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七十章 被惦记上了?

第七十章 被惦记上了?

    足立区,北千住町。

    作为足立区的交通枢纽和中心地带,北千住驻扎了大量的警力,大量到走在街道上,巡逻的警察比行人都要多得多。

    在现场执勤的大多是普通市警,都是从东京都二十三区抽调而来,平常只负责小偷小摸的处理,偶尔才能碰到刑事案件。而除了这些普通市警外,还有刑事部,特搜科的精英在足立区的街头巡逻,他们的业务能力就要强多了。

    东京警察三三两两在街上行走着,看上去十分有安全感,但就算是他们在晚上时也要相互聊天壮胆,毕竟足立区的传说……不,在东京的警察部门,那恐怖的一天已经不是传说,而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市警们清楚那天发生了什么,他们同时也嘱托家人千万不要没事的时候靠近足立区。

    在路过北千住站的时候,东京市警都会忍不住瞥一眼北千住警署,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新的“北千住警署”临时选在了附近的一家职能建筑,新建的警署也不敢在原地重建了。

    而临时的“北千住警署”看起来是普通的市警单位,但消息灵通的职业组精英们却知道那里驻扎着新成立的公安第五课!

    在档案中“不存在”的第五课终于转正了,霜岛清美也意外的成为了第五课的课长。

    三十岁不到的课长,警视正职位!而且还是在东京都的核心职能部门!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不可思议的事情,要知道就算是职业组的精英们,想要升到警视正的职位,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甚至大部分职业组精英熬资历,也只能在退休的时候得到名誉警衔安慰一下。

    警视厅的职位对警衔的要求比地方县警要高出一级,地方县警的系长警衔到警部补就可以,到了警视厅公安这样的部门,则需要警部。

    从一名系长警部一步跨越到到警视正,鬼知道霜岛课长背后有什么大佬,哪怕是他们国考进来的精英们,想要成为警视正,担任课长也需要三十五岁以后了,霜岛清美才多大,三十岁不到啊。

    这背后要是没有关系,他们都不相信。

    这要是能对调过来,让我们去当第五课的课长……还是算了吧。

    职业组的精英们才不会选择去当第五课的课长。

    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在这个节骨眼上成立的第五课代表什么,妥妥的影视剧中对抗非凡事物的“英雄”啊。

    面对超自然事物,持着小手枪,用嘴炮劝导爱与和平……

    这种英雄的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吧,他们只希望能普普通通的守护市民安全就可以了。

    职业组的精英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人,大多数自幼接受着精英教育,这从侧面又表露了职业组精英们的家世背景,能花大笔钱接受精英教育,不说大富大贵,至少也是中产阶级,并且还有不少人的长辈就供职在相关的职能单位。

    在得到了消息的情况下,只有极少数从寒门升起的职业组人士才会被安排进第五课,其他有关系的人早就躲得远远的。

    危险有,收益自然也有,调进了第五课后,工资自动上升一级,职位晋升也要更加快速。至于这项收益和生命哪个更重要,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霜岛课长,晚餐我买来了。”白田有纪双手提着食物,急匆匆的跑进了驻地。

    第五课还是新成立的部门,除了霜岛清美算半个空降兵外,其他的系长都是从其他几课平调来的寒门精英,不过系长们都还在本部学习深造,足立区的驻地除了霜岛清美这个大佬外,只有几组的干员。

    看到白田有纪进来的时候,房间里的干员虽然肚子都饿得半死,可在顶头上司的面前,都装出一点不饿,努力查阅档案的模样。

    白田有纪在桌子上放好了晚饭后,一脸乖巧的站在桌子前。

    “辛苦了大家,这么晚还要加班。”霜岛清美说了番套话,“都饿了吧,一起吃饭吧。”

    “不辛苦。”

    “应该的。”

    “我还能加班。”

    “课长您才是辛苦了。”

    下属们也很明白的说了番套话,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开始准备吃晚饭。

    被选进第五课已经够倒霉的了,再跟着课长进入足立区,还能再倒霉一点吗?

    霜岛清美心不在焉的吃着晚饭,这几天来她的心情一会处于升职的欣喜,一会又处于对未来的恐惧。她清楚知道自己被选进第五课课长是一件机缘巧合的事情,首先在警视厅来说,通过持正会事件,她是最早几个接触到超凡存在的人,二则是在几天前,她的灵机一动发现了台东区西浅草的另一个骨女,而且在现场得到了一块重要的骨头。

    上级对她的业务能力很是赞赏,但霜岛清美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这猛地从警部连跳到警视正,忽如其来的重担压的她喘不过气。

    干得好就是前程锦绣,干得不好就是烈火烹油,甚至付出生命。

    唉,要是这个时候妖怪突然在我眼前蹦出来就好了,哪怕就是随便给点线索也行啊。

    从骨女事件过去已经快七天了,马上就是遇难者的头七,黑道成员的家属还好说,足立区遇难警察的家属这几天一直要求给出说法,不过这种事还轮不到她来操心。

    比如武器啦,手印啦,指纹啦。

    她又忍不住惆怅的想抽烟了。

    霜岛清美想着,从袋子中拿出了一根木签。

    哦?不是烤肉,是,三色团子?

    这种小甜食,霜岛清美平常不怎么吃,像她这样的职业组精英,怎么会和普通女性一样喜欢甜食呢?她喜欢的是啤酒和烟和烤肉!

    这大晚上的从哪个甜品店里买的?

    她浑不在意的吃了一个团子,就在咬开了糯米的瞬间,霜岛清美的眼睛眯了起来。

    “白田,这是从哪里买的晚饭?”

    “嗨依?”白田有纪手里还拿着三色团子,她一口都还没吃。

    是不是买的晚饭不好吃,被课长惦记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