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766章 迦具土(第二更)

第766章 迦具土(第二更)

    “你敢走上前吗?”和尚后半句的声音细如游丝,他的发声器官被火焰烤出了熟肉的香味。

    “啪!”

    被火烧掉一半的木棍不堪重负,啪的一声从中间断开。

    守部武雄眼皮猛跳,火墙也受着主人的影响而狂躁的跃动着。

    “是端坐在天上……做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灵,还是要做回凡人?”

    僧衣烧成灰烬,和尚的身体也打上了焦糊血肉的马赛克。

    “……”守部武雄额头上的青筋微微跳动,他口干舌燥,明明不惧火焰的身体却似乎被炙烤的坐立难安。

    “莎莎。”守部武雄身上佩戴着耳机随时与关注着动态的总部人员联系,只是耳机中几次有话要说起又几次落下,另一边的上层们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东京。

    “嘶……”

    会议室中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直升机摇晃着直播画面,守部武雄身上的收音设备则及时将细小的声音同步传达。

    俯瞰着和尚从火墙中钻出,所有人身上都感同身受的肌肉蜷缩。

    但更令他们不安的是和尚口中说出的‘秘密’,详细的可怕。

    “这个和尚果然什么都知道!基地里有内鬼。”

    “被烧成这样了,还能活下去吗?他……他不是超凡,只是普普通通的和尚,我们都被耍了。”

    “这一定和横须贺基地混乱出自同一人手笔,而且……还白白浪费了守部武雄,幕后黑手在田忌赛马吗?”

    “守部武雄没问题吗?他若是失控的话,消灭是能消灭,不过我们就自断一臂了。”

    “没问题,要是会出现问题的话也不会同意派遣他前去。放心吧,守部武雄的心理模型早就罗列了各种情况,他……十分稳定。”

    “十分稳定?”

    “嗯,不会被这种小事干扰到。要相信科学的判断,守部武雄是我们的伙伴。”

    会议室里的诸神们看向屏幕,俯瞰着地上人间正发生的一切。

    大阪府。

    岛国托亚入欧两百年没有成功,倒是把一些乱七八糟的风气和本土‘贵族’习气相结合,衍生出一堆四不像。

    比如上流阶层夫人们的茶会。

    按照阶层、收入分布的社区,再加上家庭主妇不工作主内的风气,高档社区间都会有夫人们间的小型聚会,仅是每年需要交纳的会费就比一般家庭的年收入还要多。

    平乃映子身份转变的极快,明明之前还在东京过着没有希望的高中打工巫女生活,但现在摇身一变成为了守部部长的‘未婚妻’。

    当然只是大家口耳相传的‘未婚妻’,没有举办过婚礼的那种。

    “说来真是羡慕映子啊,这么年轻漂亮,守部部长也是年轻有为,天作之合。光是听说你们认识时的故事,就让我这种老女人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着。”

    “大阪府的实权人物,超级英雄,超凡领袖,哪个头衔拎出来都让人羡慕不已。”

    “能住在我们这一片,真是荣幸啊。”

    大阪上流夫人们拍起彩虹屁来也得心应手,丝毫没有传说中大阪大妈们的粗鲁。

    “哪有,哪有,他在生活里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呆瓜,木讷的很。”平乃映子举止间还是生疏青涩,不过用不了多久也会变得如夫人们一般有贵气。

    “呀,那这不就是好控制吗,有守部部长这么一个有本事还听话的男人,真是好福气,我家那个男人,啧啧。”

    对夫人们来说,有权有势的丈夫在外找了几个爱人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最多只是想起来的时候心中略有些添堵。

    平乃映子享受现在的生活,或者说这从来就是她梦寐以求想过的日子。

    不用挤破头的考大学、找工作,通过守部武雄直接进入上流社会,全岛国一亿多的人口,她已经站在了云端的高度俯瞰众生。

    在家中坐着钱财便源源不断的涌来,而这些钱财甚至不用自己动手投资便自我繁殖,不管是买珠宝首饰也好、地产也好,钱财总量竟然都没有减少,这竟然是个如此无聊的数字游戏。

    平乃映子有了个新烦恼,她不知道除了雇人拿钱打水漂外有哪些方式能高效花钱。

    原来富人真的有钱解决不了的烦恼!

    在社区的高档幼儿园中守部真弓也享受到了明星待遇,老师也好、其他二代的小孩子也罢,几乎都围绕着守部真弓转动。

    不管长大后会变成怎样的人,至少在本心上又有谁不崇拜消灭坏人的英雄?天生犯罪人毕竟只是一个违背医学伦理学的假说。

    幼稚园的小台子上评选出孩子们的优秀画作,守部真弓理所当然的站在了第一位。

    “真弓小朋友,给大家介绍下画的是什么。”

    “嗨依。”真弓小脸上绽放出天真的笑容,她的小小手指依次从画上的人物划过。

    “左边的是家里的姐姐,中间是我,右边的是爸爸。”

    不能指望幼稚园的小朋友有多高的画技,但从这张写意的画作上幼稚园的老师们却解读出了诸多深意,不愧是守部武雄的女儿,从小就展现出过人的天赋。

    “啪啪啪。”

    该鼓掌,该鼓掌。

    “你怎么能把守部部长画的这么丑。”台下有小孩子看不惯守部真弓的画,“把守部部长画成了一个丑八怪。”

    “可这就是爸爸的样子啊。”

    “不是!”小男孩摇着手,眼睛里布满了小星星,“守部部长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超超超帅气!你再看看自己画的是什么guei物。”

    守部真弓的小脸鼓了起来:“你又没见过我爸,这就是我爸的样子。”

    “胡说,我在电视上见过,他挥挥手就能解决坏人。”

    两个小孩子争论起谁眼中的守部武雄才是真的守部武雄,一旁看着的幼稚园老师笑着拉开了两人。

    三浦半岛,逗子市南。

    火焰墙仍然不熄的燃烧,在已然破晓的朝阳下生机盎然。

    “守部武雄。”和尚倾翻在地,“这就是你的回答……吗?”

    他至始至终没有显露出官府猜测的神迹。

    “没人……”守部武雄哆嗦着嘴唇伸手挥走了和尚身上的火焰。

    火焰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他宛如神话中掌管火焰的‘迦具土’。

    “能从这里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