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536章 名刀出鞘(三千字)

第536章 名刀出鞘(三千字)

    横须贺市前所未有的安静,靠着浩瀚的太平洋,七月初的横须贺还没有开启极高温模式。

    阿妹莉卡军人仿佛鬼怪,游荡在夜晚的街头。紧闭的民房门窗中,不知多少人惴惴不安,连街头的宿醉者都看不见一人。

    宿醉的岛国人虽说在骚扰方面开启了满级天赋,但阿妹莉卡大兵哥显然不是好的骚扰对象,那自由的气息可不是闹着玩的。

    倚在一棵老树边,座头一刀抱着胳膊,蜷缩的歪着身体,眼皮微微晃动,白瞳仁上下翻翻,面前在摆着碗就更有感觉了。

    这么简单的一番动作,就霸气侧漏的展现出了他作为资深流浪汉的气质。

    那股身经百战的流浪感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

    若是身上再穿的破旧一点,倒在新宿的街头酣畅大睡——第二天醒来,身上的钱包一定会被偷。

    【座头,情况对你很不妙,我看那些西洋人,罗刹鬼,似乎是在找你。】

    在横须贺封锁如此严密的情况下,座头一刀要怎样逃出去。

    水路?空中?他只有脚踏实地硬生生穿越封锁这一条路。

    水野随时做好了机械降神的准备,用晓组织的身份,或者干脆将座头一刀通灵到其他地方。

    从座头的身上,水野闻到了剑术突破的味道,再突破一步就是影级,火影中剑术的最高一层,铁之国三船剑术,已经能硬捍即使在影级中也极为不俗的半藏。

    在突破LV5前,座头一刀不可替代,要是可以的话,水野也有兴趣让座头一刀尽可能的活着。

    不过剑术从赋予石龙大斗到现在,已经更换了三波主人,损耗率高的吓人,难不成还真被他一语成谶,这是天生克主的妖刀?

    “情况很好,我看不见。”

    【你这家伙,看不见就等于没有危险了吗。】

    “嗯。”

    座头充分发挥了什么是鸵鸟心理的真谛,要是以他失明的眼睛来看,全世界恐怕就没有不安全的地方。

    危险来临时,鸵鸟只要把头埋进沙子里,就会认为自己眼睛看不见便是安全。

    只要我看不见,全世界就没有敌人。

    但就在座头近乎坐以待毙的鸵鸟时,一群凌乱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脚步声细微,人群应该还在相隔甚远的地方。

    要是座头有眼睛,此时已经看到影影绰绰的亮光。

    他无神的眸子瞥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蹭的一声,原本坐在地上的座头猿猴似的忽然跳起,三步并作两步,脚踩着树干层层蹬了上去,查克拉附着在脚底,蹲在树杈上的座头如猫头鹰般。

    座头对查克拉的控制,对周边信息的警惕和处理,水野自愧不如,这老头仿佛是天生的忍者,要是座头一刀有视力的话,不知实力又会上涨几分。

    手电筒照着地面,一群士兵寻找着座头经过时的脚印。座头一刀脚上穿着的是基地特制的鞋,鞋印有着独特标记,不过座头的脚印断断续续,就像有时在地面走着,有时又跳跃在树梢间。

    所以让调查进行的十分困难。

    为首的今西英太在先走着,他作为中高级军官,亲自带头,但向前站定了几步后,他猛地停了下来,对着身边的士兵挥手道:“你们去探查三点钟方向,你们去……”

    “是!”

    “今西长官您……”

    “我等着你们返回。”

    将所有士兵支走后,今西英太独自一人站在原地等待了十几分钟。

    直到确认了四下无人后,他才重新走回大树下。

    “我知道你在这里。”

    今西英太大胆的蹲下身,抓着地上浅浅的坐印,刚刚有人坐在这里,不过首先看到的今西在手下面前隐藏了这一发现。

    蹲下的今西英太将自己的后背整个暴露出来。

    在自然界中漏出后背是不要命的表现,什么野兽都敢上来掏一爪子,不过在座头一刀这般恐怖存在前,别说露出后背了,哪怕进入最新式的坦克中也没有用。

    他的反坦克居合斩可不是玩笑。

    就是将神原飞翔唤醒,两个人恐怕也会在瞬间决出胜负。

    但今西英太的话语像是独角戏似的,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仿佛这里根本没有座头一刀。

    “知,知。”

    只有树上的知了给面子的捧了几句场。

    今西英太并不知161号的真实姓名是什么,但不妨碍他饱含深情的直抒胸臆。

    “我并无恶意。”

    “我,是今西英太,自卫队的高级军官,也是今西家的长子,更重要的是,你我同为岛国国民。”

    “在我们之间发生了不友好的事情,但这是我国的不得已而为之。”

    “一切都是那可恶的阿妹莉卡!”

    “他们强行驻扎在我国乐土,横行霸道屡犯大罪,强行用我国国民做实验,视我国民如牛马,就像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阿妹莉卡的军人肆无忌惮的散播恐慌,甚至此刻都正在发生犯罪。”

    “但这又能怎样,就算他们在我国杀了人,也不由我国法律审判!”

    “想一想冲绳那些被强|奸的女孩,被杀害、家破人亡的国民!”

    说到这里,今西英太的眼睛似乎红了起来,两只紧紧握起的拳头都在颤抖:“这种屈辱,这种耻辱,是在硬生生用鞭子抽打我们的脸,还要抽出我们的脊椎!”

    “可一切都在发生改变,万年没有的变局在我国开始。”

    “你有着这样改变世界的能力!”今西英太张开怀抱,“有能力将我们整个国家,整个民族从屈辱中拯救。”

    “你将是我国的原爆,能够将这座随时沉默的海岛托举而起,用你手中的刀能做出两百年数代人未完成的伟业。”

    座头一刀在基地中展现的破坏性让所有人重新认识了妖刀的力量,更让阿妹莉卡产生了恐惧,一人敌一舰队,不然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

    “我知道你在怨恨官府所做出的抓捕流浪汉的事,但你要知道,这是阿妹莉卡主导所为!”

    “而且,人,从未平等!”

    “在流浪汉和普通国民间,我们只能有所取舍。”

    “自降生时,美貌帅气之人,丑陋残疾之人,家世过人之辈与挣扎贫困之辈,每个人在成长的环境,才能,全无相同!”

    “因为种种格差所造成的不平等,才是社会的本质,若无穷人,就无富人!”

    “不平等并非邪恶,平等才是邪恶!追求平等的都是懈怠的渣滓!”

    “但你不同,从今天开始,你已然站在了这社会的顶端,一言就能主宰无数人生死!”

    “脚下踩着芸芸众生,人间半神!”

    “一亿四千万国民的神。”

    说着,今西英太自己感动自己的流下了泪水,他的眼睛已经看到了一尊冉冉升起的神灵站在国民身前,代表着一亿四千万国民奋力向前。

    今西英太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把武士刀:“这是我家传的刀剑,斩杀过十多名敌人的首级,从幕府时期直到如今,见证着为了这个国家,我今西家世世代代所做出的努力……”

    他打开名刀的一部分,刀鞘露出的刀刃寒光凛冽。

    这兴许算不得岛国的国宝级别,但对今西家来说,比国宝更加重要。

    “呼。”

    一道虚影忽的从树梢上跳下,座头伸手向了今西手中的刀柄。

    今西英太惊喜的看着用手抓着刀柄的座头一刀,那张布满皱纹的苍老面庞是如此的和蔼可亲,让人一眼看去就顿生好感。

    “你,您……”

    但就在今西英太高兴的露出笑容时,座头忽然拔出名刀。

    寒光一闪,一条血线划过今西英太的两只眼睛,血线平直的像是天尽头的海平线,红色的海。

    这一刀极准,正好划破眼球又不格外深入造成更大的伤口。

    “啊!我的眼睛!”

    今西英太双手死捂眼睛的部位,鲜血止不住的从十指指缝中流出,他痛苦的嚎叫,头顶如蓬头哗啦啦流出汗水,煮熟的大虾样弓着腰倒在地上。

    鲜血喷洒向座头一刀身上的囚服,他写意的向前走了几步躲过今西英太倒过来的身体。

    祖传的名刀上沾染了后人的鲜血。

    “你的刀,我就收下了。”

    说完这话后,座头一刀手腕猛然用力,名贵的锋锐宝刀发出嗡的一声鸣叫,红色的鲜血和各种组织从钢铁的剑身上一瞬甩出。

    汇成条直直的血线,遽然射入地面。

    无力的血水居然凝练成了血箭。

    血震过后的刀刃在月光下发出雪白的亮,座头一刀站定在地面,毫不理会身后发出的惨叫声。

    右手握刀,左手握鞘,他动作极慢的推刀入鞘,让刀刃与鞘内充分摩擦,发出嚓嚓的声音。

    “锃!”

    但到了刀刃收入刀鞘的最后几寸中,座头猛然压刀,清脆的咯噔声,刀柄和鞘口严丝合缝。

    木制的刀鞘轰然一震!

    的确是好刀一把。

    “你……!!”今西英太匍匐在地上,用头磕着地面,“你这是自取灭亡!没有我的帮助,你逃不出这包围圈!为什么,为什么不加入我们!”

    今西英太的惨叫声在寂静的森林中回荡,正在探查的自卫队士兵纷纷冲了过来。

    收起名刀,座头一刀从地上一跃而起。

    “今西!”

    “袭击!”

    身后很快传来自卫队士兵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