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16.暗算

16.暗算

    那伏妖司的高大汉子倒在地上身体抽搐,五官七窍一起向外流血。

    易青湖连忙先甩出一张符箓,贴在对方心口处,然后手捏法绝。

    一蓬淡淡的雨雾在房中半空里出现,然后落在那高大汉子身上。

    虽然自谦除机关术外在其他法术上没天份,但道袍少女还是第一时间放了一个疗伤法术在高大汉子身上。

    周昊也凑上前来,看见易青湖贴在对方心口处那道符箓上闪动红光,流露勃勃生机,似是在护持大汉的心脉。

    大汉看着忙于救治他的易青湖,原本戒惧惊怒的神色变得茫然。

    他全身痉挛抽搐,已经难以动弹,只能挣扎着用目光求助,示意自己胸前。

    易青湖忙着施法,周昊便谨慎靠近,不触动护心符,从大汉衣襟内搜出个小瓷瓶。

    打开瓶盖可以看见其中丹药,可能是伏妖司专门配发的疗伤药。

    周昊正要喂那大汉服药,对方身体却猛地剧震,全身上下露在衣服外面的肌肤,体表都青筋毕露。

    他心脏处,轰然爆开,鲜血直喷而出,冲上房顶,易青湖的护心符直接破碎。

    道袍少女连忙拉着周昊谨慎后退,以免大汉溅射的血液有古怪。

    “中毒不至于这么大动静吧?”周昊神色凝重:“被什么人或者妖魔鬼怪暗算吗?”

    要说铁锅里的食物有毒,那三人里最先出事的应该是修为最低的他。

    “不是毒,像是被某种法术暗算了,但屋外刚才没人偷袭。”易青湖警惕观察周围。

    方才为防万一,她没让自己的机关犬跟进屋,而是在外面巡视一圈,但没有发现有第四个人出现。

    周昊的血仙凰也在屋外,悄悄藏在远处,监视整个村镇,同样没发现敌人。

    易青湖慎重靠近大汉的遗体,检查一番:“恐怕,在我们抵达以前,便已经先遭遇了暗算,只是现在才发作。”

    “他自己之前全无察觉吗?还跟我们谈笑风生。”周昊渐渐适应鲜血尸体,招呼血仙凰过来。

    “可能是烟云层次的魔道修士或大妖。”易青湖皱眉。

    周昊眨眨眼:“希望不会让我们背锅。”

    易青湖也苦笑。

    这大汉跟他上司刚禀报预见他们俩,随后就神秘暴毙,很容易被人做文章。

    “伏妖司江北道副将军陈照,我有听过他名字,传闻中精明干练,应该不会这么草率。”易青湖站起身:“但这次的事情实在诡异。”

    周昊正要说什么,忽得感觉靠近自己的血仙凰发出警报,有什么东西进了这镇子。

    易青湖的机关犬也察觉到了什么。

    两人对视一眼,易青湖冲周昊摆摆手。

    周昊便招呼进屋的血仙凰安静,并尽可能收敛自身妖气。

    易青湖同样让机关犬安静埋伏在外。

    两人耐心等候,这时就听见屋外传来呼啸风声,像是大鸟在扇动羽翼。

    还没进门,就有一股刺鼻的血腥气飘进来。

    “吱呀”一声,屋门打开,有一团黑影以极快速度飞进来,扑向地上那高大汉子的尸首。

    但易青湖立马出手凌空一指,有气流像锁链一样缠在黑影身上。

    周昊这时定睛细看,只见那是一头极为巨大的怪鸟。

    其模样有些像猫头鹰,又有些像乌鸦,通体黑色,羽毛尾端又似乎闪动一点紫光。

    怪鸟被易青湖束缚住,发出刺耳鸣叫声,其尾羽上闪动的紫光,顿时凝聚成道道雷电,要进行反击。

    不过易青湖修为实力高这怪鸟太多,哪怕是简单的小法术也能靠境界碾压。

    房门口,机关犬出现,同样将对方的后路封死。

    不过易青湖想要抓活的,所以没有让机关犬立即发起攻击。

    但就在这时,那怪鸟叫声戛然而止。

    易青湖目光一凝。

    只见怪鸟眼珠子向外凸出,身躯膨胀,瞬间在半空里炸碎成一蓬血雾。

    “那是什么?”周昊让血仙凰再次飞出屋去警戒。

    “看模样,像是一种名为风雷枭的鸟妖,同辈邪气沾染后的乌鸦交配而成的杂血种。”易青湖长长吐出一口气。

    “风雷枭的两大天赋神通,一个飓风一个雷霆,这杂血鸟妖看来只继承了其中之一。”

    周昊沉声道:“它是冲着伏妖司的人而来,准确说,就是冲着尸体而来。”

    “恐怕是谁有心安排的,一环扣一环,对方所谋非小。”易青湖不畏血肉模糊的惨况,靠近那大汉的尸身检查片刻后,取出几张黄颜色的符纸。

    “这是伏妖司用来联络的符纸,但可惜我们难以使用,只能去周围找找看了,他方才说这次伏妖司有很多人都来了。”

    二人将大汉的尸首简单手来安葬,并且稍微等了一下,不见有其他鸟妖后,便即上路离开这镇子。

    因为平民百姓迁移,眼下想找个问路的人都难。

    万幸易青湖掌握了许多小法术小窍门,虽然无法用那些黄色的符纸直接联络伏妖司的修士,但以法术控制符纸,符纸随风摆动,像是指路的路标一样,带着他们前进。

    很快,二人来到又一个村镇。

    镇子上果然也不见人。

    循着符纸的指引,周昊二人来到一间屋外。

    还没进门,就有血腥气扑面而来。

    冲进屋后,周昊瞳孔微微收缩。

    屋子里,有两摊血迹。

    血泊中,已经不见人的身影,只有两套伏妖司修士的制式护世袍散落,伏妖法剑跟八卦镜也各自掉落在地上。

    两头跟刚才一样的杂血鸟妖,踩在上面。

    但鸟妖眼下状况诡异,像是变成雕像一样静立不动。

    在两只鸟妖的头顶,各自顶着一个巨大的瘤子,瘤子内有红光一闪一闪,像是心脏因呼吸而跳动似的。

    易青湖没有第一时间上前,除了让机关犬警惕以防还有其他敌人外,她看着两头鸟妖沉吟不语。

    “如果刚才不是我们在,那头鸟妖,也会吞噬费统领的血肉,变成现在这样子吧?”

    周昊沉声道:“虽然不知道这里两个伏妖司修士何等修为,但恐怕也是全无还手之力,就一命呜呼。

    虽有两人相互照应,但没其任何作用,一起丢了性命。

    两头鸟妖只是来处理尸体,然后变成现在这样。”

    他同易青湖对视一眼,彼此都能看见对方眼底的郑重。

    ……这附近所有伏妖司修士,不会都一样下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