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429章 壮士饶命(第一更)

第429章 壮士饶命(第一更)

    电梯门徐徐打开,两个戴着动物面具的人赫然出现。

    超自然警是苍白的狼头,神原飞翔是黄色的猿猴。

    见到这两人的瞬间,电梯外站着的人家下意识的尖叫一声,推着椅子的中年男人跌坐在地上,周围人也一下跑开,医院中出现怪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怪人手中拿着枪!

    “咔擦。”

    从怀中掏出一把自动步枪,狼头面具对着屋顶扣动扳机!

    “砰!!”

    子弹脱膛而出,天花板应声出现破洞。

    “哒哒!!”

    崩飞的装修、混凝土碎屑砸向四周,如雨倾盆栽倒周围人的头顶上。

    转过头的护士面色惊恐,提着便当的人吓得扔飞便当,打着哈欠的值班医生耸然一惊,只有自动步枪的枪口吐出火光,成为这静止世界中的动态帧。

    “哒哒哒!!”

    尖叫、逃跑、趴倒,恐慌在所有人心中蔓延着。

    “啊,啊,啊。”

    一眨眼,电梯门前只剩下坐在轮椅上的老爷子。

    刚做完手术的八十岁老爷子坐在轮椅上,想逃又不能逃,只能发出啊啊的求饶声。

    有模有样的从怀中掏出手枪,神原飞翔用手扶稳了左右摇晃的轮椅,说道:“放心吧,不会杀你的。”

    两名风衣男大踏步的朝着手术室走去。

    “好了,三千子,松开手吧,彩子得去做手术。”

    玉木挥了挥手,对着护士笑了笑。

    手术室前,两个小丫头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

    “嗯嗯。”三千子向后退了几步。

    但就在玉木刚刚抓住三千子肩膀的时候,身后的走廊忽然传出巨大的枪响声。

    要是一般人可能还会在脑中思考一两秒,可玉木刹那就判断出了这是枪响,而且还是自动步枪。

    来不及思考病院中怎么会出现枪响声,玉木直接拉过三千子,正准备推向手术室的彩子也被他一把拽住手推车。

    “三千子!”

    护士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你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你没有听见枪响吗?”

    “枪?”

    玉木的嘴巴似乎自带开光乌鸦嘴的效果,话音刚落,走廊的拐角处又响起了接连的枪响声,下一秒更是走来了两名风衣男。

    枪口平举,对准了笔直的走廊。

    这么短的距离,手中的还是自动步枪,就是盲人拿着手枪都能造成一场屠杀。

    虽然戴着面具,但玉木却感觉两人的目光似乎是看向了自己。

    是仇家?

    二十年前他的确是将大阪的极道组织得罪了一番,但现在都过去多少年了,对方应该不会心心念念的来复仇。

    他玉木只是一个小人物,还不至于让极道组织牙痒痒到能记恨几千天的档次。

    “砰砰砰!!”

    猿猴面具凶狠的从口袋中掏出手枪,对着天花板射击,没有一枪子弹打中普通人。

    玉木本要拽着三千子和彩子躲到病房中,再想办法从三楼跳下去,但对方出现的这么快,玉木只得摁着三千子的头蹲在地上。

    人类在枪支面前就是这么无力。

    手术室中的主刀和麻醉等医生也走了出来,有说有笑的氛围在看到枪口的那一眼霎时凝固。

    “找到你了!就是你!害死麻衣的凶手!”

    狼头面具忽然大吼一声,手中枪口对准医生。

    一言不合,立马开枪。

    “我?”

    主刀医生错愕不已,戴着手套的双手微微颤抖,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怎么会被这么凶悍的犯人盯上,这是开什么玩笑呢。

    “两位……壮士,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就是……”

    “砰!!”

    一声枪响,狼头面具的手枪中射出子弹,险之又险的从医生脸部一侧划过。

    下面的话瞬间吞咽回肚子里。

    “就是你!”榔头面具大吼一声,咬牙切齿的恨意从字里行间喷薄欲出,“要不是因为你的手术失误,麻衣也不会大出血而死!”

    有这回事?

    医生已经被刚才擦脸而过的子弹吓懵了,他的大脑犹如被冰冻了一样缓慢转动着。

    他是去年才从其他医院调过来的啊,什么时候做过这犯人口中的手术,总不能是在之前在八幡市医院做过的手术吧。

    医生急得要哭出来了,可他真的没有给病人做出过大出血!

    急,该不该解释,不解释的话肯定会死,解释的话激怒了对方也是死!

    走廊上成为了情绪对立的战场,躺在床上的彩子夹在医生和行凶者之间。

    全程下来,神原飞翔不发一言,更别说开枪射击了,他非常有自知之明,就他那糟糕的枪法,贸然开枪真的会酿出人间惨剧。

    不过超自然警果然是行业精英,狼头面具这份台词功底都能去当专业的演员了。

    病院上下一片慌乱,但就在慌乱中,一批早就准备好的便衣在人群中有意识的引导着。

    “来,大家跟我从这里出去!正门人太多了!”

    “这边!”

    “不要拥挤,给老人家让出空间。”

    “把高跟鞋脱了,你穿着高跟鞋要怎么逃跑!”

    匆忙逃跑中,一名医生好奇的问着在旁边指挥撤离的人:“谢谢,谢谢,你,是咱们医院的人吗?”

    “我们这边走逃生通道!马上就逃出去了。”穿着土气花衫的男青年露出了大白牙,“我只是兴趣使然的普通人罢了。”

    “那真是感谢您的帮助。”

    现在来医院看病的病人素质都这么硬核了吗,对医院病栋内的布局比他们医生都要了解。

    说来今天发生的事情究竟要闹哪样,他们病院一定可以上爆点新闻了。

    乌泱泱一片人群窜动如网中的鱼群,挤压之下活蹦乱跳甩着尾巴跳出。

    要是没有超自然警的协助,普通人遇到这种情况只会自乱阵脚,岛国的固定地震演练虽说和现在遭遇的恐怖袭击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在心理威慑上毕竟还是不同。

    眼看着众多人员从病院中撤出,近畿本部长舒了一口气,重重的锤了锤旁边人的肩膀:“进行的非常好,这下病栋中只有神原飞翔那里还有一些医患,高桥可怜呢?!”

    不可能所有人都从病院中撤出,这里毕竟是骨科病院,一些刚做完手术、或者正在养伤的人只能无力的躺在病床上,茫然不知所措听着外面的枪响和尖叫声。

    “不知道,还没有发现高桥可怜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