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906章 但问题是

第906章 但问题是

    女子监狱的今天是躁动不安的,红色鲜血在地板上滴了一地又一滴,保洁人员虽然将鲜血擦洗干净,但留在囚犯脑中的血腥一幕会不会抹除,反而会马上就在囚犯间传开。

    被抹了脖子的狱警就在几个小时前被抬走,鲜血淋漓的场面放在其他地方会引发尖叫,可这里是恶人谷,女囚们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被带走的是狱警吧,怎么回事,我看着被抹脖子了?”

    “是被杀了吧,谁这么猛?直接在牢里就动手了。”

    “一定是那些死刑犯,死之前拉上垫背的,还能减缓一下执行死刑的时间……”

    “安静!不准交谈!”

    “安静!”

    狱警慢步走过一个又一个隔间,警棍在栅栏上不停敲击,清脆的声音在走廊中回响。

    斗兽场中每一层走廊都有狱警在巡逻,像是在镇压角斗士起义的罗马士兵,不过这里可没有正义的角斗士。

    只是在路过空荡荡的奥莉薇亚囚房的时候狱警不禁有些害怕,虽说他没有亲眼目睹到那血腥的一幕,但据说奥莉薇亚那一刀十分精准。

    一击致命!

    直接切开了大动脉,鲜血喷涌而出,场面极度血腥恐怖,还未等到抬出监狱狱警就已经不幸身亡。

    只是想象就让人毛骨悚然,要是当时换做是他在场也难逃一死。

    这是女子监狱近十几年来第一起狱警被凶杀的事件,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说监狱要怎么赔偿死者家庭,他们这些没有遇到问题的狱警的日子也要难过了,若非平日里管理太差,那奥莉薇亚的石头刀片为何没有发现?

    究竟是多么疏松的管理,才能让奥莉薇亚偷偷摸摸磨出如此锋利的石头刀片。

    狱警的死亡,每个人都有责任!

    “一群人渣。”

    巡逻的狱警抚摸了下自己的脖颈,一层鸡皮疙瘩浮了出来:“直接立马就执行死刑多好。”

    这些社会的败类一定要严加看管,不能让她们有丝毫的机会。

    被监狱众人惦记的奥莉薇亚静待着死亡,但她本以为自己会遭到一番毒打,可这群奇怪的人态度未免太‘好’了,或者说太过淡漠,对人命极为淡漠。

    死掉的狱警他们都没有多看几眼,就好像死的是无关人等,他们绝对不是和监狱同一系统的人,乃至于都不是自己想象中陪着大人物到监狱视察的职员。

    而为首的那位大人物将对生命的淡漠发挥到了极致,奥莉薇亚发现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中竟然充满了欣赏。

    老板对手下得力员工的赞赏。

    这是在欣赏自己暴起杀人,还是在欣赏杀人的技巧?

    他们到底是谁。

    “你们要做什么?”奥莉薇亚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脚上也套着锁链,一切都是为了防止这位危险人物再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没有了石头刀片她还有着牙齿,悍不畏死下牙齿也能置人于死地,以奥莉薇亚的狠劲绝对能做到。

    “难怪会选择你,是有原因的。”梭洛不禁赞叹了下妖刀的眼光,居然能看穿奥莉薇亚在外表隐藏下狂野的杀戮欲和高超的杀人技巧。

    不愧是妖刀!

    对于奥莉薇亚的暴起杀人,梭洛并没有给于什么谴责或者惩罚,奥莉薇亚在他的眼中已经是个死人。

    既然是死人,似乎一切罪责都可以原谅。

    其实看到奥莉薇亚这干净利落的杀人技巧,水野空也是眼皮一跳,他只是随便选择了这个女囚,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凶悍角色,不过能被关押在监狱中,想来哪个都不是简单的人。

    要是知道梭洛的想法,水野也只会默默认下自己的功劳。

    谁让妖刀大人就是妖刀大人,看穿一个人内里的灵魂和性格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航班已经准备好了。”

    “走。”

    从监狱到基地还有着很长一段距离,奥莉薇亚登机后心中的不安达到了顶点。

    她张望着,能够冷静暴起杀人的心理素质此刻也微微动摇起来。

    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才需要将她从监狱中带出,她不认为自己身上有什么能惊动大人物们的价值,而且杀害狱警的事情也暂且放下不管,更别说现在相当于包机!

    奥莉薇亚足够的凶悍,但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排场。

    就算是被抓去做医药公司的小白鼠,尝试最新的药物也不可能夸张到如此。

    “不用太过紧张,这对你来说是新生。”梭洛将妖刀稳妥的放在一旁,这种有灵性的超凡之物万万不能放置在盒子中,不然幽闭的环境引起了对方的敌意就不好了,就像不能将活人放在棺材中,妖刀恐怕也是一样抗拒被收进匣中。

    “新生?”奥莉薇亚摇了摇头,“这个新生我可以不要吗?”

    “不能。”梭洛缓慢且坚定的摇头。

    ………………

    “找到合适的躯壳了?”神原飞翔坐在床上,他的情况比起几日前又恶化了几分。

    好在超凡生命极为强大,换做一般人现在已经来来回回死上了八九十次。

    找到合适躯壳的好消息一下将他的虚弱都冲散了许多。

    “找到了,只是……”

    “只是……”神原飞翔重复了下这个转折,只要出现了这种转折的词汇就代表事情出现了变化。

    一多半还是不好的变化!

    “只是情况有了些问题,躯壳可能您并不是很满意。”

    “我不是很满意?”

    神原飞翔眯起眼睛,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躯壳才称得上是不满意。

    “您的躯壳是白人。”

    “这没有什么。”神原飞翔虽然说不至于像大多数国民一样跪舔白人,但也没有对白人有什么说不出的极度厌恶。

    而且按照岛国普通人对白人的跪舔情节来看,要是成为了白人倒也挺不错。

    自己神原飞翔的模样在岛国多少也是个公众人物,出入风月场所十分不方便,换成一个不相干的白人就方便许多了。

    说不定还能受到崇洋媚外女性的大欢迎,喝酒的费用开房的费用都不用自己出,实在是便利。

    这么一想,神原飞翔不禁心猿意马起来。

    “但问题是,躯壳是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