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7.封印的来历

7.封印的来历

    最后一个呼吸间,血仙凰所变的“邪龙”气息渐渐变弱,口中喷吐出的浓墨也变淡。

    下一个呼吸,其身形便缩小,重新变回本身的模样。

    不过,真正的邪龙已经被消灭,清源道人护身的黑罗盘失去光泽掉落在地,弹跳两下。

    妖道本人,下半截身体被浓墨消解,性命垂危,只比死人多口气。

    “十……十……十……”

    血仙凰一边鸣叫,一边护送着周昊落地。

    “辛苦了。”周昊看了自家复读鸡一眼,发现对方明显比先前萎靡虚弱许多。

    看来,利用“再现”神通,变化成刚才的邪龙,对血仙凰消耗极为巨大。

    不过,编辑器里,血仙凰的境界一栏,数值暴涨,从原先的【玉府上品变为【玉府上品想来是因为摆平了那条邪龙的缘故吧?

    按照那个道袍少女刚才自言自语的说法,这邪龙相当于烟云境界的大妖,或许比玉府更高?

    说到那少女,周昊转头望去,就见对方也正瞪圆了眼睛,呆呆望着血仙凰。

    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结果却眼睛一翻,直接晕过去。

    少女虚弱至极,全凭一口气撑着,这时似乎是因为安全了,这口气一泄,顿时失去知觉。

    倒是法剑自动飞回她身边,静静落下。

    而那条小巧的机关犬,虽然受伤严重,但这时退回少女身边守着她。

    “辛苦了……辛苦了……辛苦了……”血仙凰则自己飞到奄奄一息的清源道人身边。

    羽翼震动间,一片血雾落下,远比先前稀薄微弱得多。

    不过处理只剩半口气的清源道人足够了,那妖道无力挣扎,被血雾吞没,很快便消失。

    而血仙凰虽然仍很虚弱,但明显恢复了几分神采。

    虽然是被我用编辑器创造出来的,但这小家伙是有自己想法的……周昊看着飞回身边的血仙凰想道。

    他没有命令血仙凰去彻底结果了清源道人,刚才是血仙凰自己的动作。

    血仙凰很虚弱,于是用血雾吞噬清源道人的气血生命,回复自身。

    这小家伙倒也乖觉,自己吃饱后,把那清源道人的法器黑罗盘,抓了回来,送到周昊手里。

    周昊笑着收下,同时留心观察编辑器里的资料变化。

    补刀妖道,血仙凰的境界一栏,从【玉府上品增长到了【玉府上品除此之外,神通那一栏里,“再现”神通的说明后面多了恢复所需时间。

    刚才是三天,杀了清源道人后,缩短成了两天。

    也就是说,想要再使用神通“再现”,需要两天后。

    在回来叶家庄的路上,周昊曾私下里偷偷让血仙凰再现过其他东西,基本没有冷却时间这个问题。

    今天,可能是因为再现的邪龙太强,令血仙凰消耗太大,所以神通需要间隔一段时间再用,冷却时间也格外的长。

    以后要再多试验总结……周昊一边想着,一边来到那道袍少女身边。

    她身上守护的佛光也已经渐渐散了,看模样,源头像是她手腕上一串佛珠。

    也不知道她一个小道姑,怎么带着佛门法器。

    随着她昏迷,机关犬似乎也不动了。

    周昊环顾四周围,一场大战下来,满是断壁残垣,叶家庄被毁了大半。

    那巨大的邪龙陨灭后,落在地上一摊浓墨,跟血水交杂在一起。

    当中有一张苍老的人脸若隐若现,最后随风飘散。

    周昊认得那是叶老太爷,心下不禁叹息,叶公好龙,叶公好龙,结果落得个如此下场。

    笼罩庄园的黑烟渐渐散去,但庄子里的人,大部分都成了妖道阵法的祭品。

    只有先前在主宅工地附近的少数人,因为周昊的缘故而得救。

    幸存者此刻也全都惊恐万分。

    “妖道已经被斩杀,这位姑娘是真正的得道高人路过,仗义出手受了伤,大家帮把手,找个地方让她歇息。”

    周昊已经让血仙凰回到竹简内的空间,然后招呼其他人过来。

    所有人都在发愣,过了片刻回过神来,有几个人发一声喊,惊慌失措就朝庄外逃去。

    剩下几个人,畏畏缩缩靠近。

    老管家大难不死,勉强保持几分镇静:“我们来吧,少爷,您没事吧?”

    “我没事,不用担心。”周昊搀扶那小道姑起身。

    老管家四下寻找:“少爷,您有看见老太爷吗?”

    周昊神情黯然,叹息一声没有回答。

    老管家顿时便明白了:“哎……老太爷他……老太爷他,哎……都怪这画。”

    “辛苦你再各处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活下来的人,有受伤的人尽可想法医治。”周昊嘱咐道:“将这里整理一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乡里乡亲可能会有人上门来问。”

    “是,少爷。”老管家忙说道:“少爷,您节哀,千万保重身子。”

    “辛苦了。”周昊点点头,在别人帮助下,送了那少女到一间勉强还算完好的偏房中休息。

    他摘下了少女背后的木盒放到一旁,大致扫了一眼,除了原本被容纳其中的机关犬外,里面似乎还有一些类似工具的东西。

    这个世界,这种机关兽,靠什么能源驱动的?

    心情略微放松下来,周昊重新来了好奇心,朝机关犬身上破裂开的缺口里瞧。

    过了一会儿,少女那边渐渐苏醒。

    她先警惕看看四周,见室内只有她与周昊,方才重新放松,挣扎着从怀里取出个小药瓶,倒出丹药服下。

    “你没受伤吧?”道袍少女看向周昊。

    周昊眨眨眼:“可能有……内伤,请给我也来点。”

    少女撇了撇嘴:“看来是没事。”

    不过,她还是把药瓶往周昊面前推了推。

    周昊一边取过药瓶,一边抢在对方再开口前,先一步问道:“姑娘……呃,道长认得我?可我不认得道长,不知该怎么称呼?”

    “我姓易,易青湖。”少女回答得很干脆:“我们以前确实没有见过,但我听说过你,准确说来我不认识你人,但我认得你身上的封印。”

    封印?

    周昊来了精神。

    小道姑易青湖继续说道:“你身上的封印,是家父当年布置的,时隔二十年时间,会自行重置一次,以应对你身体随年龄增长的变化,我这趟过来,是查看封印有没有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