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二十一章 蚂蚁

第二十一章 蚂蚁

    一个握着长刀的男人踩在血泊上面色平静,被践踏的血液都凝固成了一摊血泥。

    牧村握着刀的手头一次颤抖了,敌人只有一个人:“阁下……阁下是谁,为何扰我佛门清净。”

    水野空认识这个和尚,正是那天晚上阿弥陀佛从佐田家出来的坊主。

    当时的他面色满足,如今的他战栗如待宰的鸡鸭。

    他不禁感慨命运的神奇,擦拭着刀道:“我是一名剑客,我来探讨佛法。”

    “既然是探讨佛法,阁下为什么要在此杀人。”牧村背起一只手对着手下诸僧打手势,“小僧从未听说世间有这般佛法。”

    “我的佛法是……”水野空擦完了刀,刀光比月光还要皎皎。

    话还没说完,牧村对着背后重重的挥手!

    “开火!”牧村咬牙切齿的大喊道!

    这剑客是牧村平生所见的最强剑客,一手剑法闻所未闻,可以说,世间决无人能在剑道上与之媲美,单人破阵,古之剑圣不过如此!

    但时代不同了,现代早已不是拿着一把剑就能纵横天下,你手中的剑再快,能快过子弹?

    不过开枪了问题就大了,虽然庄园比较偏僻,但终归是有居民能听到枪响声,到时候又要花一笔资源平息官方问责。

    几名配枪僧人掏出手枪砰砰开火,枪口的火光在夜晚喷薄而出。

    “渡人。”

    水野空沉住了气,身子猛然弯曲,手中的长刀在狭窄的空间内快速震动着。

    “铮铮!”

    长刀舞出了一团银光,绝大部分子弹被水野空用刀身巧妙的借力卸飞。

    普通人无法辨清水野空的具体动作,只能看到他用刀劈飞了子弹。

    “不可能!”激射而出的子弹居然被刀格挡了!

    这一手动作是帅,但水野空的手臂已经疼得失去了知觉。

    他在手臂上施展着治疗忍术,欺身杀进了牧村身边。

    还在恐惧中的牧村被吓得成为了木偶人,眼前的一切违背了他长久以来的三观――万能的教主也做不到吧!

    长刀在脖颈一划,牧村眼前的世界三百六十度旋转飞了起来。

    ……

    “还没有解决吗?”教主面色如常,但一直在小声询问着周围的手下。

    骤然响起的砰砰枪响把不少教徒惊醒过来。

    “动枪了,没问题的,教主。”主持人小僧露出了放心的笑容,“您要不要……”

    话还没说完,一个浑身血迹的小僧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主持人小僧连忙跑了过去质问道:“什么情况,对方来了多少人?!”

    “打不过,打不过,一个人,就一个人。”这名小僧的神经已经有些不正常,煞白的嘴唇和鲜血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个?”

    “枪,枪都杀不死他,他是恶鬼,恶鬼,恶鬼来了!”

    主持人小僧狠狠的把他摔在地上,开什么玩笑,一个人就把总部闹得天翻地覆,甚至还动用了枪支。

    “废物!你们这么多人还杀不死一个人?!都是废物。”

    恶鬼?世间要是有恶鬼,那也是他们这群人。

    “我来探讨佛法了。”提着长刀的身影走进了聚会,外面的院落已经积累了一层的尸体。

    无论是手持枪械还是手持长刀,跪下求饶或者夺命狂奔,水野空都不吝啬的补上了一刀。

    一千多教众们迷茫的看着这恶鬼样的男人,他一刀斩断了碍事的僧人,又一刀将刃上的血液甩了出去。

    他的鞋底上攒着一层厚厚的血,每走一步都在地上刻下深深的脚印。

    握紧长刀,水野空猛然如疾风狂奔,长刀支在身前,绞肉机一样扫过院落四角。

    那些维持着秩序的僧人被水野的狂风掠过,纷纷张着眼睛倒在地上。

    据说死的够快,大脑就感觉不到疼痛。

    院落里的恶徒已经被他杀的差不多了,只有在集会中还有残留的一部分,教会的上层干部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在短短的一会时间,中坚力量就已经被眼前的人一扫而空。

    不光是僧人,那些欺凌少女的教徒也被他宰鸡一样的干净解决。

    水野空扫视了场中诸人,麻木而又狂热,高台上大腹便便的教主不再从容淡定,他迈着小步想要逃离。

    “和尚,我有一事不明。”

    “什,什么…”

    “鸡蛋属荤吗?”

    角落里突然冲出了狂热的僧人,怀中还拿着一把杀伤力巨大的微冲,在岛国这个枪支管制十分严格的国家里,这把微冲的出现吓得周围教徒一个激灵。

    教徒们虽然狂热,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是会为了宗教牺牲的狂信徒。

    “哒哒哒!!”

    子弹从枪口喷射而出,在教徒们的恐惧惨叫下,全数打在了水野空的身上。

    “死吧,死吧!”狂僧的眼珠绷着眼眶,要不是密集的血丝缠绕着,眼珠都要从眶中蹦出来!

    你再是恶鬼又怎样,不要瞧不起南无冲锋枪菩萨!

    但就在子弹杀到水野空身上时,原本凝实的身影变作了烟雾,所有子弹都打在了空处。

    “噗嗤。”水野空猛然出现在僧人的身后,长刀从上而下将其整个劈成两瓣。

    水野空威势不减的在聚会中来回穿梭着,他的身子好像打了油,从密集的人群中穿过也毫无阻滞,闪电一样的把四周的恶徒拔除干净。

    “阁下,有话好好说,我是持正会的教主……”

    水野空的长刀突然插在教主面前的地板上,那被肥肉堆满的老脸上艰难的拧出谄媚的笑容。

    “如果是仇家派您来……”

    水野空蹲下来看着已经成光杆司令的教主,猛然张大了嘴巴。

    火遁-大火球之术!

    炽热的火焰呈直线从口中喷出,一条火龙长链吞噬了教主,接着猛然发生爆炸,一圈火焰肆意的在周围愤怒着!

    “轰!”

    高台直接震裂,火焰熊熊燃烧,依着庄园的木质结构,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整个焚烧殆尽。

    火焰要在黑夜里焚尽所有的罪恶。

    “神,神啊……”

    “佛子显圣了。”

    “呜呜呜,请救我们脱离苦海。”

    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台下的人突然一个个跪了下来,伏身面贴地,口中呜咽的感激刚才的神迹。

    水野的分身术和豪火球就是一场神迹!

    将差点被杀的女职人从火焰中拉出,听着顶礼膜拜的祷告声,水野的脸上挂了抹嘲讽的笑容。

    将刀插在地上,瞬间腾空而起,跃入半空。

    这和尚终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

    楼顶上,水野空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佐田身后。

    “走吧。”他变化成了正常的模样。

    佐田真依昂头看着水野空,嘴唇上下阖动着,却迟迟没有说出一个字。

    “佐田夫人没有问题,我在人群中看到她了。”

    在水野空走后,面对熊熊燃烧的火势,集会中的教徒纷纷拼命逃离,要是真的悍不畏死,便不会信仰宗教,从高处看下去一个个都如同避火的蚂蚁。

    这些蚂蚁每个都有眼睛鼻子,相差不过一毫厘。

    “回家?”

    “难得来到山梨县,去看一看富士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