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27.掉钱眼里

27.掉钱眼里

    周昊看着门打开,跟外面两人大眼瞪小眼。

    门口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衣饰华丽,可能是那自称莫生的商人。

    旁边则是一个看着跟他周昊相似书生打扮,明显女扮男装的女子。

    莫老板有些狼狈,身体僵立在原地进退不得,甚至有些慌乱的瞅向一旁女子,看来是担心他们方才对话内容被周昊听见。

    反倒是那个口头说自己担了多么多么大风险的女子,神情安然,好奇的看向周昊。

    周昊脸上浮现疑惑同愕然的神情:“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事?”

    莫老板干笑一声:“走错门了,走错了。”

    说罢,连忙将门关上离开。

    听着脚步声远去,周昊微微挑眉。

    只能听见那胖老板的声音,听不见那女子的脚步声,看来对方还真可能是有修行在身的修道者,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天峰大庙门人。

    原本在他身边的血仙凰同金刚神木都被他集中收到竹简所化的神秘空间内。

    对方突然推开房门,自然也见不到两个妖灵。

    不过,只片刻之后,房门就被人重新推开。

    那扮做书生仕子模样的女子笑吟吟走进屋来。

    周昊暗自戒备,这婆娘莫非是来杀人灭口的?

    对方察觉了周昊的戒备,面带春风笑道:“这位公子请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刚才我们交谈,你听到也好没听到也好,都没有关系。”

    周昊不动神色:“我没听清你们说话,不过听你这么说,莫非是什么犯忌讳的事情?”

    “我养家糊口而已。”女子坦然道:“实不相瞒,我这里有天峰西八寺之一招提寺的护符,如果公子有需要,价钱咱们好商量,就当交公子这个朋友。”

    周昊心里嘀咕,这不等于是送证据到他手上?

    对方是真的有恃无恐,还是在欲擒故纵试探他?

    “我不需要。”周昊摇头。

    女子不以为意,接着笑道:“那不知公子来这里做什么?有什么是我可以效劳的?上山敬香许愿?亦或者是……想要拜入天峰门下?”

    周昊眨眨眼:“你有门路?”

    女子笑笑:“有是有,不过要看公子心不心诚了。”

    周昊又好气又好笑:“天下第一圣地,拜师收费,可能吗?”

    “当然可能。”女子正色道:“正因为本门乃天下第一圣地,门槛高的惊人,非天才俊杰不收,那资质稍微差点的人该怎么办呢?”

    周昊饶有兴趣看着对方:“那这事儿,你真能说了算?”

    “公子说笑了,这背后要打点的地方,自然有很多,我也只是赚点辛苦钱罢了。”女子竖起三指对天发誓:“但我保证童叟无欺,可安排公子入门。”

    周昊又眨眨眼。

    这方仙灵妖魔共存,满天神佛乱飞的世界,赌咒发誓就不是儿戏了,当真举头三尺有神明,背誓当心遭雷劈。

    前世看小说的经验,让周昊依旧充满狐疑:“该不会是安排我进去当个杂役,挑水劈柴扫地做饭什么的吧?”

    “要不然你以为呢?”女子反倒很诧异。

    对方理直气壮的模样让周昊翻个白眼:“那我为什么要去?”

    女子唉声叹气:“看来公子您还是有些误会,有道是仙家之地,尘埃化岳。

    天峰上再渺小的东西,到了天峰外,那也是巍峨如山。

    即便是天峰上一个杂役,耳闻目染之下,他朝下山,有的是地方奉若上宾。”

    眼前这人当真也是天峰弟子?

    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要是答应,那可是实打实要运作他上山入门,做不得假。

    周昊砸吧砸吧嘴:“这么说来,要多少钱?”

    女子笑眯眯竖起一根手指。

    “白银一……万两?”周昊试探着问道:“十万?一百万?”

    女子笑容依旧,轻轻摇头:“一张上品玉符。”

    周昊满头雾水:“那是多少?”

    “原来公子还不知道,没关系,我帮您算。”女子飞快说道:“现在一张下品灵符换白银的话,大约七十两银左右,换成一张上品玉符的话,约莫三千五百万两,咱们取整就好,零头都给您抹了。”

    周昊木然听完对方的话:“……还是不用了。”

    女子怂恿:“公子可以认真考虑一下,真的很划算,良心价。”

    周昊上下打量她:“天峰大庙上下,全都默许你这么做?”

    女子笑道:“那自然不是,咱们还是要低调的。”

    周昊心中吐槽,你就不怕反手被人举报了?

    是你靠山太硬,还是你胆子太大?

    见他不说话,那女子眼珠子一转:“莫非,公子是有仙缘之人,已经得了天峰上其他同门接引,有门路入山门?”

    周昊心说自己要是承认有门路上向上举报,这婆娘是不是就真的要杀人灭口了?

    却不料那女子笑呵呵说道:“那咱们以后可能是同门呢,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来找我,我这里各式法器、宝物的门路都很广,大家这么有缘,价格好说啦!”

    周昊哭笑不得:“姑娘,你……至于如此吗?”

    要不是慧静大师和易青湖,他现在真要怀疑天峰大庙的成色了。

    “我上有老,下有小,要养家糊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女子无奈叹息。

    周昊看着她犯嘀咕。

    对方虽然眼睛里像是不停有铜钱翻滚,但姿容颇为秀丽脱俗,同易青湖春兰秋菊各具胜场,年龄比易青湖看上去大,但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

    这个世界的时代背景,她这个年纪说什么上有老下有小,不无可能,但怎么看她都像是在满嘴跑火车。

    两人正扯皮之际,面前女子突然目光一闪,猛地起身:“不好意思,这位公子,我有急事要失陪了,咱们有缘再见。”

    说罢,她就出门消失不见。

    周昊愕然看着对方离开,心中不无恶意的猜想,这厮莫非是被人追债?

    他仔细感知片刻,果然渐渐感到有人靠近。

    ……而且他还感到有些熟悉。

    周昊心中一动,让血仙凰同金刚神木重新出现在屋里。

    稍后,果然就见易青湖推门进来,手里扬了扬两个皮囊:“东西买回来了。”

    周昊定定看着面前的道袍少女,半晌后意味深长的说道:“回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