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273章 三个亿啊(第二更)

第273章 三个亿啊(第二更)

    “三百人?”霜岛清美瞠目结舌的看着妹妹。

    饭桌上一家人围在桌子前吃着寿喜锅,家中的弟弟跑到大学就读,人数虽然少了,但餐桌上的氛围到没有减弱多少,盖因朋美说出的数字太吓人了。

    霜岛朋美嘴里还叼着筷子,左手伸出了三根手指:“现在道馆里报名的学生有三百人,而且都不是那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全都老老实实来上课,所以大姐你明白我为什么要扩建了吧,现在的道场规模容纳不了三百人。”

    “收费多少?”

    这次霜岛朋美伸出了一根手指。

    “十万?”

    “一百万,一个季度。”

    霜岛朋美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风轻云淡的像是在说无关紧要的小东西。

    “咣。”

    霜岛清美不淡定了,手中的筷子不自知的掉在了地上。

    等等,用她东大毕业的好脑袋来算一算。

    三百个,一百万。

    是三千万?

    不对,是三个亿。

    三个亿啊……?!

    “三个亿?!!”

    “淡定,姐。”朋美眯着眼睛,轻轻从锅中捞出了牛肉,“不过区区三个亿而已,你这样的反应太过了。”

    是我的反应太过了吗?

    霜岛清美算了下,以自己现在的年薪来看,至少也得几十年才能赚到这么多钱。

    自家妹妹的水平她更是知道,区区几百万的年薪再加上朋美的大手大脚,根本就不够她自己的花销,攒个几十年下来估计还得倒欠银行不少钱,哪个男人要单纯看脸娶了朋美,估计就低做好离婚的准备了。

    以前道馆的学费收费一次性也就六位数,虽然是半年一收,但这一百万一个季度是开什么玩笑,怎么会有傻子这样送钱,还是国家收税太少啊。

    “三个亿我还嫌少呢,姐,你不用这样看我,我现在都想着要不要调整成三百万一个季度了,干脆一个月就收他一百万。”

    老爹在旁边默默的夹菜,他这人对钱没概念,他最怀念的是当年练剑的日子,那时候一分钱都没有。

    “你还千万别不信,能花的起一百万三个月的人,也一定能花得起一百万一个月,现在是什么时代?超凡频出的时代,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时代。”

    “咱们家别的不说,在台东区这一片也是源远流长的道馆了,家里的光辉历史姐你比我还清楚,无数想要求得超凡而不成的人,退而求其次修炼剑术,成为剑圣,练出剑气。”

    现在的人都不理智到这个程度了?自家可不会居合斩斩坦克的技术。

    想到白天在道馆里的三百个学员,霜岛清美觉得那好像是三百个人傻钱多的傻瓜。

    “况且老姐,咱家赚这么多钱,还有你的功劳,把你那一桩桩大赏摆出来,谁还能否认咱家剑术,而老姐你这么年轻就当上了课长,和这么一手好剑……”

    霜岛朋美还在呱呱的侃侃而谈,霜岛清美忽然站了起来抓住朋美的两个耳朵。

    “喂,你不会拿我的身份去宣传了吧!”

    桌子上的寿喜锅被霜岛清美撞得差点掀翻,酒瓶子咣咣噹噹晃个不停。

    一大家子都是能喝酒的人。

    “疼疼疼,放开我耳刀。”朋美抓着大姐的手掌,“我怎么会没有脑子去做那种事情,再傻也不能那样做啊,我用的都是你学生时代的成绩罢了,最多现在就是说一下你在警视厅工作,靠着一手好剑术,得到了甲级公务员的职位。”

    朋美说着翻出了手机:“喏,不信你看看我打印出来的宣传材料。”

    只是扫了一眼,清美知道妹妹做不出那么白痴的事情。

    “你不在电视台工作了?”

    “电视台?切,就开那么点工资,傻子才在那里工作。”

    霜岛朋美撇了撇嘴,光她这一个季度招收的学员就三个亿,在电视台当包身工签下一辈子的打工契约,不当上名主播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有钱了他霜岛朋美就彻底解放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比如足立区的那下面小哥,霜岛朋美还是没忘掉那小哥下面的样子,以自己以前在电视台的工作和收入,还真不好意思去老牛吃嫩草,总不能让小哥去做牛郎赚钱养活自己吧。

    现在她有钱了就不一样了,一米六五的身高都膨胀到了一米八五,看谁都恨不得踩着个小凳子俯视头顶。

    家里的道馆虽然是老爹的,将来也会由弟弟继承,但自己多少也得分点不是。

    而且就老爹和弟弟两个傻瓜互乘出的脑子,还想跟她冷酷无情的霜岛朋美斗?

    “我记得那年啊是谁快毕业的时候,拿着内定都高兴的快要昏死过去。”

    “此一时彼一时。”

    看着两姐妹在餐桌上的嬉闹,霜岛家的老爹不发一言,认真的看着寿喜锅中漂着的肉菜。

    寿喜锅被两姐妹的动作弄的不停摇晃,菜叶、丸子、肉片上下滚动。

    机会!

    筷子猛地插进锅中。

    可惜,只夹住了菜叶子。

    拧了拧妹妹的耳朵,清美重新就坐吃着饭菜。

    多少钱什么的,她只是惊讶了下,但还真的不在意。

    东京的有钱人要多少有多少,但能做到公安部单独一课课长的人却不多,论起社会地位,一般会社的社长见到她也得点头哈腰。

    不就是钱嘛,哪有权重要。

    只要别拿着自己的名头招摇撞骗就行。

    今天先在家里住着,明天回千代田报道一下,顺路再看一看弟弟吧。

    唉,不知道过几天又要被派到哪里去了。

    不行,霜岛清美,你是公安部的精英,哪里需要朝哪搬,怎么可以有怨言。

    出色的完成工作后,升职走上更高的地位,不是梦!

    用野心激励着自己,清美的眼神中爆发出野兽的光芒。

    “嗯,不错。”老爹看着大闺女眼中的精芒微微颔首。

    不愧是他的大闺女,已经将剑道锻炼进骨子里了,随时随地在眼神中都能看到剑道的求取之心。

    现在笃定是在思考着剑道吧。

    霜岛清美的计划很好,劳逸结合,周密的如在轨道上行驶的列车。

    但这列车却不小心脱轨了。

    还没有在床上躺下休息,四岛部长的一个电话让霜岛的身体触电一样直了起来。

    “嗨依,部长。”

    “有新的任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