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77.扑了个空

77.扑了个空

    周昊听了陆涯的话,若有所思:“那宏源道以内,现在情况如何了?”

    “妖乱大体已经被控制住,但尚未彻底平息。”陆涯答道:“主要是引发妖乱的空间门户被关闭两次之后,仍然重新洞开,那里的时空界域,非常不稳定。”

    周昊点点头:“亦即是说,仍然常有北方妖地的大妖,通过门户降临宏源道。”

    陆涯言道:“北方边境众多大妖作乱,本门与大乾皇朝还有其他宗门势力,不得不投入大多数精力在边境,所以迟迟无法集中力量将这边彻底肃清。

    不过总体来讲,妖族已经被压制住,不会影响大局。”

    说着,他看向周昊:“我们此行去罗平道,距离宏源道很近,若是有意外情况,宏源道那边的澄烨师伯他们,也来得及照应。”

    周昊闻言眨眨眼。

    对方这话的意思,是指师门已经查证过澄烨大师没有问题了?

    当初他和灵真大师的行踪泄露,一边是山上宗门里的人,另一边便是澄烨大师。

    想来师门的人内部整肃的时候,澄烨大师必然是重点对象人物之一。

    能扛过这么有针对性的高强度审查,很难不露破绽。

    不过,周昊没有完全放下心来。

    他看着陆涯,斟酌着措辞:“陆师兄,咱们这次,有没有承担类似引蛇出洞这样的任务?”

    陆涯笑着摇头:“没有……唔,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太严谨,应该说,就我所知,没有。”

    “如果我们是被当做鱼饵放出来的话,那至少我跟你一样,都是这鱼饵。”陆涯稍微顿了顿后说道:“师尊指点我们去罗平道高连湖见华藏寺的渡缘师伯,那么渡缘师伯应该同化简师弟他们不是一伙儿的。”

    周昊言道:“我自然没有质疑潜明师叔安排的意思,也不是信不过渡缘师伯。”

    两人乘云而行,边走边聊。

    陆涯腾云驾雾速度虽快,但云陌山距离罗平道还有些距离,每飞行一段时间,陆涯需要停下来调息休养,然后重新上路。

    二人长途跋涉整一日,才堪堪飞入罗平道的地界内。

    他们一路来到高连湖,这里是一片庞大的湖泊群,大大小小二十几个湖泊散落在平原大地上,隐隐连成一片,在西北之地形成江南水乡一般的风光。

    湖泊与湖泊间,坐落着一个个城镇,陆涯带着周昊来到一座小城外,白云徐徐落地。

    “这边。”两人没有进程,陆涯带路,来到城外一座寺庙。

    “渡缘师伯在此地挂单。”陆涯解释道:“这里的僧人不知渡缘师伯身份,只当他是寻常的游方僧侣。”

    周昊了然的点点头:“明白,咱们也低调行事。”

    此刻已经渐渐入夜,庙门紧闭,二人敲庙门,门却不开。

    里面传出个谨慎的声音:“是谁?”

    周昊与陆涯对视一眼,都隐约觉得不对劲。

    “我们想借宿一宿。”陆涯扬声道。

    里面的僧人不假思索答道:“实在对不住施主,本寺已经没有多余的空房,请施主另寻住宿的地方。”

    周昊同陆涯对视一眼,陆涯继续扬声说道:“出家人慈悲为怀,还请小师傅行个方便……”

    在他说话的同时,周昊身形轻巧一跃,已经翻过了庙墙。

    刚到墙头,就听庙里响起喊声:“果然有贼人!”

    庙里瞬间灯火通明,有不止一个僧人,朝着棍子向墙上的周昊打来。

    还有其他僧人,在院落中诵经。

    梵音响起,生出镇压妖邪的效果。

    不过这些僧人最多只有通灵境刚刚开窍的水平,平时做做法事,驱逐谢不入流的妖邪可以,想要对周昊产生影响就不可能了。

    周昊镇定自若,翻墙而入,周身法力一转在体外形成无形的屏障。

    那些冲向他的僧人,顿时像碰上一堵无形的墙,全被反弹得倒跌飞出。

    周昊在院里站定,陆涯紧跟着出现在他身旁。

    “我们没有恶意,渡缘大师可在?”陆涯言道:“我们是他的晚辈。”

    对面为首的老僧,打量周昊、陆涯二人许久后,从人群中出列:“渡缘大师已经离开本寺。”

    周昊一怔,转头看向陆涯,就见陆涯同样面现意外之色。

    “渡缘师伯知道我们来这里,理应在这里等我们的。”陆涯深吸一口气,朝对面的老僧问道:“我二人是天峰大庙弟子,渡缘师伯乃是我们师门长辈,不知他去往何处?”

    他环顾四周如临大敌,一派紧张的僧人:“此地,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周围一个个僧人,全都惊疑不定。

    刚才被周昊弹飞的几个人并未受伤,这时纷纷站起,又惊又惧望着周昊与陆涯。

    老僧见寺里弟子没有受伤,心下微微沉吟片刻后答道:“贫僧乃是此地住持,见过二位天峰高足。”

    他双掌合十:“具体情形,贫僧等人也不甚了解,只是渡缘大师临离开前,叫我等紧闭庙门,不得外出,似乎外面将有大乱发生。

    我等不明就里,只得小心从事,妖怪可能变化为人,是以我们刚才将二位拒之门外,失礼之处,还请二位居士恕罪。”

    老僧稍微顿了顿后说道:“渡缘大师离开前,倒是有说过,如果有两个年轻居士来寻找他,则不必等他,叫你们直接离开。

    但渡缘大师人去往哪里,贫僧等人确实不清楚,只知他匆匆离去,非常紧急的模样。”

    周昊二人神情都严肃起来。

    渡缘大师在庙里挂单,一向不显山不露水,庙里其他僧人不知他根底。

    现在这些和尚如此听话,显然渡缘大师临走前专门露过一手,镇住了众人。

    所以这些人乖乖听话照办。

    但什么样的事情,能渡缘大师如此匆匆离开?

    叫周昊二人不必等他,直接离开,这说明他赶去办的事情,短时间内没把握解决。

    渡缘大师,可是天峰十六脉传承之一华藏寺的宿老,沧海境的高僧大能。

    叫他如此郑重,这事定然非比寻常。

    “既如此,我们告辞了,打扰勿怪。”周昊同陆涯出了庙门。

    但就在这时,远方忽然有震耳欲聋的雷鸣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