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202章 祂们,是存在的(第四更)

第202章 祂们,是存在的(第四更)

    “大意了。”水野看了看萎靡不振的暗鸦,拍了拍鸟头,这次他差点掉进坑中。

    暗鸦。

    这是他给通灵乌鸦起的名字,很是中二,但算是满足了自己一点中二的小情怀。

    配合他演了一出戏后,还刚成为通灵兽的它体内没有多少查克拉,虽说鸟分身之术大部分由水野负担,但小乌鸦也分润了一些,别的不说,光是一番战斗的声光污染就够把乌鸦吓死了。

    他的本意是清除埋在身边的定时炸弹,但没想到住在花畑的西冈真居然和最近的连环杀人案搅在了一起,并且他还直接中了官府的埋伏,蠢得如守株待兔里的兔子一样。

    但好在过程曲折,结果还不错。

    安插了美沙和小巫女两枚钉子后,水野对官府的戒心下降了许多,他总感觉官府被自己耍的团团转,但这次是给他重重的敲响了警钟。因为没有美沙参与陷阱的布置,所以水野对官府的动向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官府已经布下了眼线在团地中,否则也不会这样一头和官府迎面撞在一起。

    罗生门是水野手上目前最强的防御武器,可在飞弹的接连轰炸下聊胜于无。

    万幸的是忍术足够诡异强大,只要不是被困在实验室里围观,水野就有脱身的方法,而鸟分身这一下也出尽了风头,鸦天狗、天狗、大天狗,官方又得有好一阵头疼了。

    顺带着火遁与通灵术、刚拳都得到提升。

    火遁暂且不表,通灵术的作用在原著中一直是神秘万能,诸如外道魔像、秽土转生等技能都依赖于通灵术。

    假如以后真的秽土转生了某个已逝的历史人物,水野估计那场面一定非常有趣,全世界都会陷入混乱。

    像今天这种刷经验的机会可不多,要不是查克拉后继无力,水野巴不得把除了色诱术、料理外的技能都刷上一遍。

    …………

    大阪巨佛的事情过去还没有多长时间,东京这边又冒出了更大的动静,连续多次出现的罗生门和火焰龙不停挑战着普通人的神经,

    地狱之门、黄泉门、恶鬼门,舆论间对巨门起了一个个贴切的名字,门上刻画的恶鬼惊人可怖,血盆大口,当真是从地狱中钻出来的生死门、

    岛国人喜欢怪奇传说,城市中也有都市传说,但这五十米高的巨门完全超乎了都市传说的范畴啊!

    五十米,这是奥特曼降临地球!

    根墨田区置行堀事件只有偶尔几百人上街游行不同,这次全东京各处几乎都爆发了寻求真相的示威运动,大阪出现的佛像还像是吉兆,他们东京从地狱里出现门是什么意思,要把东京人都收走吗?!

    东京,千代田区,永田町,首相官邸。

    岛国政治的正中心,从大正时期开始无数的阴谋命令便是从这里发出。

    首相官邸是内阁首相的办公室,虽然挂着官邸的名称,但这里是纯粹的办公场所,没有住宿这些乱七八糟的功能,这里也是岛国政治舆论中心,每天从这里发出的命令影响岛国上下。

    因此首相官邸外每天都聚集着一定的新闻记者,政治新闻虽然关注的人不多,但每版报纸都会留下专门的篇幅报道。

    但今天“例外”,官邸外聚集着的记者已经不能用一定量形容,而是海,海量!

    官邸的媒体区本能容纳几十家国内外大媒体,现在媒体区去站满了记者,而且向外还有一长串人龙,几乎要把首相官邸围一整圈。

    共同通讯社、时事通讯社、BBC……能在媒体区进行采访的全都是各国第一号的官方媒体,像是同样其他同样有影响力,但不是国家指定一哥的新闻媒体,只能在官邸外站立等候。

    在新年号即将公布之前,全岛国、乃至全世界的目光投了过来,年号每隔几十年就会更换一次,对欧美等非华国文化圈的国家来说,年号也只是稍微提一下,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但万众目击的超自然事件就不同了——世界将要大变。

    谁都知道接下来将要发表注定会震惊世界的讲话,大阪巨佛加之东京地狱门已经无法再掩盖下去了,岛国上层从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成为世界的焦点,这种焦点他们一点都不想要。

    肤色、瞳色掺杂的记者群呈现出众生百色,岛国记者个个忧心忡忡,只有极个别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而那些外国记者们则事不关己的笑着,兴奋喜悦溢于言表,尤其是南月羊联合通讯社,外派的记者们都恨不得弹冠相庆,脸上高兴的就像中了一亿美元一样。

    岛国人难受,他们就开心,两国从各种方面,都算是世仇了。

    本来就打算在大阪事巨佛事件之后向公众部分解密的官府这次也横下了心,藏都藏不住了,干脆就豁出去说了吧!在这样遮遮掩掩,徐徐渐进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乱子,这种事是天灾,不是人祸,和他们官府无关。

    得到许可的记者们可以进入首相官邸,而还有更多几万几十万普通的市民正聚集在官邸外的永田町,任由警员如何阻拦疏散,这汹涌的示威人群反而不减反增,黑压压一片看不到头,

    “真相!一切的真相!”

    在人群为首的位置,之前在漫展上被带走的画师戴着头巾高声呼喊着。

    现在的他再也不是社会的异类,是先知先觉的智者,是敢于撕裂血粼粼幕布的勇士,谁敢把他抓走!

    在全世界媒体都在场的现在,市警也无法强行动粗驱赶,画师那张愤怒的脸庞被不少记者啪啪拍下。

    随着时间走到上午十二点,首相官邸中一丝不苟穿着正装的发言人走了出来。

    “是,是,我们会给与一个满意的答复,还请诸位放心。”

    “嗨依,会公布的,会公布的。”

    面对长枪短炮闪光灯的伺候,他小声点头对着周围记者应喏着,在走上台后,媒体区内静了下来。

    “今天……”

    “关于东京罗生门事件与前段时间的大阪巨佛骚动……”

    罗生门,原来那道门叫做罗生门。

    “祂们,是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