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四十二章 很艰辛

第四十二章 很艰辛

    岛国人说话一般比较婉转,像三个女生这样直接的语言攻击很少见,

    能这样当面讥讽的,这得是以前有多大的深仇大恨?歌原美夕长大了嘴巴,这个好闺蜜真的好神秘啊,而且听她们的意思,佐田同学以前是生活在港区的富家小姐?

    港区啊,随随便便一户家庭就能完爆他们家吧,据说是比世田谷区更富余的一个区,有着各种各样的领事馆。

    从港区流落到足立区,一定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故事吧。

    回过神,歌原美夕怒视着水船三人组,敢阴阳怪气的骂她的朋友,她歌原美夕绝对不会接受!

    “这是佐田同学你在足立交的新朋友吗?从各种方面来说,都是很适合你了。”水船打量了一眼歌原美夕,直接无视了她怒目而视的大眼睛,对着身边两位同伴轻轻笑着。

    佐田真依搬到了足立区后,由于环境的变化和种种刺激了她的神经,让她的情绪大为改变,她再也不是水船三人眼中弱弱文静的女生,盯着水船她死死的攥紧了拳头,她全身的血液都因为生气而加速流动,每根毛发都有竖起来的冲动。

    只要,只要她再说一句,佐田真依就会把拳头送到她的脸上。

    “佐田同学,咱们以前既然是同学,看你现在的困难情况,用不用我们给你捐点钱,不用太多每个人捐一点就能让佐田同学天天来吃甜品咯,啊,对了,要不然还是在学校里发起活动吧,我想以前那些爱慕佐田同学的男生一定会踏破佐田……捐出很多钱的。”

    佐田忍不住了!

    就在这时,佐田的拳头忽然被抓住了。

    “怎么了,真依?碰到以前的同学了吗?”

    这声音很熟悉,但还是第一次这么温柔的说话,温柔的就像是唇上抹蜜,嘴里含糖,甜的发腻。

    是水野空的声音。

    佐田真依疑惑的看向了水野空,收到的是水野空的灿烂笑容,两排大白牙露了出来,给人一种阳光帅气的感觉,丝毫没有千年老妖怪的阴翳感。

    不知怎地,看到这笑容出现的时候,佐田真依烦躁的内心瞬间平静了下来,她深吸了一口气,微微一笑道:“和现在班里的好朋友歌原美夕一起出来游玩,正好碰到了以前的同学。”

    她只是蔑了三名女生一眼,连介绍都懒得介绍,态度要多傲慢就有多傲慢。

    佐田真依可以傲慢,水野空却发挥了他的戏精本色,他轻轻点着头,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看向水船三人温声道:“三位好,我是水野空,佐田真依的男朋友,真依以前真是承蒙照顾了。”

    轻微的幻术笼罩了眼前的三人。

    水野空的皮囊本就生的不错,再加上幻术的加持,水船三人在看到水野空的笑容时,全身上下都要融化掉了,那kirakira闪光的眸子,洁白的牙齿,俊朗的脸庞,每一寸肌肤都无懈可击,三名国中三年级的女生忍不住夹紧了双腿,水船更是差点瘫在地上。

    和眼前的水……水野空!比起来,以前喜欢和交往过的男生算个屁啊。根本没得比,就像天上的明月和地上的萤火,大量挥发的荷尔蒙冲昏了她们的头脑,神经都被震得懵逼了。

    在水野空重复了第二遍后,水船三人才从懵逼中回过神,为首的水船安喜结结巴巴的开口:“你……您,您好,我,小女子,我是佐田真依的同学,是东京都港区芝4丁目1番30号东京女子学园中学校三年级……”

    在那帅气的笑容和磕了药的幻觉下,水船安喜已经完全被冲昏了头脑,磕磕巴巴口不择言,说话不光带上了敬语,还嫣然模仿着大河剧里的口吻。

    另外两个女生也是如此,水野装作听懂了点着头。

    这到底是什么神仙颜值,水船盯着水野空看了数秒钟,毫不遮掩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猛然一看惊艳,再一看更惊艳,越看越惊艳,白看不腻,什么杰尼斯偶像,什么韩国艺人,全都无法比拟,水船发现她脑中曾幻想过的所有美好的颜值都集中于一人。

    然后,他说他是佐田真依的男朋友。

    水船安喜失魂落魄的看向了座位上的佐田真依:“佐,佐,佐田,这,这是你男朋友?真的?”

    最后的真的一词,带上了颤音。

    虽然已经从水野空的口中听到了答案,但水船还是不敢相信,她承认佐田真依是要比自己漂亮一点点,也就是一点点,但何德何能搭上这么帅的男朋友?

    这是幻觉吧!

    “嘛,是,是吧,是的。”佐田真依拽着裙角,坐在座位上很是不自在,“他,还好啦。”

    水野老妖怪突然的话语,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双颊飞上了红霞。

    之前在霜岛警部前已经说过这样的谎话,怎么这次就有点难开口的感觉。

    还好啦?还好?听意思是勉勉强强,马马虎虎,还不太满意的感觉?有这样的神仙男朋友了还不满意,难道说在足立区,这就是个路人男,水船的心都在滴血,眼泪在肚子里打转。

    悠悠苍天,何薄于我!

    你不想要的话,可以给我啊。

    水船用了好大的功夫才咽下了堵在嗓子眼的这句话。

    “水,水野君,你怎么会……是怎么和佐田好上的。”

    “啊,这个啊。”水野空带着笑容的脸上适时的摆出了羞涩的笑容,“很久以前就注意到她了,最开始是被她的外表吸引,最终臣服于美丽的心灵。”

    水野笑容中带着的羞涩,又深深的痛击了几人的小心脏,那卑微的表情和话语,让水船三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抱住水野,然后抚摸着他的脑袋深情安慰。

    “是我主动追求的真依,虽然过程很艰辛,数次的被拒绝,但终归还是成功了,从各种方面来说,追求的过程都很艰辛,我差点都要放弃了呢,”

    水野空的话语很是粗糙,满满的粗制滥造舞台剧的风格,但在幻术的加持下,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深情和真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