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七十八章 死期

第七十八章 死期

    鬼警察的事情只在极小的圈子里传播着,对于大部分普通的足立区居民来说,最近的治安非常好,也没有听说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超市和商铺逐渐的开门,一切都在朝正常的方向转变。

    而海部料理屋也在警察中打出了小小的威名,足立区的巡逻警们都知道在花畑有一家料理屋,虽然不是通宵营业的居酒屋,大将也只是两个孩子,可做出来的饭菜手艺都不错,还有独特的三色团子,就算是一些不怎么喜欢吃甜品的警察都赞不绝口。

    海部料理屋晚上出现了一个奇异的景象,巡逻警们坐在桌子旁吃着生鲜、定食,喝着饮料,或者违规喝点小酒,一副社会人的模样,但在芥末酱油旁却摆放着孩子喜欢吃的三色团子,这就颇有些不伦不类。

    前台现在形成了两个大将的诡异模式,海部纱在坚持了几天后,和别人口语交际的能力进展微妙,作为前台大将,不会和客人聊天怎么行呢,所以惠里奈让水野空也到前台帮助海部纱,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

    水野空的人际交往之熟练,让惠里奈在心中点头,不管是警察还是女警,脾气急躁还是温吐,水野空都能融洽的与之交流。

    表现的一点都不像是还没出学校的高中生。

    “给您包装好了。”水野空用纸包装好了一份数根三色团子,打包交给了一名巡逻警。

    “谢谢。”巡逻警接过三色团子,赞叹了一句,“这丸子这么好吃,我女儿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是吗,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水野空笑着继续做着三色团子。

    “小伙子年纪轻轻就能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有这门手艺在,以后就是开一家专门的和菓子店都没问题。”终于轮到自己替班回家,这名在足立区执勤了快两周的巡逻警很是高兴。

    这两周根本不是人过的日子,每天都在巡逻加班,哪有往日在警署坐班来的舒服,今天终于轮到他下班后调走了。

    松中一夫闹鬼事件没有在普通巡逻警察中传播,凡是当晚在第一时间赶来的警察在调查完家世,确认清白后,都被警视厅大手一挥编入了公安第五课。

    然后被扔进了进修处学习相关的处理“经验”,这样一来就在最快的时间内把亡魂复生的影响压了下去,虽然有一些警察产生了怀疑,但在高层沉默的情况下,也没有莽夫敢跳出来找不痛快。

    所以除了那晚听到尖叫声的人外,在足立区执勤的大部分警察并不知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发现自己身边有几个同事被上峰调走。

    应该是抽调到其他部门了吧,普通警察的生活还是该怎样就怎样。吃饭,巡逻,然后再思考要不要辞职。

    海部料理屋的三色团子成为了巡逻警察们的宝藏,有一些替班回家的警察在临走前都会到料理屋买一些三色团子。

    这似乎都要成为足立区的特产了。

    警察们坐在位置上说说笑笑,有几桌在送别明天就要调走的同事,吃吃喝喝了一会儿,到了九点半多的时候,警察们也结伴离开稀稀拉拉的离开。

    将剩余的食材冷冻起来,水野空和海部纱拿出抹布和拖把清洗店里的摆设,看了看身旁水野的侧脸,这份结业后的场景,让海部纱在心中生出了甜蜜感。

    就好像一对经营着料理屋的小夫妻一样。

    擦到了一半,惠里奈从二楼慢慢走了下来。

    “妈。”海部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辛苦你了。”出院过去了两个星期,惠里奈头上的绷带已经被医生取走。

    看着两人把店里打扫干净,惠里奈虽然不能干重活,但帮忙洗洗抹布,把客人湿手的白布涤洗一番还是没问题的,等到水野空要离开的时候,惠里奈从怀中拿出了一个信封。

    “水野君,这个月真是辛苦你了。”惠里奈双手奉上了信封,“这是这个月的工资,虽然不多,但还请不要嫌弃。”

    “啊…”水野空快速的擦了一下手,客气了一下后接过了信封。用信封包着不一定钱多,但无论钱多钱少,放在信封里都是心意的表现。

    他没有当场打开看里面有多少钱,那样做未免太失礼了点,况且从手感摸到的厚度来看,信封可不薄,里面的钱怕是远远超出三万的打工工资。

    和其他店家不一样,袭击过后的两个星期里海部料理屋的业绩反而是上升了,尤其在水野空制作出三色团子后,收入就更多了,和华国汤圆差不多的三色团子,每卖出去一份都是超额的利润,而且一锅下去能煮出几十近百个团子。

    看着每天都能售空的团子,水野空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和海部一家商量一下提高价格了。

    要不然他就被捆绑成无情的三色团子机器了,况且他还想着要不要还原出一乐拉面,一乐拉面的制作流程方法相比起来就耗时多了。

    回到家,水野空拆开了信封。

    “莎莎。”

    十张福泽谕吉被他从信封中夹了出来。

    十万日元!

    “好多。”旁边的佐田真依本来在逗小Q,看到福泽谕吉后她捂住了小嘴。

    接着她又疑惑的看向了水野空。

    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不考虑那些研究生、博士之类的学生,刚踏入社会的大学毕业生一个月工资也就十多万。

    像那种一毕业年薪就千万工资起步,每年的年终奖等于半年工资的情况并不具有代表性。就像华国人都知道毕业后进入北上广的大公司,月薪会很高,但几百万的毕业生,又有几个人能拿到高薪工作?

    岛国同样也是如此,绝大部分的人都只是凡人,奋斗十年后工资也不过堪堪达到五百万。

    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佐田真依明白水野空不是“人类”,也发现水野空时不时会搞出大事情,但好像没有顺手“拿钱”的习惯,一直在外面老老实实的打工。

    该说这是一个有原则的妖怪,还是该说是一个古怪的人呢?

    但看着水野空今天拿回家的十万元工资,佐田真依不得不深切的思考一下水野到底在打着一份什么样的工。

    他只说过自己在一家料理屋打工,但“正常”的店会开出这么高的工资?

    难道是打着料理旗帜的牛郎店?可十万元对牛郎店来说又太少了。

    “是挺多的。”水野空收起了十张钞票,不避讳的放在了抽屉里。

    不是他没有银行卡,而是在岛国把钱存进银行里,是非常智熄的做法。为了刺激消费让大家不要把钱存起来,岛国大藏省和央行把全国存钱利率压倒了很低。

    压倒多低呢——负利率。

    在不考虑某些存死期的情况下,把钱存进银行里不光不会增殖,反而会不断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