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715章 你可是天使(四千字)

第715章 你可是天使(四千字)

    迪亚哥的脑袋有些发懵,两只眼睛干涩思维停顿,这是面对着自己无法理解,超乎想象的事情时所出现的正常反应。

    他脏兮兮的脸上眼睛迷茫大睁,干涸嘴唇一张一合,半秒后才如似雷劈的开口大喊道:“你胡说,我今天早上出门我妈还好好的!”

    在旁边农场做工的大人气喘吁吁道:“我没有看错,整个农场都被烧了!”

    “而且你的妈……”

    “妈!”

    丢掉手中吃了一半的牛油果,迪亚哥迈开两条腿朝着农场狂奔。

    “妈!”

    这一片地区都是以牛油果种植为生,迪亚哥一家就居住在牛油果种植园中,他个子不高,但在迫切情绪驱赶下两条腿却有着足球运动员的风采。

    “你没有在胡说吧,我今早也看到迪亚哥的妈妈了。”

    “迪亚哥,等等我!”

    “迪亚哥!”

    身后的小伙伴被迪亚哥远远甩开,夺命狂奔下他只用了不到三分钟就跑完了从前需要十多分钟才能完成的路程。

    还没有跑到农场前,迪亚哥的奔跑速度就缓缓减慢,他痴痴的看着燃烧起熊熊火焰的农场。

    成片成片的牛油果树,他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小破房子,房子后种植的一小片玉米——这是他和母亲改善生活的口粮。

    但此刻所有都在火焰中燃烧着,回忆是薪柴,给火势更增添了力量。

    “轰~”

    米切肯州地处热带,一年四季天气炎热,燃烧着的种植园更是将炎热的天气烘托的更上一层。

    招展的火舌喷吐向天空,影影绰绰中似乎有人影在火焰中哀嚎奔走。

    不过一切都是幻觉,这么大的火焰别说在其中行走了,就是里面滚滚的浓烟都能让人直接昏迷。

    “这是桑切斯他们家的农场……”

    “快,快灭火!”

    “水来了!”

    “先把周围清理出来,不能让火势继续蔓延。”

    “好热!那里有一桶汽油,快点把那东西挪开。”

    火势连绵,桑切斯农场周围的居民拿着各色设备前来灭火,千万不能让火势蔓延到其他种植园。

    “妈,妈!”

    看到迪亚哥想要冲进火场中,周围人连忙拉住了他的小身子。

    “你妈不在里面!”一名留着大胡子的中年大叔对着迪亚哥喊道,“迪亚哥,你妈不在火场里!”

    “我妈跑出来了?!”迪亚哥惊喜的看着喊住自己的大人。

    “我就知道我妈没事,她那么虔诚,每天都会做祷告,上帝不会让她被火烧死的……”

    和前宗主国一样,墨西莉卡也是福音教国家,迪亚哥脖颈上就挂着妈妈交给他的十字项链。

    虔诚信仰的人运气都不会差,这是妈妈一直教导迪亚哥的事情,不管多穷都不能做坏事,所有贫穷苦难都是上帝的考验。

    日子变好了就是考验结束,上帝保佑,日子不好就是考验还在继续,上帝仍在观察。

    “不是……你妈在那边挂着呢。”

    顺着胡子大叔手指的方向跑了几步,迪亚哥大大的眼睛几乎要瞪出裂纹。

    他昂着小脑袋,心脏近乎停止跳动,全身血液冰冷倒流。

    慈祥的母亲不再和蔼,而是面目痛苦的盯着地面,双手双脚奇异的向后折叠扭曲,脸庞发白发紫。

    树上不光是母亲,还有农场主桑切斯一家以及其他工人,甚至与自己同龄的玩伴也难逃一劫。

    就连朵拉。

    农场主十二岁的女儿,迪亚哥的梦中小女神也惨遭毒手,而且身上的衣物被撕碎、各种污秽……

    她总是喜欢穿着粉红色的衣服,身后背着蓝紫色的背包,一头短发,但此刻所有美好都被吊起。

    “啊!”

    怜悯的看着抱住脑袋蹲下的迪亚哥,围观的其他人纷纷摇头叹息。

    “他是迪亚哥吧,好像是唯一幸存的……要是他也在农场里,估计也完蛋了。”

    “太惨了,怎么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七八……总共十九个人……”

    “阿门。”

    “是吉坦斯家族做的,这里还有他们留下的信,真是一点都不遮掩,可怜的桑切斯怎么招惹上了吉坦斯他们……”

    拿着信的大人刚要认真翻阅内容,小腹肚子却忽然受到冲击,迪亚哥像枚火箭样撞在他的肚子上。

    迪亚哥的两只手抓着大人的衣服:“吉坦斯是谁,上面写的什么?”

    迪亚哥认字不多,只能让大人读信,世界在他的脑中还未成型,无法理解大人口中的意思。

    东洋女人不知何时也走到了火场旁,墨镜下的眼睛不知是何种目光,孤身一人处在混乱的国度却也没有一丝慌乱。

    即使是看着被吊起的尸体,东洋女人还是那么平静,如此残忍的画面,就算是米切肯州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也不忍心看。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谁知道下一个遭到毒手的会不会是他们这些普通人。

    火场周围的人群也看到了奇怪的东洋女人,不过现在救火要紧,其他都先搁置旁边。

    她的目光接着又看向被吊死的几人,吊在树上的尸体像极了乡下的葡萄树。

    “吉坦斯是……大毒枭,你现在还小,不懂。”

    “应该是桑切斯一家的牛油果没有卖给他们,或者是没有交保护费,又或者是做给我们看……”拿着信的男人分析着各种可能,残忍的事情在这片土地上总是会发生。

    牛油果也好,山丝苗也罢,只要是被他们看中的生意都将和鲜血、战争牵扯到一起。

    当街杀人,将坐在私家车内的市长枪杀,分尸再将碎块邮递给家人……这些都是墨西莉卡匪帮的日常任务。

    换做往常迪亚哥敢这么胡搅蛮缠,这大人早就一巴掌拍在迪亚哥脑门上了。

    但此刻大人心中只有怜悯,让这个小家伙多发泄下情绪也好,毕竟没有了生活支柱的母亲后,迪亚哥也不一定能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太久。

    “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吉坦斯!!”

    小迪亚哥像是头幼兽,狰狞着面庞,即使是大人拼力拦着自己,他还是疯狂的用牙齿狠狠的咬在大人的胳膊上。

    “你个小混蛋!咬我做什么!”

    吃痛之下大人不得不松开手,迪亚哥三步并作两步的爬上高高的落羽杉。

    眼泪混合着鼻涕,再加上奔跑的汗水,迪亚哥疯狂的并用牙齿和手将麻绳咬开。

    麻绳纤维慢慢咬断,接着尸体重重的摔在地上。

    “妈!”

    迪亚哥也跟着滚下树,他握紧母亲的手,母亲脖颈上挂着的十字项链在火光下闪着光芒。

    如此虔诚的人也终归是没有通过神灵的考验。

    东洋女人的身影不知何时又消失不见,她像是一道神秘的影子神出鬼没。

    借着影子术的力量,高桥可怜和鸢肩并肩立在小峭壁上。

    从峭壁上能完全俯瞰这不大的村镇,火光冲天的只是村镇一角,放在整片土地来看更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对身处其中的人来说是痛不欲生,放在这片天地间又不过是悠忽一瞬。

    这里到处都是牛油果,每一枚果子都象征着财富,虽然利润上比不过墨西莉卡的‘国花’,但胜在没有危险,不用担心被本国政府、尤其是阿妹莉卡政府打击,所以‘理所应当’的被匪帮盯上。

    “这就是混乱的墨西莉卡。”鸢感慨的看着冲天火光感慨道,“官府丧失权力,中基层全部被各色团体组织占据,就算是正规军也敌不过团体组织……甚至正规军、警察也被他们渗透,到处都是勾结,这个国家可以说已经烂到了骨子里。”

    “这一次的屠杀是牛油果驱动的利益,下一次则可以是染血的山丝苗,甚至哪怕是小麦。”

    “只要小麦能带来丰厚的利润,他们也会为了小麦去暗杀、战争、屠村,谁不将小麦上交到他们手中,便会惨遭血腥屠杀。”

    “这就是你们人间界血粼粼的真相。”

    高桥可怜没有言语,依然古井无波的看着熊熊燃烧的种植园。

    这一场屠杀与她手中沾染的人命来说微不足道,他人事更是无关紧要,她是冷静的中立者,混乱中立。

    “在你生活的和平国度很难想象这样的事情吧,但依我看来你们整个东洋、欧罗巴地区才是世界的异类,处在诡异的平静中。”

    “陆地面积占到你们整个世界的十分之三,而在这十分之三的一亿五千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真正和平的土地面积不过五千万,剩下的则处在饥饿、战争、混乱、贫穷、绝望,十分之一的和平,百分之九十的混乱。”

    水野在比例上取了个巧,毕竟全球七成面积是海洋。

    “难道就没有解决的办法?”高桥可怜终于说话了。

    “你这么问我一个其他世界的人就太为难了,你们人间的大人物们都没有想出办法,我又有什么办法。”

    “这种事情,就是让真正的神灵出现也没有办法解决。”

    墨西莉卡的问题表面是政局不稳对民间失去控制,但本质上却是经济驱动,北边大国以无可匹敌的态势碾碎了墨西莉卡本国的工农业,除却服务业外,一亿两千万国民近乎全部失业。

    生产出的工业品不管是质量还是价格都比不过北边邻居,农业更不用说,自产自销还行,在北边邻居的大农业下不堪一击——北边邻居生产出的农产品,甚至跨洋运输到其他国家都比其本国生产出的产品要便宜许多。

    墨西莉卡失业的剩余劳动力干脆被团体组织起来种植山丝苗,再将山丝苗加工后出口到阿妹莉卡,接着用这笔资金换取阿妹莉卡的工农业产品。

    从生产、销售、组织、供求,整个环节都完美融洽闭合,经济基础决定一切,混乱已经刻在了国家的地基中,这已经是无法解开的死结。

    哪怕某一天墨西莉卡出现了政治强人,用百万大军消灭国内一切团体,摧毁山丝苗产业,但只要没有建立起一套工农业体系,用不了多长时间失业人口就会自发的再次诞生新的团体,国度再次陷入混乱中。

    这是经济的客观规律,像工业机械的齿轮,无情的向前推动。

    甚至再加上北边邻居的外在因素,墨西莉卡的未来只能说是暗无天日了。

    “所以你让我来墨西莉卡是要做什么,只是为了看一看人间悲剧?”高桥可怜摘下墨镜。

    鸢撇了撇嘴:“你还真是冷酷无情的女人,连这种人间惨剧都唤不醒你的同情心。”

    “不就如你所说。”高桥可怜看向鸢,“如果没有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这种惨剧依然会每一天都发生,这只是一个概率问题。”

    “是啊。”在高桥印象中鸢是十分跳脱的怪人,跳脱中带着神经质,让人捉摸不透下一步的动作,“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目标是什么。”

    高桥可怜微微来了点兴趣,她知道海拉的愿望是重建北欧神话,这一点估计全球人都知道。

    “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永远不要再有纷争,就像墨西莉卡。”

    这是鸢的愿望,不是水野的愿望,水野毫无羞愧的把原著中角色的愿望拿来使用。

    “为什么不能把墨西莉卡变成和平的国家,如果人类无法完成,那就让我们来改造。”

    鸢的情绪激动起来:“你没有发现这个愿望很美妙吗,让一亿多人脱离苦海,先是墨西莉卡,然后我们可以继续向南,将整个中南美都变成和平国度,没有战争,人人安居乐业。”

    “……”高桥可怜沉默不语,她重新认识了眼前的怪人。

    这不光是个怪人。

    还是个脑袋进水的天真怪人,竟然抱着这种小学生都不会有的想法。

    “所以你让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我可没有帮你实现世界和平的能力,况且……”

    “一根羽毛的价值也没有这么高。”

    鸢忽的握紧了拳头兴高采烈起来:“不,你有这份能力,没有谁比你更适合了,千万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你可是天使,福音教的天使,给人间带来和平消弭纷争的天使,在墨西莉卡不光是平民,就算是匪帮也对你顶礼膜拜。”

    “高桥可怜,你完全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