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523章 大善人(第三更)

第523章 大善人(第三更)

    足立区,竹之冢町。

    竹之冢是足立比较繁华的地区了,毕竟紧靠着车站,人来人往,天然便利,饮食和风俗行业很是吃的开。

    岛国的店铺不一定非得开在沿街的商铺,像是一些会员制的小店,以及一些水商卖、特殊酒吧其实是在类似公寓的楼房中开设,一走进去别有洞天,当然也是要登记的。

    约莫了半个小时后,和尚才从老妇女妈妈桑的店铺中走出来。

    “阿弥陀佛,施主,已经给您找出来了,下次注意不要把这些东西忘在什么地方了。”

    哪里有什么鬼怪、墙中尸体,只是在窗帘的管中,不知谁放进了几条小小的死鱼,大夏天长时间下来就发臭了。

    找出进来小鱼的时候,妈妈桑脸色不太好。

    “哎呀,记住了记住了。”妈妈桑越看和尚的光头越是欢喜,“坊主,这是感谢金,感谢你为店里驱邪。”

    信封中装着钱,看起来还是有些厚度的。

    妈妈桑赚的钱可不少,怎么说也是高薪行业了。

    “不必了。”和尚摇了摇头,低头笑道,“就算没有贫僧,施主也会找到的,这只是简单的小事罢了。”

    “物理驱邪也是驱邪,怎么能不感谢呢?你要是不收下,我这么贪心,佛祖会惩罚我的。”

    “既然这样的话,施主不妨给小僧一些吃食吧。”

    看见僧人不为所动,妈妈桑也明白了这个僧人与店里曾经的和尚客人不同,这是真和尚啊。

    “说什么小子,我看你也不小呢……”说着,妈妈桑还真从冰箱柜子中找出一些吃的东西。

    水商卖虽说主要卖服务,但吃的小零食也是有的。

    东西不少,没有多少主食,但零食甜点不少,还有应急用的面包,真正能填饱肚子的也就是小巧的寿司,顺带着在袋子里还塞上了些酒水。

    “谢谢施主。”

    妈妈桑含情脉脉的看着和尚,依依不舍的递上名片,“坊主没有名片吧,不知是哪位寺里的高人,以后我好去拜佛,也能再相见。”

    “嗨,这个是没有的。”妈妈桑的名片充满了水商卖的风格,浮夸的一言难尽,“我只是游方僧,走到哪里,那一寸立足的土地就是寺庙。”

    又是一声阿弥陀佛,再看过去僧人只剩下背影。

    听着和尚的话语,妈妈桑的衣角动了。

    提着一袋子的食物,披着夜色,僧人头也不回的在喧闹的街上走着。

    微风徐来,街上店家的旗幡也在僧人的身侧摇动,影影绰绰。

    繁华的七彩灯光和夜晚的黑色交融在一起,妈妈桑按下吹动的衣角,手放在胸前,恍惚间似乎回到了山口百惠、阿信的时代,那是她年轻的记忆。

    学习,恋爱,被骗,走上不归路,在泥潭中挣扎,适应,接着反过来利用泥潭,蹉跎之下自己已经变成了老妇人。

    要是能在年轻的时候碰到这僧人,人生的轨迹会不会完全不一样,我恨君生迟!

    瞧着越走越远的僧人,妈妈桑捏紧了栏杆:“是个好男人啊。”

    在僧人的背影即将隐没在百面千脸的人群时,她长大了嘴巴,脸上的皱纹向着耳根舒展。

    年轻的记忆和现在的画面捏在一起,无眠街道上的人声鼎沸在耳廓中翻滚着。

    僧人的背影在她的眼中越来越大,世界上其他无关的东西越来越小。

    微风吸进口中,再在胸膛挤压而出,于口腔汇聚成爆炸的音符。

    “欢迎下次光临啊!”

    提着袋子的光头背影有些落寞,和这条热闹的街格格不入。

    和尚走了一阵距离,顺着记忆中的位置,熟练的找到了一座团地后方的隐蔽角落。

    这隐蔽,只是相对来说,因为再拐弯走不到五十米的距离,就是比较有人气的街道,霓虹灯和人声混杂在一起,彰显着东京光鲜的现代化。

    但就在这样的距离下,一群流浪汉寄宿在窄窄的过道中,还没有被聚光灯发现,不可谓不隐蔽。

    他们居住在窝棚中。

    窝棚像是古坟时代的坟墓。

    立着的墓碑。

    使用简单的合板垒起来的遮风挡雨的窝棚就是房子,门窗用的是从垃圾回收点中找到的塑料,披挂上就能用,窝棚并不大,也就勉强能让一两个人在里面躺下来睡觉,好处是也不用害怕来地震的时候会被压死。

    有些流浪汉还会讲究的将收集来的东西摆在窝棚外,像是宅男扔掉的手办,孩子的玩具,以及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大大方方的摆放,反正也不会有人丧心病狂到来偷盗他们流浪汉的东西。

    从生下来到现在,全身唯一值钱的就是一条命了。

    这条命还能被偷去不成?

    看到和尚走来,窝棚中有流浪汉叫道:“大善人来了!”

    “哦!”

    “又有什么好吃的?”

    “我说我怎么闻到香味了。”

    不一会,看起来死寂的窝棚中钻出一个个身影,不管在流浪前是精英职工,建筑工,炒股者,乃至企业家,在长期的熏陶下,流浪汉们的性格渐渐的趋向同质化。

    他们平常的食物都是大家出点材料,一起熬制出来的,或者早餐是公益团体施舍的饭菜,清汤寡水加上饭团,能混个温饱,味道肯定是没有的。

    说来就是这样的饭菜,也能让古代的乡村武士留下心酸的泪水了。

    在东京外围的几个区,以及东京下辖的各个市内,流浪汉的数量并不稀少,只是因为官府有经验的管理,没有再出现大的贫民窟。

    “让各位失望了,都是一些不能管饱的食物。”僧人解开袋子,露出妈妈桑送的食物。

    “哇?!蛋糕?”

    “酒,是酒啊。”

    “这酒是好酒啊,在居酒屋里都得六百一杯。”

    只要不是纯酒精,对他们来说都是好酒。

    “还有生鱼片,有口福了,谁那里还有剩的芥末?”

    流浪汉们是衷心的感叹饭菜的丰富,平常虽然不至于饿死,但想要吃的好就是没门了,看到袋子里这次装着如此多的好吃食,哪能不激动。

    “坊主,你不吃吗?”

    “过午不食。”

    “奇怪啊,你这样的和尚真是奇怪。”

    一个流浪汉抱着瘸腿的猫走了过来,拍了下伙计的肩膀:“这是人的清规戒律,你这种人哪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