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28.吃钱大户

28.吃钱大户

    “怎么了这是?”易青湖觉察周昊神色有异。

    周昊摊摊手:“有人上门,说是可以运作我入天峰当杂役,只要付她一些钱就行。”

    易青湖眉头挑起:“从前确实有过这样的人,不过类似事情已经被禁绝很久了,这是谁又搞死灰复燃的行径?”

    周昊言道:“是个女子,可能是察觉到你靠近,所以她自己跑了。”

    他描述一番方才女子的长相,易青湖想了想:“没印象,不过也不好说一定不是本门中人,可能她乔装改扮,用障眼法遮掩本来样貌。”

    道袍少女想不到就不想了,摇摇头:“回山后还是要跟门里长辈们报告一声。”

    周昊问道:“正规来讲,山中杂役是怎么选拔的?”

    “不选拔,人本就很少,毕竟有的是替代的办法。”易青湖反手敲敲自己背上的木箱:“像这样只是其中之一。”

    “另外,你家墙壁上那副画,就是不知道哪位大能强者画的,也是办法之一,只是不能像那妖道一样用那么血腥的方法来唤醒。”

    周昊恍然,机关兽虽然不能跟真的生灵相比,但也自有灵性,并不是只能用于战斗,画中人或者画中物成真也是相同道理。

    易青湖继续说道:“类似小法术很多,跟人比是不可能的,但包揽一些简单事足够用。

    真正的人也有,但非常少,且不会主动招收。”

    周昊颔首:“原来如此。”

    “她管你要多少钱?”易青湖好奇问道。

    周昊学着方才那女人模样竖起一根手指。

    易青湖眨眨眼:“一张中品玉符还是一张上品玉符?”

    “上品,说是合三千五百万两白银。”周昊想翻白眼。

    别说把他卖了,把鼎盛时叶家卖上一百次都凑不够这样一笔钱。

    之前在庆山镇跟伏妖司的人打交道时他感触其实不深,但现在他真切发现天峰大庙跟叶书生原先的生活隔着怎样一道天堑鸿沟。

    于是自己半人半龙的血脉,还有封印这血脉的易青湖她老爹,都显得更加离奇了。

    “更贵了,上次出这种事的时候,开价是三千万两一个名额。”易青湖撇撇嘴。

    周昊问道:“这是怎么换算的?”

    “所谓玉符,就是玉府境修士凝结法力所制成的符箓,驱策起来可顶这修士自身一击的力量,灵符就是通灵境修士画的,再往上还有云符,是烟云境修士的作品。”易青湖解释道:“品级一一对应修士本人的境界。”

    一张下品灵符可换人间金银数目不等,价码经常有浮动,当前大约是七十两白银左右。

    一张中品灵符换十张下品,一张上品灵符换十张中品。

    而一张下品玉符,却可以换五十张上品灵符。

    易青湖解释道:“符箓不比法器,能制作的材料相对有限。

    承载越强的法力,对符纸、符墨等材料的要求越高,于是也就越稀少,价位就翻着个往上滚。

    云符之上的海符和月符则更少见了。

    一方面是因为那个境界的修士少,另一方面是因为可以承载他们发力的符纸更少,所以一般很难见到。”

    周昊点点头:“原来如此。”

    就算有大能修士肯不计较自己法力,时时刻刻画符玩,却不可能有那么多配得上他力量的符纸符墨。

    至于中低层次,一张中品玉符,也是换十张下品玉符,一张上品换十张中品。

    而再向上,就是一张下品云符,换足足五十张上品玉符。

    到了这个层次,基本上就跟人间没什么关系了。

    “虽说一张上品玉符合三千五百万两银,但在民间基本上见不到这么高层次的符,她那开价就是榨你的银子。”易青湖摸着自己的下巴。

    没有修为在身的世俗凡人,最多能催动一下灵符就已经很不得了。

    能有玉符在,多半是家中供奉了修道人做上宾,于是耗费家财,帮这修道人收集,所以玉符在民间还是有少量流通的。

    但能消费得起玉符,基本上都是大富大贵之家。

    像叶书生家那样鼎盛时在地方上也算一方豪绅了,可是倾家荡产都未必能砸下一张下品玉符。

    当武器的话,通灵境修士最多催动玉符,玉府境修士最多能催动云符,向上以此类推。

    所以也不可能出现一个通灵境小修士一张云符乃至于一张海符把玉府境对手砸翻的场面。

    他手里要是有高价值的符箓,除了攒着等以后自己境界提升再当大招外,就是当钱用,相当于身携巨款。

    易青湖大咧咧说道:“所以到了云符的层次,基本就都是我们修道中人在用了。”

    周昊突然想起一事:“你出身天峰,名师正统,应该家底很厚实吧?海符用不了就不说了,要是有一张云符在身,之前一些场合,或可派上用场?”

    易青湖干笑一声:“实不相瞒,云符,我确实有……过。”

    “呃……”周昊眨眨眼。

    面前少女无奈的又反手敲敲自己背着的木箱:“我这门道,很是烧钱,除了炼制的时候,修修补补也是一笔花费。

    我呢,又比较喜欢尝试各种新路子,不断尝试之下却未必有成果,于是花费更巨。

    幸好有大姐经常贴补我,要不然我早破产了。”

    周昊诚恳的说道:“我觉得,令师应该大力支持你,你勤学钻研,令师该高兴才是。”

    易青湖笑得更尴尬:“师父确实很高兴,也很支持我没错,只是他老人家……同样爱钻研。”

    两人对视半晌,周昊仰天打个哈哈:“那纯阳观还有庙里,应该加大投入,多多支持你们这一脉传承才是啊!”

    “说的就是啊!”易青湖连连点头。

    “再加大投入的话,他们纯阳观就要卖祖田了。”慧静大师这时笑呵呵出现在房中。

    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位老僧,面目慈和,宝相庄严。

    易青湖一下子跳起:“妙严方丈!”

    周昊也起身,慧静大师则介绍道:“周小友,这位是妙言师伯,我甘露寺方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