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93.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93.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沈庆云强行压制心中焦躁与愤怒,深吸一口气,罡风般的剑气向自身汇聚。

    他手中那柄无形之剑,终于渐渐显露真身,绽放璀璨冰冷的光辉。

    身处血迷宫内时间越久,对他越不利。

    纵使血神凰的手段伤不到他,但如果真的长时间拖延下去,则可能等来周昊的帮手。

    是以沈庆云这一刻,爆发出惊天一剑。

    疾风的呼啸声消失,只剩璀璨明亮的剑光于悄无声息间绽放。

    虽然不似真武七截棍中截天地一式专门针对空间奥妙,但天心观一脉剑道奥妙精深,师法自然,包罗万象。

    沈庆云一剑斩在血迷宫中,竟令血迷宫为之颤抖。

    离奇的异域空间被风暴席卷,就仿佛膨胀到极限的气球。

    血迷宫虽然没有立即破碎,但其维系的时间,不由大大缩短。

    很快,空间中出现一道道裂缝,形同镜子破碎。

    沈庆云成功从血迷宫中冲出。

    但还不等他站稳脚跟,眼前就有周昊迎面一棍打来。

    先前化简道人就曾因此吃亏,被周昊重创。

    总算沈庆云修为实力更高一筹,千钧一发间,及时出剑。

    罡风汇聚而成的剑芒在金瞳神木上轻轻一点,勉强叫金瞳神木偏离。

    但沈庆云并未因此感到轻松,反而浑身汗毛倒竖,生出极度危险的感觉。

    破碎后的血迷宫中,血神凰重新现身。

    这妖灵此刻略微有些精神不振的模样。

    涉及空间之密的血迷宫神通,对它来说负担还是太重了。

    但成功突破至烟云境的血神凰,明显比先前玉府境时更有余力。

    在周昊挥动金瞳神木攻击沈庆云的同时,血神凰双瞳闪动妖异光芒,摇身一变。

    沈庆云瞳孔收缩。

    在他的视野中,他竟然在同自己面对面。

    那头诡异的异种凤凰,变作了他的模样。

    对面的“沈庆云”神情肃穆,目光森冷,手中无形之剑开始显露真容,凝聚璀璨冷冽的剑光。

    真正的天心观嫡传心中生出荒谬的感觉。

    对面那个冒牌货现在的动作,分明正重现他沈某人方才破开血迷宫的那全力一剑。

    狂猛的罡风伴随凌厉的剑光,铺天盖地斩向真正的沈庆云。

    雄浑凌厉,曼妙无方的剑意,跟沈庆云方才那一剑完全相同,没有分毫差别。

    沈庆云刚破开血迷宫,出力太猛,正是需要回气的截断,又先被另一边的周昊牵扯注意力,这时面对如此强悍的一剑,再想应变,已经来不及。

    换了烟云境下品的血神凰施展别的神通,沈庆云还能招架一二。

    但此刻他面对自己巅峰状态时绝强一击,就不敢再托大。

    沈庆云唯有祭起一张符箓。

    这符箓闪动光辉,衍化成一座巨大的宫殿,将他完全笼罩在里面。

    一旁的周昊连同金瞳神木被遗弃弹开。

    而血神凰再现的凌厉剑光,劈在宫殿上,被宫殿抵挡住。

    那赫然是一张上品云符,相当于一位烟云境上品的修士全力出手。

    不过,是用于防守。

    天心观弟子素来一人一剑行走天下,修为领悟,与敌斗法,都在自家一口仙剑上。

    一般情况下,不涉猎其他法器同符箓。

    沈庆云除了自己随身之剑外,也只得这么一张符箓,平日里不会动用。

    可眼下腹背受敌,极度危机,他只好将之祭出,成功当下血神凰再现的凌厉剑光。

    剑光罡风浩荡绵长,经久不绝。

    这自是因为沈庆云自己先前破血迷宫的一剑有此造诣。

    但可惜现在全要他自己品尝。

    上品云符生出的防御禁制确实强力,稳稳将剑光罡风尽数拦下。

    但沈庆云却不敢放松。

    符箓不比本人施法,威力虽然强劲,但作用时间有限。

    刚一开始虽然稳稳抵挡住周昊同血神凰的攻击,但剑光绵绵不绝,光辉构筑的宫殿,却要在几个呼吸后就消失了。

    沈庆云感受攻击宫殿的剑光罡风,脸色极为难看。

    对其中剑意,他本人再熟悉不过。

    这就是他刚才那一剑的完美复刻。

    个中任何一点细节都不差分毫。

    让他本人重新再出一剑,可能都未必能做到这样完全一致。

    与其说对方是模仿他的剑意,倒不如说是方才他出剑的场景,那段时光被对方截取,然后在这时重放。

    再结合刚才的血迷宫,这头杂血凤凰的强悍,完全超出他们先前已知。

    这绝不仅仅是妖灵杂交后血脉天赋不衰减,而是在此基础上,还有更多别的奥秘。

    沈庆云心中震惊,但时间容不得他继续更多思索。

    上品云符维系的防御,赫然比对面血神凰重现他的攻击,还要短一些时间。

    光辉构筑的宫殿消失,面前雄浑凌厉的剑光罡风仍然没有休止。

    万幸借助符箓争取的时间,沈庆云吐纳调息,略微缓过口气来。

    他自己再出一剑,迎战眼前血神凰的再现神通。

    终于,对面的“沈庆云”重新变回血神凰的模样。

    可是沈庆云来不及松口气,周昊的金瞳神木又打了过来。

    沈庆云剑锋划过曼妙的弧线,及时抵挡金瞳神木。

    他心中略微松口气。

    扛过刚才那最危险的一剑,他渐渐可以重整旗鼓了。

    血神凰连续催动血迷宫和再现两大神通,消耗巨大,肉眼可见变得虚弱。

    金瞳神木虽强,但周昊毕竟还是玉府境修士,沈庆云就算无法将之拿下,但至少自保已经没问题,想走就走,可以开溜了。

    正这样想着,沈庆云突然脸色一变。

    就在他要用剑拨开周昊金瞳神木的时候,一头黑蟒凭空出现,缠向沈庆云。

    沈庆云始料未及,一下子被黑蟒缠住。

    灵蛇令?

    烟云境法器?

    对面这小子如何能这么频繁的催动烟云境法器?

    他法力应该不够啊!

    沈庆云大惊之下,周身剑气狂涌,切割黑蟒的身躯,将之斩断。

    但被灵蛇令所化黑蟒一绊,他再顾不上周昊那边。

    金瞳神木当头打落,沈庆云仓促出剑,无法将之荡开。

    粗大的巨木继续落下,他只能勉强避让,结果还是被周昊一棍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