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一百零九章 演习

第一百零九章 演习

    树人迈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小老头,那半个小汽车大小的拳头如果砸下去,勇太郎一定会被砸成一滩肉泥。

    勇太郎把和服朝着左右拉开,露出了已经长着些许老人斑的胸膛:“来啊!”

    在火墙之后,六尊巨大树人似乎真的被火焰所震慑到了,踟蹰着没有向前,勇太郎知道自己赌赢了。

    在旁人眼中这是树人惧怕火焰。

    但好歹也是木遁制作出的树木傀儡,防潮防火,哪里会害怕这些普通的火焰。

    水野头疼的看着敞胸露怀的小老头,这种悍不畏死的精神值得钦佩,可这样也太不配合自己的演出了,正常的吓得跑开多好,他此番只是为了制造惊吓让守部武雄逃跑,不是为了制造杀戮。

    而且水野特别想说的是,放火烧山,就不怕牢底坐穿?

    “怎么样,怕了吧!”勇太郎依稀间回到了年轻时,火焰变成了堆砌在大学里的桌椅、水泥,六尊树人是官府派来的镇暴警察,而那熊熊腾升的热则是招展的红旗。

    这次他的目标不是为了反对甲级战犯岸信介,而是捍卫自我!

    水野只是犹豫了一下,遍指挥着树人拔起沉重的腿,成排的迈步前进。

    酒精墙的红色烈火熊熊燃烧愈发旺盛,一切干草树木都在火焰中呻吟,可那六尊树人的身躯却是钢铁,径直的穿过了火墙,毫发无损。

    “呼!”

    树人穿过火焰,龙蛇般的藤蔓夹着火焰发出呼啸的风声,跃动着的火焰被藤蔓枝条捆着,痛苦跃动。

    勇太郎意气风发的笑容愣在脸上,穿行而过的树人身上带着火焰,仿佛披上了流火披风,状若恶鬼,自己精心布置的防线没有作用,一如几十年前的那一幕幕。

    “不,不可能。”

    望着迎面走来的燃烧树人,勇太郎被夺去了心神,一双浑浊的老眼珠内充满了寂寥绝望。

    他的思绪纷杂,豪情壮志与失败的挫败混杂着冲入脑海。

    “杀了我,杀了我!”对着迎面走来的树人,勇太郎敞怀展开了手臂,大字形的高声大喊。

    高大的树人穿行火海,从勇太郎的身边擦肩而过,它们没有看到眼前直到大腿高度的矮小生物,也听不见他的疾呼。

    这种被无视的感觉令勇太觉得自己是天地间一蚂蚁,渺小无力感又一次压在他的头顶。

    “呼哧,呼哧!!”

    天空中的搜救直升机仍在盘旋,但在不远处的山侧面,几架装配着重型武器的直升机忽然出现。

    要是出现在古代,这几架直升机就是天神的座驾,而如果保障了无限的火力,也还真的有如天神一般让一个古代帝国屈服的力量。

    六尊树人仿佛也明白直升机的威力,一个个昂首抬头。

    飞来的几架直升机似乎被传染了痴呆似的,也呆呆的立在半空中。

    他们接到任务到这里执行演习任务,但谁能告诉他们,下面的六个冒着火的怪物是什么?

    这也在演习计划中吗?

    富士山周围驻扎着多个演习所,历史久远到上溯至昭和大正乃至明治时期都有可能,但战后改革,由米方训导的陆上自卫队温顺的像条家犬,博美的那种。不过每隔一段时间的演习还是会定期举行,只是每次演习虽然把目标定的很低,可时不时还是会闹出笑话。

    就在刚才,一道突然的演习命令从上方传达下来。

    富士山周围所有的陆自空自集中赶赴到东侧的鸣泽村,一个依山傍水的旅游村落,长年驻扎在富士山的自卫队对这村并不陌生。

    几辆16式轮式机动战车在公路上快速行驶着,作为最新配备给陆自的机动战车,16式机动战车轻小便捷,因为采用了八队轮胎而不是履带,所以移动迅速。

    这种轮式战车虽然在战场环境适应性上很差,但很适合岛国这种路网密集,城市化率高的国家。

    “老大,这突然的演习是要干嘛。”开车的驾驶员刚刚还在追番,一眨眼就被叫起来去参加什么演习计划。

    “演习不都是夏天,秋天。”炮手也有些不满意,“一般不都是去静冈,鸣泽村那里有演习场?”

    “没有。”战车长老大也很郁闷,他是12年就参加陆自的老人了,当年都是因为看了某部废萌动漫才脑袋一热加入陆自,可饶是他这个陆自战车兵老人也不记得有赶赴鸣泽村的演习历史。

    “管那么多,把车开过去放几炮不就行了。”车组内这一正确的发言引起了所有人的认同。

    富士山周边的郡市对演习已经见怪不怪,但在春初演习可不常见,而且步兵战车、自走火炮直接在公路上形势就更罕见了,不单市民不理解,满满当当的运兵车里坐着的陆自士兵也一脸懵逼,他们握着抢,让人不安的是,这些枪都是荷枪实弹的真家伙。

    冬富士高尔夫球场。

    穿着西服的成功人士挥出了球杆,高尔夫球飞鸟似的滑向了远处。

    “好。”一旁的生意伙伴附合着轻轻鼓掌,他又不是千里眼,哪里看得见这球落在哪里。

    鼓掌就行了!

    说是伙伴,但和挥杆的大佬相比,他也只是靠着机缘赚了点小钱的人。眼前的这位,可是在富士山都有一大片土地的天生贵族。

    在一些所谓的上流人士还在彰显着自己在东京繁华地带的大公寓的时候,殊不知像眼前这位财富积累了数代人的贵族,有另一种云间的生活方式。

    大都会的新兴上流社会,在他们眼中也只是一种可笑的沐猴而冠。

    “嗯?”大佬忽然收起球杆,疑惑的看向了天空。

    几架直升机飞过的时候他并没有感觉,可在天空中划过十几架战斗机的时候,大佬也不禁眯起了眼睛。

    这般军事调度,不正常啊。

    纵使在国内,陆自的调度也要和米方汇报,若是在国外——也只能以违和士兵的身份派遣,在三军赶赴之后,米方的军官也加入了作战室中。

    这种直面超自然的危险之事怎么能让可爱的属国一力承担,为了维护和平,阿美莉卡义不容辞!

    看着指挥网络中向着目的地前进的陆自士兵们,米方一名新上任的参谋带着点疑惑的问道:“这样不把实情告诉士兵合适吗?”

    瞥了眼这名据说家中很有权势的新参谋,米方将军语气平淡的说道:“把去对抗超自然存在的事情告诉他们,还会有多少人敢去?”

    “士兵,只要服从命令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