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352章 是个体面人(3000字 2/3)

第352章 是个体面人(3000字 2/3)

    石川县,殡仪馆。

    “如是罪业众生,命终之后,眷属骨肉,为修营斋,资助业道未斋食竟,及营斋之次,米泔菜叶,不弃于地,乃至诸食未献佛僧,勿得先食……”

    身穿黄袈裟的僧人正坐在棺木前,闭着眼睛虔诚的念诵超度的经法。

    装饰严肃的殡仪馆内聚集着石川县的名人大物,逝者的家属披着黑色的丧服,有的嚎啕大哭,有的小声啜泣,模样不一,似乎个个都痛心疾首。

    “合掌。”

    葬仪师带头合拢双掌。

    “我观如是辈人,除五无间杀害之罪,小小恶业,合堕恶趣者,寻即解脱……”

    僧人的念经声仍在继续,虽说每次超度的费用都得六位数起步,但这次超度是寺庙中免费提供的。

    对方生前是体面人。

    石川县的上流名人。

    是好人,死后超度更上一层,是坏人,那就更应该选择昂贵的超度服务,保证用诵经抬着你步入轮回,再投胎到豪门大户。

    “行礼。”

    葬仪师面不改色,同样的生离死别看的多了也就淡然了,这就是一场给自己的预先演习。

    她已为自己的葬礼预习过上千次,等到自己哪天死后,面色应当是同样的平静。

    全场人员合拢双手,鞠躬致礼。

    “让我们准备最后的告别。”

    葬仪师给身后的宾客让开路,来自亲属内、县内、全国的宾客或捧花或空手走上前。

    无论生前关系如何,死后都当说点好话。

    “您辛苦了,谢谢。”

    “叔叔,谢谢。”

    “爸爸,谢谢。”

    “师傅,谢谢。”

    “……”

    “您能走完这辛苦的一生,谢谢。”

    丧花锦簇,香味扑鼻,诵经渺渺,葬礼的悲伤氛围萦绕在发丝鬓角。

    等到所有人都上前后,葬仪师平淡的道:“现在到了最后的时刻。”

    “让我们一起盖上棺木。”

    死者的亲近抬着棺木,缓缓有序合上,有几人抬着棺木还不停对着棺材内鞠躬致谢。

    “咔擦。”

    按说这一步应当是活人最后一次看到死者。

    但是……

    和从前棺木中至少还有尸首不同,这次的棺木中只有一抔骨灰。

    这连火化的步骤都省了,等到宾客们走后,骨灰还得重新拿出来放在骨灰盒中安葬。

    “咔擦。”

    棺木合拢,没有特殊情况,应该不会被从内撞开。

    在合上棺木后还有给所有宾客准备的会餐,相识的几人一桌,这桌饭不是免费的,在来送葬的时候都要交一笔‘香火钱’,由死者的亲近者着笔记录,整套流程中还有守夜等等,从葬礼来说东亚范围都有着微妙的相同。

    “惨啊,被雷劈的就剩下灰了……”

    “我听说是跟琵琶湖的龙王有关。”

    “去和龙王作对,这不是找苦吃吗。”

    “唉,当上这个超凡存在似乎也不好,太危险了。”

    “大斗的母亲前天还趾高气昂的,谁能想到,啧啧。”

    餐桌上相识的几人交谈着,且吃饭且摇头。

    在取到骨灰盒后,本应还有停灵几天后在入殓,不过石龙大斗的家人选择告别完就即刻入土为安,这种即刻入土在葬礼上也不少见,今天可是难得的良辰吉日,干脆就一齐办妥了。

    吃完会餐的宾客又前往指定好的石川县寺庙,墓葬不一定非得是大寺庙的墓园,石龙大斗的死后房产就选在了城市半山腰的一所寺庙中。

    “下葬。”

    美沙看着骨灰盒被埋进墓碑下,一时间心里有些堵得慌。

    倒不是为了石龙大斗,对这个刚接触过一次,而且还十分自我为中心的人,她并没有什么好感。

    只是不免为人的渺小感到哀叹,纵然成为了超自然存在又如何,还不是一道闪电就收去了性命。

    那屹立在云层上的神兽究竟是什么?

    实力超越他们这些人太多,太多,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

    合掌鞠躬,美沙叹了口气,

    “爸爸。”

    “爸爸!”

    石龙大斗的儿女在墓碑前哭泣,亲属们也跟着抹眼泪,宾客们虽然无法挤出眼泪,但也顺着氛围低头默哀。

    三十多岁的精壮汉,据说刚刚成为超自然存在,怎么这么简单就没有了,人生无常啊。

    被雷劈死这可比出车祸什么的要罕见多了。

    倒是石龙大斗的夫人无动于衷,甚至还有闲心的抽了口烟,夹烟的姿势娴熟,风轻云淡。

    这派姿态和周围格格不入。

    小小的儿女看着妈妈,又看了看父亲的墓碑,伏身哭了起来。

    瞅见儿媳妇这个模样,石龙大斗的父亲皱着眉头,强压怒火靠着几十年的定力才没有上前训斥自己的儿媳。

    但石龙大斗的母亲就沉不住气了,她本就是火爆的性格。

    因为自己的儿子刚成为超自然存在、人上人,她可是好好的在一群石川县的夫人们中宣传了一番,引得别人艳羡不已。

    百年石龙家更上一层楼,还不是靠她的肚子生出一个好儿子?岛国的重男氛围同样极为浓重。

    但这口舒畅还没有舒服上两天,儿子就一命呜呼死于非命。

    儿子去世的痛苦,还有可以想见的那群老妇女暗暗讥讽的面孔,石龙大斗的母亲几欲抓狂。

    儿媳的表现瞬间点燃了她的怒火。

    “你这贱女人,还在这里抽烟!”

    “室外抽烟,不违法吧?”大斗夫人瞥了对方一眼,嘬了口烟:“要我怎样,下去给他陪葬?”

    “你,你,你,我石龙家几十年来没有亏欠你什么……”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看开一点,你不是还有两个儿子么。”

    被提到名字的两个儿子抬头望来,跟豪气的大哥不同,两个儿子都带着可明见的怯懦软弱。

    “你!你不就是想要大斗名下的酒厂吗!”

    “呵,没错。”

    北陆地区是岛国的粮食主产地,同样也有着浓重的酿酒文化,酿酒厂在这里不在少数。

    眼看着两人要在儿子的墓前大打出手,石龙老家主重重的喝道:“够了!不要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这是要把他们石龙家的脸都丢干净吗!

    儿子还尸骨未……未……,就这样在宾客面前争吵起来,他百年石龙家怎么出了这样的丑事。

    “妈妈,奶奶……你们别吵了。”

    两个十岁左右的儿女已经被吓得哭不出来,缩在一起模样很是可怜。

    面对石龙家人的争吵,宾客们识趣的没有参与,纷纷撇开头看向远方,仿佛能从空气中看到石川县的稻米香味。

    明鉴啊,这都是明鉴,不好好处理好家庭关系,说不定自己死后也会有这么一桩闹剧。

    入土的氛围古怪起来,闭眼的僧人敬业的继续念经。

    一场入土险些变成闹剧,赶在一出伦理剧没有上演前石龙家人匆匆结束了整场仪式。

    临走前被石龙大斗的家人仇视着,大斗夫人也依然那般泰然自若。

    石龙大斗恐怕没有想到自己死后会是这番模样,不,他恐怕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雷劈死。

    夜幕低垂,月亮升起,宾客们逐个离场。

    “望月小姐,我们走吧。”昆娜今天也来参加葬礼,不过是陪着美沙一起。

    毕竟是并肩作战过一场的同事战友,前来送葬是应该的,今天是我送你,某天不定就要让被人来送了,花花轿子人抬人,做鬼也是一样的道理。

    再不济你比我先死,到了冥土探路摸索,要是发家致富了,待我他日下去后,可别忘了人间的恩情。

    “等我一下。”

    美沙有些好奇的走回墓园,她看见在傍晚争吵起来的石龙大斗夫人似乎蹲在墓碑前。

    在所有人走后石龙夫人又折返了回来,身前摆放着酒水,她熟练的打开瓶盖然后提起几瓶石川当地的酒水浇在墓碑上,这样就能让身处另个世界的人喝到吗。

    浓郁的酒香一闻就不是市面上的普通货色。

    “还不走吗?”

    被突然出现的美沙惊了一下,石龙大斗夫人嘴中的烟好歹没有掉下来。

    看到是在葬礼上出现过,而且注明是石龙“同事”的女人,石龙夫人笑了下。

    与葬礼上刁钻模样不同,她笑起来就像是另一个人。

    “把这几瓶大吟酿浇完就走,生前既然喜欢喝这个,死后自然也不能没有。”

    “嗯,挺好的。”

    “你是疑惑我白天为什么那样吗?”

    “有点。”

    “没什么好说的。”石龙夫人打开了另一瓶酒,“就是普通的男人出轨,女人受苦的故事。”

    “我就是翻来覆去的讲出花,也依然是那般的套路。”

    这女人比自己还要闷啊,美沙跟着蹲了下来:“不想表面那样,你也很痛苦吧。”

    “痛苦吗?”墓碑上刻着石龙大斗的名字,是石龙的父亲用刀剑刻出来,“还行,有点痛苦,又有点舒心。”

    “这样吗?”

    “在他出轨的几年里,我每天待在酒厂安排生产,除了知道他白天在道场练剑授课外,晚上根本不知道他住在哪里,一开始还会到酒厂看一下,后来干脆就让别人专程给他送酒。”

    “似乎连见我一面都嫌烦。”

    “现在好了,我终于摸清楚他的住处了,什么时候找什么时候在。”

    “不用担心他再到处乱跑。”

    美沙倒是挺想反驳的,死人魂灵归来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万一哪天石龙大斗从冥土杀了出来掀开墓碑。

    不过,不说也罢……

    伴着夜晚的风,美沙慢步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