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17.咱俩谁跟谁

17.咱俩谁跟谁

    眼前诡异景象,周昊、易青湖不禁心生猜测,这些身处不同地方分别镇守的伏妖司修士是同时一起出事。

    然后这些杂血风雷枭飞来,吞噬修士遗体,完成某种蜕变。

    “像费正一样的伏妖司一府正负统领,最不济也都是玉府境界的修士了,其他人恐怕都和他差不多。”

    易青湖绕着那两只仿佛雕塑般不动的鸟妖移动:“这么多人被暗算,然后潜伏一定时间后方才一起爆发,充满了仪式感。

    再加上这些杂血风雷枭,说不定下手之人,还有更进一步的打算,有更大图谋。”

    “那些鸟脑袋上的瘤子,可能是线索。”周昊言道:“抓它们拿活口问话,它们可能会爆,要不然试着将瘤子割下来?”

    易青湖点点头,驾驭自己的机关犬进屋,然后她本人靠近那些凝立不动像是沉睡的杂血风雷枭。

    她刚靠近,那些瘤子闪动红光就变得激烈急促。

    两头杂血风雷枭顿时清醒过来,怪叫着朝易青湖扑击。

    周昊旁观,感觉这两头风雷枭,脑袋上多了瘤子,比先前那一头,不仅没变强,反而似乎还弱了。

    瘤子似乎变成它们身上巨大的负担,可是瘤子本身却流露出凶厉气息,令人观之不祥,遍体生寒。

    面对两头杂血风雷枭的扑击,易青湖早有准备,守在旁边的机关犬找准角度忽的跃起,半空中扑落一只怪鸟,然后再把第二只也连带着撞下来。

    易青湖本人则双手左右开弓,五指立掌如刀,同时斩出。

    两柄无形气刃划过,将两头杂血风雷枭的脑袋一起砍下来。

    掉落在地的脑袋,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

    那肉瘤子,仍然闪动红光,但是安静下来。

    鸟妖的脑袋飞速萎靡收缩,似是失去血肉干瘪下来,精华都被那瘤子吸收。

    到最后,地面上剩下两个有人拳头大小的肉珠子。

    易青湖凌空伸手一招,小心的拿起一个,端详打量:“内部像是蕴藏一个符咒,可能是某种法仪的一部分。”

    周昊正待说话,忽然听见血仙凰传来示警声。

    “有更多对头来了。”周昊来到床边向往望去,就见远方空中出现几个小黑线,正快速靠近,由小变大,由模糊变清晰。

    易青湖从自己背后的木箱中,抽出一个小木盒,将两枚血红的肉珠子都放进去保存好。

    她看了看窗外:“一只纯血的风雷枭,应该有玉府境界,还有几只杂血的。

    那只纯血的交给我,剩下几只杂血的,你练练手,增添实战经验,可以让你的血仙凰隐藏一旁压阵,提防再有其他敌人偷袭。”

    周昊舔了下嘴唇:“好。”

    他取了黑铁罗盘,跟易青湖一起出屋。

    几只风雷枭发现他们,顿时一起扑下来。

    为首那只纯血种,身形明显大出好几圈的风雷枭,口吐声音:“便是你们坏我家主人好事?”

    它双翅一振,顿时风雷交加,横扫镇子上的建筑物。

    易青湖则不慌不忙,与之周旋,将对方朝一旁引开,以免波及另一边的周昊。

    不过,三只杂血风雷枭,有两只围攻易青湖,另一只则朝周昊扑去。

    这只似猫头鹰又似乌鸦的杂血风雷枭,羽毛末端闪动青色,振翅间发动攻击并非雷霆,而是凛冽如刀的飓风。

    飓风所过之处,镇上房屋,土石结构还好,木质结构上立马多出几道仿佛刀斧砍出的裂痕缝隙。

    周昊沉住气,手持黑铁罗盘放在自己身前,罗盘指针飞速旋转,有灵气不停涌动。

    他面前仿佛多出一面无形的墙。

    凛冽的飓风刮到这墙上,顿时消弭于无形。

    仔细分辨,倒不像是被坚固防御挡住,而是被黑铁罗盘扰乱了其本身的妖气,自乱阵脚,于是杀伤力锐减,在半空里自行瓦解。

    那鸟妖大怒,锋锐的脚爪像刀剑一样闪动冰冷光芒,冲向周昊,一爪抓来。

    周昊右手那黑铁罗盘,左手忽的悄悄亮出一面八卦镜。

    这是他当初在叶家庄外杀死那个黑衣青年后,得到的伏妖司制式法器,可压制妖物。

    那黑衣青年,是玉府境界的修士,他的八卦镜自然也非凡品,照面前只是启智,相当于人族通灵修士的鸟妖,鸟妖顿时在半空里微微一顿,身形僵硬。

    周昊左手八卦镜只是晃了一下便收起,右手黑铁罗盘忽然扬起。

    他像抄着一块板砖一样,砸在那鸟妖头顶,顿时将对方砸的头破血流,跌下地来。

    周昊深吸口气,又多补对方一“砖”。

    其他鸟妖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有个兄弟被周昊拍死。

    那纯血风雷枭被易青湖牵制住,两头杂血种则怪叫着一起向周昊冲来。

    周昊转身就跑进镇子上最大的一间宅子里。

    两只鸟妖追进来,周昊边跑边回头招呼:“这边!”

    鸟妖跟上,追了两个转角,听见周昊的声音在一边房子里传出,便一起朝那件房飞去。

    然而才刚刚闪动翅膀,路过一根柱子的时候,柱子后面出现一只手。

    手里黑铁铸就的“板砖”扬起,又是一“砖”排在其中一只鸟妖头顶。

    另外一只飞出去了才发现,同伴被偷袭,而周昊从柱子后面现身。

    偏偏屋里还传出声音:“这边……这边……这边……”

    这杂血风雷枭错愕转头,一只血红的脚爪从屋里探出,扣住它脖颈,瞬间将之拖进屋里。

    “都是你的,别急。”周昊笑道:“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

    屋里传出似乎有些委屈的声音:“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

    周昊出了大宅子,就见易青湖那边也快要结束战斗了。

    机关犬看似细小,但一口咬在那纯血风雷枭颈上,将之从空中拖下地。

    “你家主人是谁?”易青湖沉声问道。

    那风雷枭闻言,目光中流露恐惧之色,闭口不言。

    易青湖试图将之生擒,但哪怕这头纯血风雷枭,也立马爆体而亡。

    “被杀死,能留下尸体,但如果受制于人可能被生擒,立马就爆了。”周昊摇头。

    易青湖皱眉:“我们只不过找到第二个地方,就有纯血妖族上门来,对方反应很敏锐。”

    说话间,她耳垂上突然闪动碧光,再现小型的符印。

    “我同门到了。”易青湖摸了摸自己耳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