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六十七章 你这样是违法的

第六十七章 你这样是违法的

    “要不要给小q做一个小房子?”佐田真依吃完饭后,看着小q问道。

    听到主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吃饱喝足后的小q讨好的伸出了舌头,身子一歪露出了肚皮。

    小q现在还在趴在水野空临时制作的狗窝里,是利用不用的废纸和箱子做成的小小狗窝,很杂乱,活像偶尔能在街头看见的流浪汉的临时居所。

    “就这样吧。”水野空小声的补充了一句,“舔狗不得house。”

    听到男主人在小声说自己的另一个名字,小q脸上的讨好之意更浓了,要是能变成人形,估计现在已经跪下来舔鞋了。

    水野空不禁为小q觉得丢脸,好歹也是地球第一只通灵兽,能不能拿出一点气势。

    将来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还会组建了自己的秘境,也是会像妙木山大蛤蟆仙人、龙地洞白蛇仙人、湿骨林蛞蝓仙人的存在,怎么现在就一副狗样呢。

    这还真是一条狗。

    把玩了一会狗头,水野空拿出课本认真复习着。只有在学习的时候水野空才如此真切的想要学习影分身术,影分身术正常解除后分身的记忆和经验会回到本体,是用来谍报和快速记忆学习的利器,真正的事半功倍。

    而且比起水、木等分身术来说,影分身术分出的分身另有优势,这种分身是具有实体的,能够攻击敌人,具有独立于施术者本体的意识和一定的抗打击能力。

    虽然在单个的攻击和隐藏方面不如木分身术等,但影分身术的进阶――多重影分身术,是对水野接下来的计划至关重要的环节。

    发觉了男主人的古怪情绪,小q夹着尾巴蜷缩在狗窝里,这个猛兽一样的男主人又在思考什么。

    怎么办,我只是一条狗,为什么要经历这一切。

    佐田真依这次看电视有玩伴了,她从狗窝里抓起小狗,摸着狗头看着电视。

    一般来说因为眼睛捕捉帧数的不同,人类看的电视节目在狗的眼中只是幻灯片,还是非常不连贯的幻灯片,因此大部分狗都很难对电视上的节目敢兴趣。

    但小q是真的成精了,即使是人类的无聊电视剧,小q都看的津津有味,就像是一岁还不到的婴儿,虽然看不懂电视上在说什么,表演什么,但就是对银幕上会动的东西感兴趣。

    随着佐田真依看电视时的情绪变化,小q也会发出不同的汪汪叫声。

    水野空深深怀疑,等到这条狗再长大一点,会不会就天天守着电视看NHK的动物纪录片,还是会用爪子调换电视节目的那种。

    “咚咚。”

    小公寓的门忽然被敲响了,佐田真依抱着狗的手颤抖了一下。

    谁在敲门?

    水野空对着她摆了摆手,示意由他自己去开门。

    现在足立区可是处在混乱的时刻,谁会没事过来敲门?无论水野空,还是佐田真依,心中都冒出了“警察”二字。

    只有警察才会在这混乱的时候敲门吧?

    残旧的小公寓,猫眼都已经不能使用。

    水野空靠在门后,高声问道:“谁啊?”

    “NHK……”

    “家里没有人。”

    这句不是水野空说的,是佐田真依在高喊。

    只要听到NHK三个字,连想都不用想,门外站着的肯定是NHK的收费员。

    虽然从职位名字上扯到了NHK,会给第一次来岛国的人产生一种高达上的感觉,但其实要论起岛国最下层的职位之一,NHK收费员绝对名列前茅。即使是一个没有高学历的人都可以去当这份职业,而且基本没有入职难度,除了最低的保障收入外,一切都得看你的“业绩”了。

    NHK在岛国的地位类似华国的ZY电视台,不过NHK不播放任何的商业广告,也不用政府财政预算,其运营主要靠信号费用,而在规定的《放送法》上缴纳NHK的收视费“符合宪法”是一种义务。

    可在实际上,因为不缴纳NHK费用被起诉的例子很少很少,而且很多岛国人都觉得无法理解,我好端端的看电视,为什么要给NHK这个电视台缴费?况且我平常根本就不看NHK的节目,被收费也太匪夷所思了。

    所以从NHK强制收费的那一天起,岛国人民就发明出了许多拒绝缴费的方法,而且这场NHK和岛国人的斗争一直延伸到了现在。

    其实不光是岛国,在欧洲也有许多公立电视台收取放送费,欧洲人民也都想方设法不缴纳这笔钱。

    “……”

    门外的NHK收费员觉得自己差点被这句话说的自闭了,门里没有人,还能是妖怪?

    他深吸了口气。

    听语气,里面的人是个小姑娘,就是这样的小姑娘钱好马……收,只要吓唬几句就能把钱收上来。

    这可是现在大名鼎鼎的“足立区”啊,社畜最底层的NHK收费员都不敢再踏入足立区。也就他,一个从乡下闯荡东京都,为了生存而无所不敢的小年轻有胆子在足立区继续收费。

    毕竟上峰这次给出的薪水太诱人了,底薪高的吓人,提成也是——收到多少钱,就全部给收费员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都是为了生存。况且官方不是说恐怖组织已经抓住了么,街头还有那么多的警察,至于网络上谣传的妖怪,先不说有没有,就是真的有,他也不会那么倒霉的碰到。

    “请不要再躲藏了,我知道你在家。”

    “家里没电视。”

    “您好,我这里有最新的信号检测仪,能检测到你的屋子里有电视。”

    “我从来不看NHK的节目!”

    “根据《放送法》,只要手机能收到电视信号,就有缴纳费用的必要。”

    “而且如果不缴纳费用的话,我们NHK有权力起诉,而且您可以查阅一下新闻,一旦起诉,您是必败!”

    水野空和佐田真依干脆在房间里装死,至于违法什么的,水野空真的是吓死了。

    这一次在金钱的诱惑下,NHK收费员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才抛下几句不缴纳就会被起诉的话后愤然离去。

    “这收费员真有毅力。”水野空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你不用说话的,我装作日语不熟练的留学生就行了。”

    “您该缴费了。”佐田真依板着小脸,模仿着收费员。

    “俺日语本当不上手。”

    小q看着两个神经病一样的主人,小声汪了下后,扭头继续看着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