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260章 分海(第五更)

第260章 分海(第五更)

    不论防火措施做的多到位,防火宣传再怎么深入人心,在人群密集的城市中,火灾永远是一个概率问题,不是昨天,就是今天明天必然会发生,这个时候就是考验救火能力了。

    一栋七八层楼高度的商业体燃烧起来,冲天的火光与夕阳呼应在一起,红色互乘之下让人心惊胆战,刺鼻的浓烟灰尘四处出击,滚滚浓烟像是怪物一样吞噬着周边。

    不消几分钟的时间,连周边的街道都变得狼藉一片,汽车想要逃跑但却堵在了路中间,行人站在安全的区域指指点点,有点良心的就报警,没良心的干脆用手机拍照。

    在这种覆盖了一大片的火灾面前,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总不能指望干粉灭火器或者街头上的消防栓有作用,为数不多焦急的人除了被困在商场中人的亲人外,就只有周边店铺的老板了,这种事他们一点都不想掺上,没有买够充足的火灾保险的人就只能干瞪眼了。

    “好大的火。”

    平乃映子睁大了眼睛看着天边燃烧起来的建筑物,这是个商业体吧,算上工作人员,里面现在最少最少也得有几千人。

    这趟来大阪可真是长见识了,不光吃到了好吃的,拍下了许多难忘的照片,而且还见到了难以见到的景象,这种大火焚烧的景象在东京她可没有见过,嗯,不过在东京她见到过罗生门这种更壮观的东西。这样一算,果然还是她们东京更加厉害。

    “……”

    “莎莎。”

    脱衣服的声音在旁边传来。

    “喂,你要去做什么。”平乃映子见鬼一样的看着守部。

    他正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领带,还有遮掩身份用的假发,守部不会想的是去救人吧。

    “救人。”守部的声音非常平静,平静中带着坚定的力量

    和平乃映子想的一样,守部真的是要去救人了。

    “你在想什么?”平乃映子拉住了守部的衣袖,“你这是在暴露自己。”

    守部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她们两人现在虽然傍上了大腿,但本质上还是被官府追查的人。

    平乃映子不怀疑守部有从火场中救人的本事,毕竟守部可是超越人类的存在,但正因为不怀疑这份本事,所以平乃映子知道守部这样子做会引起官府的注意。

    他们此次出来在商业街上游玩,就已经是在冒着风险了,也就是俊德财阀看在守部的份上个自己面子,不然冒着危险出来逛街,那就想想吧。

    “不会的。”

    守部脱下了外套,平乃映子抓着空荡荡的外套袖子,眼睁睁看着守部武雄大跨步走向了火场。

    “夕菜,夕菜!”

    一名母亲蹲在地上,怀里抱着自己三四岁的儿子。

    儿子年龄虽然小,但也知道眼前正在发生的场景由多么可怕,怕火是动物的天性,更别说眼前熊熊燃烧的烈火扭曲中似乎变成了怪物,他跟着一起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姐姐,姐姐!”

    他的姐姐在刚才急切的跑进商场中解决尿意,但就在这间隙中,熊熊的大火毫无预兆的燃烧起来,是爆燃,忽然爆燃堵住门口,都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

    小男孩只是在火场前站着,都能想到姐姐现在有多么痛苦。

    绝望的哭声,不甘的咆哮,悲怆、痛苦在火场前嘈杂着,还有人不理智的冲进火场中,紧接着就被大火吞的看不见人影,就算侥幸没有被火焰烧死,那滚滚的浓烟也会让普通人窒息,火灾中很大一部分死者都是被浓烟呛死的。

    站在这滚滚的火场前,人类无比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建筑材料被焚烧着发出噼噼啪啪的悲鸣,火光冲天中不停有建筑结构被焚烧的倒塌在地,砸出重重的声音,火星四溅。

    “救火车什么时候才会过来。”

    “求你们了,赶紧过来啊。”

    “都别堵在路上!”

    “呼……”守部奔到火场前,喃喃的看着招展的火焰,“不用担心,不用担心。”

    连接在一起的火焰映的守部脸颊火红,皮肤血管流动中似乎也有火焰。

    正抱着孩子的妇女看向发出声音的守部武雄,守部武雄不是在对她们说话,而是在自言自语,在火焰前自言自语。

    “夕菜啊,夕菜!”

    铺天盖地的火焰声势浩大,嘲笑着普通人在自然力量前的无能为力。

    守部不怕这些普通的火焰,他有把握直接冲进火场中救人,即使被火焰焚烧也没有关系。

    但他就是能救人又能救几个人?

    一次进去,一手夹着一个,背上再背着一个,这也就是三个人。

    最多往返个四五次,五六次,火焰就会蔓延到各个方位,不会再有一个幸存者。

    正因为会使用火焰,所以守部才清楚火焰的恐怖。

    “不行,不能那样救人。”他咬着牙关,青筋在脖颈上爆着。

    平乃映子穿着高帮鞋,大跨步的狂奔还是跟不上守部武雄的脚步。

    别人都在朝着外面跑,你为何偏要逆行?!

    直到守部站在火场前,她才终于气喘吁吁的蹲在守部身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平乃映子质疑道:“你救不了的,那么多的人,你能救出来几个?不要把自己也搭进去了!我们走吧,交给官府来处理。”

    “这本来就是官府的事情。”

    “能救的,能救的。”

    守部武雄高举着双手,像是格力高广告牌里的奔跑者。

    三百米的跑道在他面前眼神,火焰扭曲着的热浪就是他的蒸汽波,目光灼灼有神,身上的每一寸肌肉似乎都在咆哮。

    “我能把他们救出来。”

    “就是只能救出来一个也要救。”

    熊熊燃烧的火场是火海,火焰翻滚如海浪,让这个不甚暖和的春天炽热的吓人。

    眼泪,哀嚎,痛哭,焦急,事不关己,高空之上能看到芸芸众生的百态。

    埃及之子摩西在前有红海阻挡,后有埃及追兵的生死关头,他手中举杖,指向海水,海水遽然分开推向两边形成高高的水墙,中间齐刷刷地展开了一条数里宽的通衢大道,一阵东风猛吹,大道立时风干。

    火海。

    “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