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483章 神子左世京(三千字)

第483章 神子左世京(三千字)

    南早羊,釜山。

    喧闹的酒吧,洗手间。

    “咔啦咔啦!”

    洗手间的隔间中传出咔啦咔啦的声音,静谧的环境里,这声音是这般毛骨悚然。

    野兽吃人?锋利的牙齿拆着别人的骨头?

    “哗啦!”

    “哗啦啦!!”

    抽水马桶的声音一连响了多遍,仿佛在与一坨坚硬的恶臭马赛克做着斗争。

    “哗啦。”

    随着最后一阵顺畅的哗啦啦声响起,宣告了这场战斗是马桶的胜利。

    “咯吱。”

    一个穿着合身白色西服的年轻男人戴着墨镜从隔间走出,他行走间动作很不协调,直到走了十几步后才步调正常。

    邯郸学步,行走如飞。

    “阿西,又碰到占钟浩那群家伙了,要不是你们拦着我,我直接一酒瓶就上去了!”

    “行了行了,别吹了。”

    “我吹?”

    一群喝醉酒的年轻人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口中吹着在平行世界发生的牛逼故事。

    但在看到这墨镜男的时候年轻人立马凛住心神,恭敬的喊道:“左哥。”

    “嗯。”石龙大斗扮演着这名角色,冷峻,威严,作风霸道。

    直到石龙大斗走后,这群年轻人才松了一口气。

    “这就是左世京啊,气场果然吓人。”

    “刚刚感觉要窒息了,好像,好像那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

    “他可是一把刀在手,以一打多连追其他帮派砍了八条街的猛人。”

    这段时间以来,石龙大斗一直学习着南早羊的风情,逃出包围网后细心琢磨融入现代社会。

    现代社会的东西,石龙大斗学的很快,一点不像是古代人,电子设备上手就会,现代人便捷的生活方式也很快融入,汽车、手机、电视。

    石龙大斗也终于明白当时为什么躲不开官府的追兵了,在城镇到处都有电子摄像头的情况下,想要被找到不要太简单。

    不过这次能轻松的逃出包围网,倒是多亏了那对男女,吸引了官府的注意力,造成了大破坏。

    自顾不暇之下,被石龙大斗轻松逃掉。

    “小瞧他们了,没想到会是两个超凡,而且战斗力方面……恐怕比我强的多。”

    南早羊一片歌舞升平,被圈养的韭菜不知道海面上发生了什么。

    但石龙大斗却远远的观看到了海上的战斗,他就算制造出上百傀儡,手持刀剑,能在海洋中战胜蛇男女吗?

    他自问一剑在手天下第二,可就算是天下第一的剑客,也需要吃喝拉撒不是。

    和官府躲躲藏藏,不如组建势力渗透、直面!

    到了釜山这座城市后,石龙大斗学会隐藏自己,不再冒进。

    这次他可是思虑再三后选择的这具身体。

    左世京,服过两年兵役,父母双亡无亲戚,街头混混,社会关系简单,虽然没有产业,但也因为一身彪悍的战绩,颇受尊敬。

    关键的是,他是一家小教派的信徒。

    和高桥可怜相同,石龙大斗在思考后,也决定走借势的路线,不同的是高桥借势的是上层食利者,石龙大斗决定从普通信众开始。

    南早羊的土地上遍布着无数小教派,信条各异,宗旨不同,远超岛国。

    而在超凡日盛之际,岛国颁布新的《宗教对策法》,重拳出击扫灭国内一个个教派。

    但南早羊的宗教情况还是一团糟,牵扯过多,而又缺乏连根拔起的动机勇气,隐隐有全国的迹象。

    怎样利用好自己从那魔王处获得的能力,石龙大斗想到的就是用别人的力量。

    傀儡的材料那都是需要用钱购买的,每一个傀儡都是钱钱钱。

    “今晚,一起……”

    台上的地下乐队肆意的歌唱,台下的男男女女也靠在一起放浪形骸,

    断片酒一瓶一瓶灌入女性的口中,这种酒一罐顶普通酒水五六瓶,而且喝起来味道度数低,像是女士口味的果味啤酒,直到喝断片前都无太大感觉。

    隐约中还能看见某些地下偶像团体的成员,积攒的压力要在酒吧中一口气释放。

    各异灯光下,仿佛有妖怪在滋生。

    回到座位上,石龙大斗拿起一瓶酒。

    没有身体,没有味觉,最喜欢的酒也感觉不到。

    只有看着酒精翻滚的颜色来回味其中的味道。

    “没有真正的身体,连喝酒都做不到。”

    “不知将傀儡术练到最高,能否制造出一具真正的身体。”

    “到时间了。”

    推开了一个靠过来的女人,石龙大斗起身离开酒吧。

    按照约定的时间,石龙大斗去往了教会聚集的地点。

    一座城镇独栋建筑,外表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跟着教会中的引路人推门进入后,大厅中已经聚集了十多个人。

    有男有女,年龄不一,但大都一脸苦相。

    少数的青年人则带着好奇和向往,年轻的脸蛋上是对神秘未知的向往。

    “不好意思,今天发生了点事情来晚了。”

    石龙大斗这身皮囊很有威慑力,刺青纹身都从衣领中爬了出来。

    新人看到石龙大斗时都禁不住紧张。

    “不用紧张,他是我们的兄弟,兄弟姐妹之间相亲相爱。”

    “来了就好,进行今天的仪式吧。”

    负责仪式的祭司点了点头。

    说是仪式,其实并没有什么血腥的仪轨,几人围坐一圈,中间摆上蜡烛和焚香,画上一些自己都不明白意思的符号,一番祈祷后,信众就开始交流起自己近期的生活。

    “我昨晚又看到老公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当时我真想踩住油门……”

    都是些悲惨的故事,无外乎丈夫外遇,儿女不孝,或者还没有从丧子的疼痛中缓过神。

    石龙大斗心如钢铁,对所谓教中兄弟姐妹的痛苦遭遇并没有什么感觉。

    剑道的磨炼中,他已经舍身给了长刀一把,连自己的痛苦都尚且不去关心,他人的喜怒哀乐与我何干。

    在一名名教众说出了自己的悲惨后,终于轮到石龙大斗开口。

    冷峻的皮囊始终没有表情变化,像是面瘫患者,他张开嘴巴也没有肌肉的牵动,只是骨骼的一张一合,煞是诡异:“我,和真神联系上了。”

    一句话带偏了客厅中的氛围,大家都在这抱怨诉苦,你上来就说自己联系到真神了。

    “真神?”

    “联系上了?”

    “不可能。”负责整个仪式的祭司压住了自己想要嗤笑的声音,“你怎么会联系上真神。”

    哪有什么真神,这一整个教派其实就是揽财的圈套,虽然遍及了整个釜山,组织说小也不小,但像他这样的祭司才是最不容易被欺骗的人。

    白天是海关的官员,背地里却有着一层祭司的身份,上层在揽金,他这个中层也在中饱私囊。

    所谓的教会能沟通真神,也只是几十年前就有的骗人把戏,只不过最近趁着超自然东风,伪装的更加漂亮。

    南早羊的各种教派基本都是打着切支丹教的外皮,或者和岛国阿妹莉卡似的整灵修类的东西,不过在超自然出现后,这群聪明没用到正道的专业人员立马转变风向。

    有山神、海神等等的万物有灵,也有自己瞎造出伪神,要么就宣称可以领悟大宇宙的意志。

    连前总统都虔信恶教的国家,上下风气可想而知,这些转变路子的教派短时间内就在民间、上层肆意妄为的生长着。

    哪个教派的组织者没有做过春秋大梦,和前辈一样将总统都收入麾下,作威作福。

    “呵呵。”

    石龙大斗阴测测的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的话语。”

    “但是,真神已经降下了力量与我。”

    “现在,我便让你们看一看真神的伟力。”

    说罢,石龙大斗抬起了手掌。

    “咚!”

    蜡烛。

    用来增加神秘感的烛台忽然离地飞了起来,七八个烛台离地绕圈。

    “左!”

    “右!”

    随着石龙大斗的手掌方向,烛台也跟着移动。

    鬼火似的在房间飘来飘去,看到烛火向自己靠来,信众害怕的向后退着身子。

    这可不是电视中的魔术把戏,围坐在一起的人能清楚的看到烛台上并没有吊起可疑的丝线。

    “真神,真神显灵。”

    “念力啊。”

    “呜呜呜……”

    信众跪倒,双手画着十字,或者双手合十,他们都只是踏踏实实的市民,哪里在现实见过真正的超凡显灵。

    这其中最震惊的还是负责仪式的祭司,他浑身战栗的看着石龙大斗,总感觉那一双无神的眸子在盯着自己。

    假李鬼碰上真李逵。

    对方不会想要杀了我吧。

    之前就是极道上的狠辣人物,现在掌握了超自然力量后,说不得要杀人立威。

    “我我,我……”祭司哆嗦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祭祀最后干脆稽首拜倒,墙头草样立马恭贺:“恭迎真神降下神子,带领我等探寻真理。”

    “恭迎真神降下神子,带领我等探寻真理。”

    “恭迎……”

    “这只是真神赋予我的部分能力。”

    将烛台放回原地,石龙大斗收回了查克拉丝线,傲然站在众人前,无人敢昂头与他对视。

    掌握了超自然能力后,双方已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生命。

    傀儡术初级运用能做到的装神弄鬼把戏并不多,但对普通人来说这样足够了。

    人虽然在火柴发明之前就发明了打火机,但如果有人搓搓手指就能搓出火花点烟,也一样会被奉若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