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576章 不死不灭(第三更)

第576章 不死不灭(第三更)

    黑色的平将门从地下钻出,身体的正中心顶起的正是被玻璃罩住的石灯笼。

    “找到了,在这里!”

    嘶哑的声音抓挠着人类的耳朵,黑色的触手夹碎了玻璃,石灯笼咕咚咕咚的融入平将门的身体中。

    石灯笼材质酥脆,普通人用武器就能将石灯笼切开,但体型巨大的地怨虞没有观察到在石灯笼上附着的人造炸药。

    “轰!!”

    一声引爆令下,早已安装好的高爆炸药轰然炸开。

    不光是高爆炸药,还有助燃的化学制剂,地怨虞黑色的身体熊熊燃烧,连带着周围的地面都被火焰吞噬。

    “尝一尝人类科技的火焰吧,怪物!”

    急促的梅雨也浇不灭将门塚中燃起的火焰,这一下戳中了地怨虞的弱点,持续不断的火焰炙烤下,壮实的实体肉眼可见的缩小着。

    燃烧中,平将门痛苦惨叫着。

    但这痛苦表现,有一半是分身在演戏,真要是放开手脚使用水野五花八门的忍术,熊熊燃烧的火焰解决起来不要太简单。

    “完了!平将门的首级回到躯体了!”

    惊恐的目光中,地怨虞的脖颈忽地涌出无数细密的黑线,汇聚成圆球状后,一张白色的假面从圆球中凸出。

    这是平安时代的鬼怪形象假面,看到这呲牙咧嘴、双目彤红的假面,士兵们的心脏就是一颤,恐怖的气息压得空气向下一沉。

    “这就是我的头颅,我的力量!”

    本就强横的平将门在扶稳了自己的头颅后,身材愈发的高大壮硕,本就低矮的院墙这么一对比,就像是垫脚石一般。

    而身上的火焰则被瞬间震开,气势抬升,犹如当世第一的战神。

    “我平将门终于又回到了这片土地!”

    “你们,全都要臣服在我的威能之下!”

    白色的假面扫视了士兵们一眼,狂笑一声后遁入地下。

    这气势说不得比生前更甚,生前的平将门虽然在地方也握有些许军权,但在京都的一纸命令下,直接就被关东地区的豪族山头带着‘家丁’扑灭。

    论起造反的危害,象征意义远大过实际影响。

    “还有我的甲胄,我的兜,我的武器!”

    “怎么会这么快,普通的攻击对平将门根本无用。”

    “他是要到哪里去?西边就是皇居啊。”

    要是不能将平将门在此消灭,任由其遁地穿行,西边不远处就是皇居!

    此地与皇居就仅仅隔着一条护城河,放在古代在军队前说不定还有作用,在如今纯粹只是皇居景观的一部分,以平将门的体质一步就可以跨越。

    皇居内只有几名警察,剩下的就是侍奉皇室的医生等人,以及宫内厅的办事机构也在皇居中。

    平将门闯入皇居,就像是彻头彻尾的屠杀,而在神圣的皇居内,想要用重火力洗地就是开玩笑,否则神仙也救不了岛国的经济。

    几十年前连米军火烧东京城,都故意避开了皇宫。

    这头该死的怪物,不敢正面和军队交锋,只敢走隐秘的地下,这哪里还是千年前反对天皇的枭雄人物。

    就是个只会偷鸡摸狗的窃贼。

    “不会让你再前进一步了!”

    就在几位军官看着地面露出绝望神情的时候,一名清脆的女声忽然响起。

    声音是从街道正中央的一辆步战车中传来,和普通步战车比起来,这辆从米方进口来的步战车是作为指挥车专用,装甲更加厚重,火力或许不足,但保命能力是一流。

    坐在车中,只要不是被丧心病狂的重火力击中,等闲是没有生命危险。

    立石筱义正言辞的声音在喇叭中带着力量,听上去倒是真有几分正义伙伴的意思。

    “立石大人。”

    “嗯。”立石筱点了点头,耳后根都因为紧张所以流出了冷汗。

    “我会将其从地下逼出。”

    别人没法对地下发起进攻,但掌握了晶遁的立石筱则不同。

    隔着装甲车的夹板,澎湃的力量砸进地面。

    “结晶五角路!”

    根根晶莹剔透的黑色晶柱从地下刺起,而黑色的地怨虞则怒吼一声从地下钻出。

    锋锐的晶柱边缘切削着地怨虞的身体,只是扎进一点,并未完全穿透。

    让军队都束手无策的地怨虞在晶遁前也要就范。

    “翠晶刀!”

    扎进身体中的晶柱,足以切削钢铁的晶刀在忽然爆炸地怨虞的身体中不停搅动。

    如果是血肉之躯,这已经是开肠破肚的极刑。

    但地怨虞不同,即使是如此沉重的伤势,在源源不断补充的查克拉下,不死不灭的地怨虞仍艰难的蠕动着身上的黑色物质,黑色巨手抓住晶柱死死紧握。

    “咔擦!”

    坚硬晶石直接被一手捏断,化作粉末。

    “!”

    分身感应着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感,不禁有些恼火,凶恶的眼神愈发凶恶。

    看到地怨虞仇恨的目光,立石筱从心底里升起浓浓的恐惧,这面对的可是正牌水野,哪怕只是一具分身,对立石筱形成的压制也是无限的。

    会死。

    立石筱屏住了呼吸,浑身上下一片冰凉,恐惧如同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她命运的后劲,试图将脊椎从身体中完整的抽出来。

    看着冲来的地怨虞,即使身处在装甲厚实的步战车中也不能给予她安全感。

    会死在这里。

    对方可是平将门,古往今来都能排到前列的怨灵,自己到底是脑袋犯了什么糊涂,才想到要来直面这样的大恐怖。

    要真说起来,历史可能都要比神树大人还要久远。

    立石筱好不容易升起来的勇气,在平将门的冲锋下荡然无存。

    “结晶五角牢!”

    奔跑中的地怨虞全身被黑色水晶包裹,冲锋势头一下减弱。

    成了。

    立石筱露出欣喜的表情,她曾用小动物做过实验,只要是被五角牢困住,全身都会随着五角牢的磨灭变成碎片,连鲜血也会结晶化这是无法逆转的过程。

    “咔擦!”

    黑色的晶石忽然崩裂出纹路,疯狂的嘶吼从水晶中传出,黑色巨手携带着不可抵挡的威势朝着装甲车袭来。

    立石筱的毛发炸起,血管中流动的鲜血都不禁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