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623章 社团女经理(四千字)

第623章 社团女经理(四千字)

    马林麦色,明丰高中准备场地。

    看到安排出的顺序表,明丰队的大部分人都是面无表情,只要不是九州岛,只要不是学校名字前带着福冈二字的队伍,威胁就不大。

    没听过的东京学校,队伍内一下充满了欢快的氛围。

    不过谁都能松懈,教练可不行,他快速的在网上找出了足立一高的信息,粗略的看了一眼,轻松的面色变得微微有些沉重:“你们不要大意了,这只队伍的主将获得过东京武道大会个人赛的冠军,个人实力强劲,玉龙旗赛制对实力强的个人最有利。”

    “只是单纯一个主将强大的话,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吧,教练。”副将板井俊将是个留着和尚头的青年,“比赛可是要靠团队的力量,难不成这个东京来的冠军还要连拔我们五人不成,就是往年的冠军也做不到。”

    教练岩本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他不光是明丰高中的剑道教练,同时也是别府大学的教练,虽说名称不一样,而且一个大学一个高中,但明丰高中和别府大学背后的法人相同,是一体同心的学校教育产业链。

    岛国常见的教育生态。

    明丰高中过的学生日常训练是在别府大学进行,陪练的也都一概是身强体壮的大学生,明丰队的强悍并非是没有缘由,而是有着厚重的积累,并且副将板井俊将可是刚刚获得九州选拔大会个人赛的亚军,有理由有信心轻视东京来的弱鸡。

    队伍中的北村也笑着说道:“板井可是能在九州获得亚军的厉害人物,东京的冠军也就是那么回事,放到我们九州岛上,恐怕是连十六强,不,三十二强都无法进入。”

    “不要粗心大意,小心阴沟里翻船。”岩本摆着一张脸,心中其实同样轻松,“这次依然是堤光城压阵,板井压轴,前面的三人尽量快点取得胜利,不要让副将主将消耗太多体力。”

    “我们这次的目标可是……”

    “全国制霸!”

    “全国制霸!”

    全队十七人加上社团经理振着手臂大喊,喊起来还挺有气势的。

    毫无羞耻感,一群和尚头毫无羞耻感的说出羞耻的话语。

    要是一个人的时候恐怕很难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些话,但要是放在团体中,这种羞耻似乎就变得无足轻重起来,反正有这么多人同时说着,就算被瞩目也不是只盯着自己一人。

    不过就在男生们还在嘿咻嘿咻的给自己打气时,社团经理宫崎猛地看向了场馆的屏幕。

    她是社团中唯一的女性,担任的是经理职位,其实也就是负责点名、联系教练、确认工作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说是就一吉祥物过分了,还是招财童子吧。

    不过宫崎长得挺让人放心,白白胖胖,身体强壮,一看就是练剑道的好料子:“那个人,好像是神原大人。”

    果然那种漂亮的社团经理,只能出现在动漫,或者小电影里,要是真把一个高挑漂亮的女孩子放在剑道这样男子气息浓郁的社团里,这些男生们热血上头争风吃醋说不得要做出什么事情。

    还是找一个长得安全的令人安心。

    “就是神原大人没错!”

    都已经直接叫上大人了,宫崎的眼睛里直接冒出了星星。

    屏幕上,神原飞翔正走向座席,会场内的目光都聚集于一点,想要在场中找出不认识神原飞翔的选手,难度不亚于找出一个两米以上的小巨人。

    神原飞翔长得普普通通,一副营养不良的虚浮模样,怎么也不是一般女性高标准审美的符合对象。

    但架不住对方是超凡啊,唯一一个剑道超凡,这还不值得他们这些剑道学生拜服跪舔的吗?

    “太帅了吧。”经理宫崎瞧见的是神原飞翔腰间佩戴着的刀具。

    官府用来哄骗世人的‘神刀’,神原飞翔只要在公共场合露面肯定会佩戴着。

    看到神原飞翔走来,座席上的大佬们站起身,一些舔的到位的更是热切的应了上去,提前伸出了手,弯着腰,一点都没有剑客的尊严,服务要多贴心就有多贴心。

    在剑道第一人面前尊严需要吗?不,向更强者学习,本来就是民族的传统。

    “诸位好。”

    “神原大人好。”

    “哎呀,客气了……”

    “快请坐……”

    一个个年龄最少也三四十了,乃至还有头发斑白的老头,都纷纷表现的十分热切,西岛国新闻社的社长在听说神原飞翔要到来,更是专程飞了过来。

    现在额头上还渗着细密的汗水,喘气都不均匀:“神原先生,欢迎您莅临指导比赛。”

    他大小也是个资本家,岛国统治阶级的存在,不过资本家的数量现在也没有超凡者多啊。

    这样讨好不指望能和神原飞翔一样成为超凡者,至少要真遇到什么危险,这位超凡也能稍微帮助一下。

    神原飞翔在脸上挂出憨厚的笑容,要是不看这层身份,他的表现妥妥就是IT职场上刚刚入职的程序员,还是那种被上司派遣到外地,然后戴了绿帽子都不会被发现的类型。

    一一的打过招呼后,神原飞翔坐到属于自己的座席上,和神原飞翔并肩的是一名四国岛的剑道前辈,六七十岁了,但还是紧张的像个孩子。

    “神神原,我和你的爷爷是老相识啊,我上次见你的时候,你才刚刚出生,就这么大……”老头结结巴巴的说着,眼中满满的都是慈爱,像是看着自己四十多岁还啃老的儿子忽然找到了工作。

    好,第九十五个这么说的人。

    神原飞翔勉强的点头露出笑容,心里却都已经麻了。

    同样结构的话语,神原飞翔耳朵都听出茧了,原来刚出生的那一天他就没有干别的了,跟流水素面似的被人传来传去抱着。

    “神原大人居然也来比赛现场了。”

    “谁赢了就能当亲传弟子,然后接过神刀的传承吗。”

    “神原前辈来看我们山口县男儿的比赛了!!”

    “这是在激励我们啊,大家,千万不要忘记了神原前辈就是从我们学校走出的剑圣啊。”

    神原飞翔上的只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公立高中,而且可惜的是学校当年还没有成立剑道部,不过刚刚成立的剑道部还是厚颜无耻的把神原飞翔的照片挂在了墙上。

    周围供奉上鲜花,万家生佛,非常生动形象。

    更多的是场中青年抻着脖子看向座席,和神原飞翔同样出身于一县的参赛选手更是与有荣焉,个个被灌输了精神原子弹,嗷嗷叫着要在前辈面前不辱没了地方的辉煌。

    “那个是神原吧,他居然也来到了现场,规格太高了。怎么办,感觉一下子就有压力了。”陪在山村贞子旁的晴山达也唾沫星子乱飞,跟个旁白似的说着队伍中大多数人的心理活动,“你说我们要是在台上表现好了,会不会被神原大人收入眼中,然后收为关门弟子啊。”

    他一个饮水机队员又不用上台,空空的给队友们制造着紧张的氛围。

    “要我说水野老大最有可能,毕竟可是全场实力最强的人。”晴山达也歪打正着,全场的范围哪怕包括了神原飞翔,这句话也适用。

    水野苦笑一声,福冈县真是热闹了,一下居然有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官府恐怕是想着毕其功于一役,而作为滨海前线,普通人还是没有得到任何的通知。

    收回了目光,明丰高中所有人燃起了熊熊斗志,大将堤光城望着神原飞翔的目光,简直就是在说我可取而代之。

    东福冈高中的队伍要等到一个小时后才开场战斗,而现在整只队伍全员坐在台上看着明丰高中和足立一高走进战斗场地。

    C区队伍众多,但能称得上是东福冈对手的也就明丰高中了,东福冈可是在某些年份夺得过玉龙旗冠军的强军,标准的种子选手,自带着大BOSS出场的狠辣音乐。

    “明丰高中吗,新崛起的黑马。”

    “足立一高,有着在东京地区实力强劲的三年级生水野空,长得还有点……帅?”

    颜值确实是个好东西,不光是东福冈的队员注意到了水野,场边的少男少女同样看到了水野,跟全场和尚头精神脸相比,水野在颜值上就已经形成了压制。

    男人是颜值动物,女人同样如此。

    “可恶啊,这张脸。”明丰高中的先锋甩了甩脑袋,将水野的脸庞从脑中甩了出去。

    可这脸就跟有毒似的,根本甩不出去,在脑中盘旋回转着让先锋悲愤。

    但越想越气,如果自己是假面……帅哥,哪还用在女生前吃这么的憋屈,从小到大都没有女朋友,如果中学时期没有脱离O男的身份,哪怕是大学四年,也有七成的概率无法脱离,这是有统计学概率支撑的!

    对帅脸的怨气转化为了战斗的动力,面罩下先锋凶狠的眼神看着足立一高的先锋心肝一颤。

    “呀啊!”

    随着裁判宣布比赛开始,明丰的先锋嘶吼一声杀了过去,木刀向前挑刺,一往无前。

    若这是长枪,直接透心凉。

    这一击的速度已经是极快,足立一高的前锋遵照着虎石指导的教导,刚要招架,但对方却二段加速,简直就是从明丰而来的火箭。

    “面!”

    三名裁判同时举起了旗帜。

    “第二次!”

    足立一高的前锋还在懵逼愣神,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看到对手已经退到了线后,他才醒悟过来向后退。

    对手的水平,高的吓人了吧。

    虎石健闭上了眼睛,忍不住摇着头叹息,他这半吊子水平怎么和对面的老道教练相比啊,学生输的这么惨,自己的原因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对面的先锋居然连拔两人,最后才堪堪被作为中坚的灰吕重拿下。而明丰第二出场的次锋则是干脆接连换掉了灰吕重加绯村,不过最后是与绯村平局。

    按照玉龙旗规则,除了主将对主将平局可以入加时赛外,其他队员的平局情况,双方同时下场出局。

    明丰高中剩余三人,足立一高剩余一人。

    “也就是说……”富川校长看着场中只剩下一人的水野,抽了抽眼睛,“明丰高中这边还有三个人,我们这边就只剩下水野了?”

    看着独自一人走上场的水野,富川校长倒吸一大口夹杂着海水的凉气,这也太倒霉了,一上来就碰到种子队,二换四下场,水野需要一个人对抗剩下的中坚、副将、大将,而且难度一个比一个高。

    “水野同学,没有问题吧。”

    虎石健不确定的摇头又点头:“问题不是很大,大概。”

    如果是一般学校的队伍,虎石健对水野一串三没有太大的忧虑,毕竟是能在霜岛清美手下走过几场的人,可要是对抗上三名实力都不俗的选手,水野有技术不假,但是有那份体力吗?

    东福冈的主将揉了揉眼睛:“比赛不用在看了,一定是明丰获胜。”

    “现在就这样断定,是不是太果断了些。”

    “不然呢,东京来的他还能击败个人赛中的亚军,顺带着再一串三吗,面对的又不是弱队,技术上过关,体力也太难了。”

    玉龙旗最激动人心的不是哪个学校获得了冠军,而是在胜者连拔赛制中,谁能连胜最多,目前整个玉龙旗几十年来连拔次数中最多的是世纪初的高桥孝司郎,听名字就带着满满的大正昭和感,连胜二十四人,堪称奇迹。

    不过这种连胜也是要看含金量的,开局的几轮比赛,大概率碰到的都是全国各地的杂鱼,训练一两个月就上场,什么也不懂,这汇总情况下连拔十个都正常,而若是到了准准决赛,准决赛,决赛中,能够连拔三人四人,个中的含金量已经高到无以复加了。

    水野扣上面罩,平静的看着对面斗志昂扬的中坚,现在的问题很简单,要怎样礼貌而不失风趣的放水。

    这个问题很艰难。

    “呀啊!!”

    明丰高中的中坚吼叫而来,水野轻轻向前走了一步,不,应该是努力装出重重的走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