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仙魔编辑器 > 30.带感的武器

30.带感的武器

    听到“与佛有缘”四个字,周昊面部肌肉略微抽搐一下。

    剃一次光头,他其实没太大心理障碍。

    且不说变秃是否一定能变强,前世在蓝星夏天为了图凉快他也理过很短的发型,不说光头也差不多了,发茬扎手那种。

    但一直光头,关键还要戒这戒那,他就有点扛不住了……

    慧静大师一看就是经验丰富见多了周昊这样的人,笑容不减:“我佛门也是有俗家弟子的,易师侄的兄长就是。

    更何况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出家人慈悲为怀,渡人渡己,见心明性便是修行,持戒也好,斗法也好,都只是手段。

    彼岸常在,只要心向彼岸,佛可到,道可到,众生皆可到。”

    周昊肃然起敬:“大师教诲的是。”

    但转过头他一想,心里又有些犯嘀咕。

    持戒确实只是修行的手段,但要不要上手段,谁说了算?

    要是被忽悠入门后,大师们来一句有人不持戒心仍静所以可以不持戒,你不持戒心不静所以必须持戒,那他不是踩坑里去了?

    这时,慧静大师轻飘飘补充一句:“道门也是有很多戒律的。”

    周昊哭笑不得。

    “慧静师叔舌灿莲花,我肯定不是对手。”易青湖在一旁并不急:“不过我知道有句话叫做因材施教,周昊他有两大妖灵随身,入本观最合适不过。”

    她看向周昊:“天峰十六脉,驯养妖灵,我纯阳观是最出色的。”

    周昊心中微动,猜测这是不是跟她爹天擎真人有关。

    慧静大师仍然乐呵呵笑道:“这确实不假,但还要看周施主对哪些法门感兴趣不是?”

    “庆山镇时,贫僧观周施主与人斗法,似是偏向于走武道的路子。”

    周昊闻言干笑一声,没有否认。

    明明是罗盘,结果被他抄手里当板砖用,大家都看在眼里。

    “不知道,有没有棍法?”周昊索性敞开了说道:“从前晚辈向往仗剑江湖,不过在得到这金刚神木后,想法有了变化。”

    他还就跟那根杠精卯上了。

    小老弟,我的武器就决定是你了,还真就拿你当武器来敲人。

    关键是不当武器用,这杠精的被动神通发挥不了作用,金刚不坏白白浪费,实在可惜。

    何况,这杠精外形也能勉强当金箍棒来看。

    最后,朝天一棍,有点带感……

    易青湖叹气:“那要便宜真武观了,真武观的真武七截棍乃天峰武道长兵器第一。”

    “虽然本寺修行武道者主要是戒刀,但七叶寺的大日如来杖,可与真武七截棍相提并论。”慧静大师在一旁微笑道。

    这时,前方响起妙严方丈的声音:“入道门还是入佛门,都无妨,周施主可自行决断,便是入了纯阳观或本寺,真武观与七叶寺的道法绝学也未尝不可学。

    周施主你天资出众,只要通过考核,庙里会联合培养你,不独局限于一脉。

    但人力有穷,切记不可贪多,被乱花迷眼,有舍有得,自持有度,方是修行正道。”

    周昊答道:“谢方丈指点,晚辈牢记在心。”

    妙严方丈又说道:“还有一事,稍后有人跟你一同入门,是老衲昔年一位故人之后,当初留下的几分因果,今日了结,你不必紧张,一切放松,心中空空,法即自然。”

    “是,方丈。”周昊点头。

    慧静大师这时在一旁说道:“是大乾皇朝宁北王,携其曾孙上门,希望能拜入大庙门下,贫僧先前回山时,方丈师伯正见他们。”

    周昊一边在心中默念“故人之后”与“重孙”这两个词,一边跟在妙严方丈身后来到执事殿。

    刚到门口,已经有个有年轻道士等候在那里,这时迎上前来:“方丈大师,慧静师叔祖,易师叔,周居士,里面请。”

    面前年轻道士年纪看上去比易青湖要大,听对方称呼,周昊看了易青湖一眼。

    这妹子看来也是人小辈分大那种。

    一行人步入大殿,向一间偏殿内走去,妙严方丈脚步忽然慢下来几分:“庞真人有别的客人在?”

    年轻道士答道:“招提寺圆德方丈刚刚到了。”

    妙严方丈点头:“原来如此。”

    老僧冲周昊微笑道:“周小施主,稍后不妨略低调些。”

    然后便继续迈步而行。

    低调……

    周昊看向易青湖,却见易青湖神情严肃几分,冲他无声的用口型比划。

    周昊大致能分辨出“脾气刚烈,见妖即斩,排斥灵宠”这么几个字。

    进入大殿中,可以看见两道一僧。

    两个道人一着黑衣,一着白衣,一个老僧则着灰衣,披袈裟。

    在他们下手陪坐者,是一老一少,衣着不如何华贵,看似普通,但气势不凡,明显久居上位。

    尤其那老者,更有渊渟岳峙之相。

    周昊听易青湖提过,大乾皇朝内部也有很多修道者。

    当朝乾帝更是顶尖高手,皇族不乏上层次的道法典籍,不乏大能修士。

    眼前这位老王爷,毫无疑问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他眼下尽量收敛自己锋芒。

    殿内两道一僧,加上刚刚进殿的妙严方丈,才端的是真人不露相。

    看似与常人无异,可就偏偏让人感觉气势非凡的大乾宁北王,在他们面前像是拘谨的学生。

    周昊进殿门的瞬间,根本没注意到存在感看似极为强烈的大乾宁北王,而是注意力全落在看似平凡的那两道一僧身上。

    至于老王爷身旁的少年,更是规规矩矩坐着。

    不过这年轻人神情沉静,举止有礼,展现出不俗的素质。

    妙严方丈进门,同三个同门先相互见礼。

    然后易青湖朝白衣道人,当先行礼:“弟子参见观主。”

    接着她又向一旁黑衣道人与老僧行礼:“纯阳观弟子易青湖,参见庞真人,参见圆德方丈。”

    白色道袍的纯阳观观主微笑颔首,另外一僧一道也都微微点头。

    一旁的老者这时上前,向妙严方丈行礼:“大师。”

    “不必拘礼。”妙严方丈神态慈和。

    大家再次重新落座,客套几句后,作为此地主持者的真武观观主当先转回正题:“楚远,周昊,都有本门一脉之首引荐,身份来历上没有问题。”

    招提寺圆德方丈的视线落在周昊身上,平静说道:“有妙严师兄和向观主引荐,老衲信得过其人没有问题。

    不过他随身带有两个灵囊,入门前就已经先有两个妖灵随身吗?

    这两个妖灵是何来历,是何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