻岭间一边穿行,周昊一边思索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谁知走着走着,周昊忽然听见前方有人说话的声音。

    远远眺望,隐约可见山林中似乎有间破庙。

    他想了想,没有靠上前去。

    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好奇心太重为妙,马元毅等人都躲了,就别再随意去撩骚其他人,省得山间破庙迎面一个开门杀。

    周昊特意绕开破庙,不去管闲事见闲人,谁知他不过去,人家就过来见他。

    林间破庙,居然“轰”的一声垮塌,无数破碎的砖石向四方飞射。

    几个影子,从庙中冲出打成一团,一路撞倒古木无数,噼里啪啦打到周昊面前,看得周昊目瞪口呆。

    惹不起,老子连躲都躲不起了吗?

    交手双方看见周昊,也都齐齐一惊。

    周昊一眼扫去,就忍不住想要以掌掩面。

    两方人,其中一方,又是伏妖司修士。

    看来他们这次进山的人手非常多,分成好几队人马在这一带山区散开了搜索,这就让周昊又碰上一批。

    而另外一边,则是一人一妖。

    妖是一头浑身漆黑,头生四目的猛虎,体型比周昊早先遇见的那头黄虎精来得要小,但是一身妖气更加凶悍,令人见了背后生寒。

    人则是个看上去二十岁许的青年,沉着脸,紧紧贴在虎背上。

    周昊见状,心中暗自猜测,他们会不会才是那些伏妖司修士进山搜捕的真正目标?

    四目黑虎见到周昊同血神凰,低声咆哮,四只眼睛里都充满戒备。

    而那些伏妖司修士,同样满是敌意,同时警惕四目黑虎同血神凰。

    不过,他们看着周昊一身青云袍、登云履的打扮,目光警惕间也有些许疑惑。

    周昊叹息,他没那么狠的心将见过自己的人不由分说全部杀了灭口,也不想闹误会,于是抬了抬手,亮出手腕处的神元印。

    “在下天峰传人。”周昊言道。

    见了周昊腕上的符印,那些伏妖司修士明显放松许多。

    虽然多少还有些戒备之意,但目光中的敌视马上就消失了。

    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另外一人一虎身上。

    那青年见状,深吸一口气:“我与黑风,从未害人,你们为何一定要与我们为难?”

    为首的伏妖司修士冷冷说道:“一派胡言,至少已有十数人,死在这妖虎爪下,你身为人,与它勾结害人,更罪加一等!”

    “我说了,不是我们干的!”青年抗声道:“人与妖为什么不能一起相处?”

    对方指向周昊与血神凰:“他不也一样?”

    伏妖司统领毫不客气:“这位是天峰正统嫡传,多年御灵之道的传承驯养妖灵,岂可一概而论?”

    周昊在一旁听得暗自咗牙花子。

    他不禁想起早先自己在江南道叶家庄时的遭遇,那个伏妖司出身的黑衣青年。

    自家师门还是比较有牌面的。

    实力强弱很重要,但也不单单是实力强弱。

    光实力强,也可能引来更多猛人围剿老魔头。

    自己一人一凤同当初无异,但天峰大庙做背书,伏妖司修士也不找他茬。

    眼前这一人一虎,就像当初的他和血神凰一样,变成人与妖勾结了。

    虽然心中唏嘘不已,但周昊没有多插言,他不知这一人一虎到底做过什么事。

    那趴在虎背上的青年这时直起身来,用一种很奇异的目光打量周昊,然后冲着那些伏妖司修士一字一顿说道:“我也会成为天峰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