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重生药王 > 第1593章 补偿

第1593章 补偿

    魔气由眉心涌入,姜凡身上的魔气瞬间增强,魔神诀运转到极致。

    只见他双目睁开,冷峻无情,无悲无喜,他眼神深邃,气势惊人。

    随着他利用魔神诀开始吞噬,沈炎感觉到压力骤降,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骨牢中昭儿身边的魔气在迅速减少。昭儿的挣扎也少了几分。

    不过随后他的眼神就再次回到姜凡身上,心中震撼不已。

    要知道,这里虽然是幻境,但昭儿离尘境的修为摆在那,那精神力形成的魔气有多强大他再清楚不过。

    如果不是昭儿被骨邪的邪功限制,他没有镇魔经的情况下恐怕都很难抵挡昭儿的攻击。

    可如此强的魔气,姜凡以神台境的修为竟然敢将这魔气纳入体内,更是转换精神力来加持,这实在太过惊人了,甚至在他看来根本就是凶险万分。

    可姜凡此时却依旧从容,任凭那魔气涌入眉心,完全不受影响。

    此时他的情况如何,恐怕只有姜凡自己才清楚了。

    他气息不断释放,然后以魔神诀为基础,强行压制进入体内的魔气,然后利用魔神诀中的秘法,让那些魔气转化成精纯的精神力,再被他完全吸收。

    这就好比一个强大的精神力传承,十分难得。

    可尽管如此,姜凡依旧很难压制这其中的力量,好在他本身的精神力就够坚韧,而且本身就拥有极多功法,肉身的强度也是十分惊人,所以才让他能继续吸收着魔气。

    小不点的声音响起。

    “你的运气实在太好了,还有骨邪这样的魔头高手帮你压制那个女子,否则以你的修为,根本无法对这样的高手施展这种法门,至于那些跟你境界相差不大的邪修,他们的精神力本就在你之下,他们所释放出的魔气对你根本没有什么太多帮助,你这次也算是运气很好,帮人也帮了自己,不过你要坚持住才行,那可是离尘境高手,尽管她没有完全入魔,但她所带的魔气,也绝对不是你可以想象的。”

    姜凡没有回应,他此时必须全神贯注才行,稍有不慎,他可以就会被那魔气影响,如果他被魔气吞噬的话,虽然不至于死去,但对神识的伤害必然巨大,如今的他要面对很多事,接下来更是要去这下九天中很多豪门,他可不想带着伤前往。

    骨牢中那女子面色苍白,这魔气不知已经侵蚀她多长时间,失去这些魔气后,她的这个幻境将会变得弱很多,最后甚至无法真正维持,但就凭这一点来说,就足矣让她真正醒来。

    只要她可以从这幻境中脱离,其他的事情对姜凡而言还真不算是太难的事,再加上骨邪和沈炎的辅助,让这女子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都不是什么问题。

    沈炎见姜凡气息平稳,整个人也放心下来,继续不断呼唤着那女子的名字,十分诚恳,眼神也是充满情绪情感。

    骨邪神识落在姜凡身上,她仔细的感知着姜凡此时的情况,对她而言,姜凡的生命比她更重要,姜凡利用魔功,以这种方式来提升精神力,这可以说非常惊人,至少她的邪功当中可没有这样的手段,就凭这一点,就足矣证明姜凡的手段比她要强一些。

    姜凡想要再有突破十分困难,她追随姜凡已经有一段时间,再加上契约的缘故,姜凡肉身和修为情况她十分了解,那条路有多难走,她也十分明白,如今看着他通过各种手段来尽可能提升自己,骨邪也满是期待,希望看到他再有突破。

    如果姜凡能踏入神法境,那必然会是质的飞跃,只可惜说着简单,但真想要突破到那一步,堪比登天。

    否则这下九天这么多豪门,凭什么下那么大的功夫邀请他前去指点。

    骨邪压制着女子的魔气,能感受到随着姜凡插手后,那女子的神识逐渐趋于稳定,这是很好的现象,剩下要看的,就只有姜凡了,看他能坚持多久,能不能将这女子的魔气完全吸收。

    足足三天,姜凡依旧保持着之前的状态,但此时的他十分亢奋,因为这三天里,他的压力由强转弱,如今甚至可以完全承受那魔气吞噬的速度,魔神诀仿佛也因此变得更强,他的魔神体也因为功法增强多了几分特殊的气势。

    而最让他惊喜的就是神识的增强,这对修士而言可谓是非常重要的。

    又过了三天,那女子的眼神已经完全平静下来,此时站在骨牢当中,盯着不远处的沈炎,眼神带着几分疑惑,仿佛在回忆着什么,不过更多的是陌生,仿佛已经想不起来沈炎了。

    沈炎则有些激动,镇魔经虽然还在施展,但已经不需要持续维持,他如今已经来到骨牢旁边,坐在那给那女子讲着当年的一些事,他尽可能去回忆着当年的每一个细节,如果不是骨牢阻拦,他恐怕已经跟那女子完全贴在一起。

    不过姜凡并没有管他说什么,那女子身上的魔气已经大幅度减少,这幻境所带来的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小,姜凡甚至能感觉到周围的虚幻,这幻境已经算不上是幻境,如今最多算是一个特殊的精神空间,仅此而已。

    从姜凡插手开始,足足用了九天,那女子眼神才恢复了一些神采,眼神一直盯着沈炎,已经有了一些情绪波动。

    沈炎看向骨邪那边:“现在应该可以把这骨牢撤走了吧,她应该已经可以控制了,她身上的魔气已经所剩无几,不要再困着昭儿了。”

    骨邪听到这话却十分干脆的摇了摇头。

    “你懂什么,魔气没有完全消失前,我是不可能就这么放开她的,时候一到她真正清醒过来,自然会醒来,那个时候我们也会被送出这精神空间,那个时候再谈还用不用困着她。我主人都已经坚持了这么多天,可不能因为一点疏忽前功尽弃。”

    沈炎朝着姜凡那边看了一眼,发现姜凡还在努力,也只能闭嘴忍住,他很清楚姜凡这些日子承受多大压力,毕竟他对姜凡的手段可并不了解,而骨邪显然比他更了解昭儿此时的情况,有什么话能解决所有问题后再去谈,也来得及。

    姜凡此时沟通自身的肉身,分出一道神念,施展药法,继续催动药效。

    此时他依旧在不断吸收着魔气,同时用来增强他自己的神识强度。

    红尘丹的药效也在这时候完全展现,那女子双目在短暂的失神之后,突然恢复神采。

    只见她盯着沈炎,将手从骨牢的缝隙中伸出,放在沈炎的脸颊,声音有些颤抖:“沈炎,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沈炎看到她的眼神,先是一愣,随后露出狂喜。

    用手一把抓住那纤细的手掌。

    “是我!昭儿!你终于醒来了,我现在就在你的闭关地中,当年一切皆因为我,如今姜药师帮我截脉宗解决功法的问题,我终于有勇气再面对你,我错了,我要用一生来补偿你……”

    那女子听到这话后也是一愣,随后突然想到什么,表情转冷,不再有刚才那般热情。

    “我在截脉宗外等你三年,又在大陆上找你十年,你说过让我忘记你的一切,现在为何还来?我在这里很幸福,你又为何来破坏?当年你知道自己的情况,又为何来扰我?你还想继续戏耍我吗?混蛋!”

    女子此时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劲,姜凡能清楚的感觉到她所释放的魔气在这一瞬间有所增强。

    姜凡传音给骨邪:“这就是心魔执念吗?”

    骨邪点点头:“主人,这女子执念很深,如果这样下去,恐怕会没完没了,陷入死循环,得想想办法才行。”

    姜凡看了看有些激动的沈炎,想了片刻,最后叹了口气。

    “还是看沈前辈自己的好了,我们强行干预未必是好事。”

    沈炎看着那女子充满怒气的眼神,反而笑了出来,眼神十分温柔。

    “就是这个眼神,我永远忘不掉,当年我走时你就是这种眼神,昭儿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我不会允许自己继续浪费,我一定要救醒你,不惜一切,快快醒来吧……”

    沈炎十分温柔,但那原本平稳的精神力却突然增强,让这精神空间的力量仿佛都开始波动起来。

    骨邪感觉到他的灵力后,也是一惊。

    “不好!他竟点燃了自己的神识,他疯了吗?这是自寻死路!”

    可姜凡却明白他在干什么,虽然理解他的做法,但还是不得不开口。

    “沈前辈,我们可以再想办法,没必要如此,你为了进入传承地已经重伤,如果连神识都伤道,恐怕百年内都无法康复,如果她一直不醒来,你难不成要死在这?”

    沈炎没有看姜凡,而是依旧热情的看着骨牢中的女子。

    “不惜一切!因为我,她才把自己困在这个鬼地方,我不能让她继续这样下去,一切皆因我而起,如果我一条命可以换她忘却烦恼,我就用这条命补偿对她的亏欠好了。”

    他语气平静,仿佛说着一件理所应当的事。

    而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这精神空间突然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