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236章 暗渠(第五更)

第236章 暗渠(第五更)

    三天里没有见到高桥可怜,学校里的欢乐似乎都减少了许多,没人拿她所谓的自杀书当做真事,大部分人都以为这又是哪位好事者编出的段子。

    吞服安眠药、跳河,各种各样诡奇的事情都曾被人安排在高桥的头上,但哪一次不是她再次挺直身子重新回到众人面前。

    说到段子,在高桥可怜没出现的三天来,学生们的网络间又流传起了新的段子,而且这段子还是连续剧样式的,沿袭着上一个圆角妹的段子发展。

    【高桥O怜已经休学去了东京当女优从事演艺事业咯,艺名新道茜里,还请大家多多购买光盘,助我们角田市能走出一位大明星】

    几张对比的照片列在这条信息下,第一张是高桥的脸,剩下几张是打了马赛克不堪入目的画面,让不少人惊奇的是几张照片里的女生长相居然高度相似,不加辨别甚至会真的以为是同一个人。

    【艺名新道茜里,今年十O岁】

    【家乡应援UpUp!】

    “这是谁发的,也太绝了吧,厉害。”

    “不会真的去做了吧。”

    “太像了,是同一个人吗。”

    “牙白,我好像觉得高桥那个家伙也不错啊。”

    在顺手点赞转走后,还有不少人在底下抱怨什么时候能在小城音像店里买到光盘。

    这份谣传在三天后戛然而止,当高桥可怜背着书包,左手包着绷带沉默的回到了学校时,众人纷纷摇头叹气。

    是段子啊,白高兴一场了,以为以后又会多出一份谈资……不过万一是趁着这三天去紧急拍摄呢?

    没有几个人注意到,和三天前相比,高桥可怜身上多了份浓郁的散不开的黑暗。

    她似乎要从现实世界中剥离出去了,一道道打在她身上的目光都仿佛空气,一直到下午放学回家时,她都没有因为别人的挑衅而有丝毫的情绪变化。

    “福地大姐,那我们走了。”

    “嗯。”

    和几名跟班分开后,福地插手在兜不紧不慢跟在高桥可怜的身后。

    等到周围人不多的时候,福地恶狠狠的看着高桥可怜,高声大喝:“站住。”

    这三天来其实福地的内心是惴惴不安的,她在害怕,害怕高桥真的如自杀书上所写的一样自杀,那样无辜的自己说不定会成为加害者。

    她甚至想过要不要给高桥道一个歉,可念头只是在脑中一转后就被她自己否决了,她福地丢不起这个人。

    但当看到高桥可怜包着手回到学校后,福地先是在内心松了口气,接着心中便涌出了一股怒火。

    高桥用自杀摆了自己一道,让自己这几天提心吊胆,瞧见高桥包裹起来的左手福地就感觉那是在嘲讽自己。

    被戏耍的丢脸、一百万的飞走、曾经被那名男生拒绝的新仇旧恨一同袭了上来,福地的心理已经扭曲成了一团脏兮兮的污垢。

    但在坂道上走着的高桥可怜像是没听见自己说话一样,背着包快速的钻入了小巷子中。

    “蹭!”

    “可恶!”福地骂了一声,提着书包钻入了小巷中,“你以为这样就逃得了吗?!”

    这条小巷一直通向小城的暗渠中,暗渠中流动的厨余、工农业废料味道令人作呕,福地捏着鼻子向前奔跑,在折过几个转角后,她终于看到了高桥可怜。

    夕阳的红色下,暗渠穿向黑暗,一名穿着黑色校服的少女静悄悄的站在那里。

    她的影子拉的极长极长,摇曳如黑色的火焰。

    看着高桥背对着自己的样子,福地没由来的心里一慌。

    我慌什么……

    “高桥,你……!”

    福地的话还没有说完,高桥可怜的声音倒是先响了起来:“我们玩个游戏吧,福地。”

    游戏?

    “看一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她缓缓的转过身,平静的面庞看着福地,那张精致的脸庞写满了死一样的寂静。

    “什……”

    纳尼二字还没有说出口,福地的嗓子忽然被掐住,一切的呼吸、声音都被死死的卡住。

    高桥可怜站在五米外,两只手掐着她自己的脖子,煞白的脸庞被掐的没有一点血色,大大的眼睛中闪动着怨恨的哑光。

    两个人仿佛成为镜中的倒影,动作一致的掐着自己的脖子。

    这是什么妖术?

    “影……子……”高桥的眼中写满了浓浓的仇恨,“模仿术。”

    夕阳下两人的影子交缠在一起。

    “怎……么样……我的痛苦,你能感受……到了吗?”高桥可怜的声音从嗓子眼艰难的挤了出来。

    她的双腿有些踉跄,身体的本能阻止着她自杀的行为。

    “但……这还不够……这还远远……远远不及我过去……三年……”

    “我……从地狱回来……为的就是……报复……”

    “唔……唔……咕……”

    福地翻着白眼,口中已经吐出了白沫。

    “我行走在……黑暗里……没有体会过阳光……所以……你……”

    “饶……了……求求……”

    福地后悔了,害怕了,她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什么,不明白高桥用了什么妖术,又为何会变得如此可怕,但她知道自己要死了,绝对会死,死亡的恐惧源源不断的拍打在她的身上。

    像是葛饰北斋的浪图,翻涌着并不绮丽的景色。

    她还不想死,还不想死,对不起,对不起,之前都是我给你开的玩笑,能原谅我吗,求求你能原谅……原谅……我吗……

    福地的瞳仁向上翻,两只眼睛不安的剧烈晃动着,眼前的世界跟着摇摆,逐渐光亮,又转入黑暗。

    她停止了颤抖,双眸直勾勾的看向了暗渠的方向。

    “咚!!”

    高桥松开了手,向后瘫倒在地,整个身体呈大字型躺着,眼前发晕的世界在几分钟后才慢慢恢复了正常。

    她仰望天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双手因为用力过度已经没有了半分血色。

    “呕!”

    高桥翻过身子,对准身下流动的暗渠重重的呕吐着,不是因为杀人呕吐,只是因为喉咙太难受了,仅此而已。

    福地瞪着眼睛,整个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心跳,半截身子仰倒在沿上,随着重力的作用,整具尸体慢慢的滑倒摔在了暗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