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三十一章 你是瞧不起我吗

第三十一章 你是瞧不起我吗

    海部料理屋的节奏已经步入了正轨,有了水野空的帮助,母女两人轻松了不少,在练习了一段时间后,水野空下一步就是要练习如何做小菜了。

    “明天开始做小菜啊。”水野空心里觉得有点不自信。

    走在家的路上,他还是有点小紧张。

    佐田真依在房间里写完作业后局促不安的等待着,看见水野空提着便当走上了走廊,她一把拉住了水野。

    “嗯?”水野疑惑的看了下佐田,高举起了便当,“饿了,这么急着吃便当吗?”

    “不是这件事!”佐田翻了个白眼,她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的。

    跟着水野进了屋,她已经不再害怕跟他共处一室了——这个江户老妖怪要是真要做什么,她这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就是住在城堡里也拦不住对方,还不如大大方方的。

    “今天下午……”

    佐田把下午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她平淡的语气罕见的带上了焦急和不安。

    在对方离开后她思前想后,也不敢确定霜岛警部到底是被她骗走了,还是掌握了线索在暗中埋伏起来,就像一条毒蛇。

    听完佐田的讲述,水野空抓着下巴,他考虑过官方的反应,所以才刻意的错开了第一班列车,没想到还是被抓住了马脚,看着昨天焦躁的大眼睛,水野脸上露出了笑容:“应该只是巧合,我的变身术可是连亲妈站在我面前都认不出来,放心,只要咬定了自身清白,不会有事的。”

    佐田的戒备心和危机意识很强,但水野的话让她稍微放松了一点,这个家伙虽然是个妖怪,可却莫名其妙的能给人安全感。

    “而且你也不用担心,就算暴露了,像我这种妖怪,直接回到山上就可以,他们抓不住我的。”

    水野无耻的话让佐田忍不住想抓住他的领子,你是逃跑了,那我该怎么办呢?

    因为自己和妖怪有过接触,肯定会被官方抓起来,然后做一系列密切的观察实验,为什么你的体质能够招到妖怪,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是你身上带着妖怪喜欢的气质,还是干脆是身上有妖怪血统,

    玻璃墙的实验室,插满全身的电线、奇怪的病床、穿着白大褂的实验人员……佐田真依的思绪不受控制的发散出去。

    现实又不是少女漫画,在浴缸、山上、水井里随随便便就能遇到一个长相帅气、温柔善良、男友力爆表的帅妖怪,凭什么就你特殊,水野这家伙虽然长得很帅,偶尔也在某方面爆表,但性格太恶劣了。

    对,不是我性格太恶劣,是他太恶劣了。

    “了不起将来真发生这种事,我带你一起钻进深山老林中,飞驒山脉怎么样。”

    “还是去九州岛的阿苏山……”佐田真依认真的点了点头,话说了一半猛然抬起头,“谁要跟你钻深山老林啊!”

    水野抓着下巴笑了,钻深山老林是不可能的,到时候直接变身后潜逃出国就可以了。

    但佐田真依说的话却在他心中敲响了警钟,面上装出了胸有成竹的模样,其实他也在忐忑。

    个人的力量和国家机关比起来微不足道,对方能够凭借乘车路线就顺藤摸瓜找过来,保不齐自己当时还露出过其他马脚,水野空在心中有些悔恨,早知当时就把整个庄园都烧成灰烬了。

    出了事也不能不管佐田真依,水野空没有让别人受牵连的习惯,实在不行的话可以练习水遁,和佐田真依一起横渡日本海——水遁到了LV5LV10的时候应该就可以了。

    还有海部一家人啊。

    “对了。”佐田真依抬起头,眼睛却飘向了旁边,“那名警部问我们为什么要去看富士山的时候……我说当时那天我想看富士山的日出,所以作为男朋友的你就一起去了。”

    “什么玩意?”水野空惊得身子一歪。

    “喂!什么叫什么玩意,你是看不上我吗?”

    佐田真依说完看不上我之后就后悔了,这句话怎么听着就像和推销员一样卖力的推销产品一样。

    不过认真说来自己真的不差吧,长得在班里是最漂亮的,虽然身高才一米六,但毕竟才十四岁,还有几年的生长空间,将来成为大长腿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男人不都是这样吗?

    这家伙的语气竟然如此不屑。

    好气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水野空摆着手,又慢慢垂了下来,“佐田夫人怎么样?”

    提到那个女人,佐田真依阴翳了下去:“她在医院里,有报销。”

    家庭突遇变故,有父亲公司倒闭的原因,还有一部分是在公司倒闭亏损了一大笔钱后,那女人为了维持体面的生活,仍然无节制的消费,办信用卡,等到父亲回过神来,家里的钱已经完全入不敷出,连将房子卖出去赚到的钱都不够偿还高利贷。

    从港区流落到足立区,这段颠沛的经历让年幼的佐田真依成长了很多,不光是金钱观,还有人情世故。

    “那就好……”

    佐田真依突然大喊了一句:“那个……”

    “我们住在一起吧。”

    “???”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那个女人住院了,我刚才给你说了是吧,住院需要花钱对吧,虽然有报销,但是还要花钱对吧。”

    “我又没有收入,只能指望救济金,然后救济金有大部分都投入治疗了,没错吧,然后,接着,所以剩下的钱就很少很少了。”

    “连饭都吃不起,房租更交不起了。”

    “要是交不起房租……我就要流落街头,你不想看着我流落街头对吧?”

    “所以我说了这么多,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吧!”

    “能理解吧!”

    看着佐田越说越激动,身子一步步向前俯,几乎要贴到面前,水野空一巴掌盖在她的脸上,迟疑的说道:“同居?”

    “不!是临时居住!”

    “那……行吧。”

    水野空就知道,当初自己打开门就是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