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江清月顾辞 > 第366章 舍了齐王

第366章 舍了齐王

作者:妖孽世子杀手妃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落,那数十人手握寒光粼粼的长剑,便直接朝着江清月扑了过来。

    江清月拿出了鞭子,在地上一甩,“啪”的一声,在这寂寂长夜中,要割裂人心的响。;https://;https://

    这里是条小巷子,离京城居民居住的地方也比较远,他们这么大动干戈的,倒是也没有惊扰到谁。

    连夜里巡守的京城侍卫也没有惊动。

    打着打着,江清月忽然笑了。

    一名正在苦苦缠斗着她不放的黑衣人,被她这突如其来的笑声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清河崔氏的暗卫,是吧?”

    虽然她在问,但是这话语,肯定无比。

    她这人有个特点,和人打架的时候,只要对方的招式手段足够鲜明,她就会记得十分清楚。

    之前她就和清河崔氏的暗卫交过手,这群人手段凌厉,招式狠辣,配合更是缜密到一绝,尤其是摆出阵来,更是密不透风。

    江清月明显可以感受到,在自己认出他们的身份来之后,那些人下手,更狠了。

    她很久,很久没有打得这么酣畅淋漓了。

    他们狠,她便更狠,招式紧密地连摆阵的机会都不给他们。

    对方一共四十个人,从各个角度各个方向朝着她扑了过来,从地面打到房顶,然后又到隔壁一条街。

    崔氏暗卫的人,有些被面前这个女人给惊到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她非但一点儿疲态都没有,反而打得越来越起劲儿,那双眼睛,在这漆黑的夜色中,亮得出奇。

    而且她的招式,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就连和上次与他们交手的时候,也大有不同。

    她的武器是那条鞭子,但是有的时候,那鞭子又是一个幌子,打得他们晕头转向,措手不及。

    不知不觉间,崔氏暗卫中,已经有一半的人倒在了地上。

    不是晕倒,而是真真正正,被她拧断了脖子,掐了咽喉。

    然后,几根银针射出,后边几人脑门中心出现猩红一点,顷刻气绝。

    余下的几人,非但没有退缩,同样愈战愈勇。

    江清月躲过自上而下的一剑,看着面前的人,笑道:“上次就注意到阁下深受尚文侯器重,是这崔氏暗卫的首领吧?”

    虽然这人带着面罩挡着脸,但是眼角下那小小的三颗痣,江清月记得很清楚。

    那年轻男子没说话,手中的长剑飞快挽出一个剑花,朝着江清月身上各大死穴直接刺了过来。

    江清月的鞭子缠住了他的剑,身子借力一翻,直接翻到了这暗卫身后,借位踹在他身后二人的胸口。登时,那二人觉得胸口一阵沉闷,像是被千斤巨石砸中,纷纷喷出两团血雾。

    这年轻男子明显还可以招架,不得不说,不愧是清河崔氏暗卫的首领,的确有两把刷子。

    突然,听见旁边传来几声“县主,县主你在哪儿”的呼喊,这暗卫首领便知道是有人找了过来,也没有再和江清月缠斗,转身欲走。

    江清月的鞭子在他背上抽了一道,割裂了衣衫,从右键到左腰,留下了一条横贯整个背部的血痕。看书室;手机端:https://

    她冷眼看着那暗卫离去的方向,并未再去追。

    赵祥和绣儿一过来,见到这满地的尸体,登时便惊呆了。

    “小姐,小姐……”绣儿跑到江清月身边,见她素色的锦缎衣裙因为血迹而全都变成了深色,就连她脸上,也是星星点点的血痕,看起来可怖极了。

    绣儿记得眼泪几乎就要掉下来:“小姐,这些人是谁?他们要怎么样?”

    “没事。”江清月安抚地拍了拍绣儿的肩膀,看向赵祥,“祥叔,找人收尸,都送去给尚文侯。”

    赵祥一惊:“小姐的意思是,这些是尚文侯的人?”

    江清月勾唇一笑:“自然是了。世家暗卫宝贵,尚文侯送我这么一份大礼,我也不好意思收啊,给他们送回去吧。”

    话落,江清月收了鞭子,交还给了绣儿。

    每次她鞭子出手之后,都是绣儿替她清理的,这次的鞭子,绣儿洗了好几盆水,还是红的。

    她简直不敢想象,这鞭子到底吃了多少血。

    县主府里,王书吟正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一本书。

    见到江清月回来,她怔愣一瞬:“江清月,你这是吃了人了?”

    “差不多吧。”

    王书吟凑过来,把江清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又在她身上按了按,见她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

    “你……”

    “我先去沐浴。”这一身血腥味的,真是难受。

    坐在浴桶里,江清月在想刚才的事情。

    清河崔氏的暗卫来得这么快,明显是接到了淑妃的通知。

    淑妃应该是醒来之后,觉得自己儿子冤枉,于是将这件事情赖在了她头上,然后给自己的兄长尚文侯递话,让尚文侯了结了她。

    所以尚文侯这次,也是下了血本。

    这次来的四十名暗卫,明显比上次的,更加优秀狠厉上许多,明显没有给她留活路。

    她亦是如此。

    所以这次的四十个人,最后只活了一个。

    那位年轻男子,不愧是首领,本事着实不小。

    而行馆内,崔荇在看到那整整齐齐的三十多具尸体的时候,脸色差得可以。

    每一位暗卫,都是他的心血,都是他精心培育出来的,这一次在这江清月手中折损这么多,当真是损失惨重!

    地上,那位年轻的首领跪着请罪;“属下办事不利,请侯爷降罪!”

    “你的确办事不利。”崔荇目光沉沉地看着这人,“说,你为什么不杀了她!”

    “侯爷,属下杀不了荣安县主!”那首领垂头回答,“那荣安县主武艺高强,我们的确……难以招架。”

    “再怎么高强,她也只是个女子!”崔荇一拍桌子,“你们四十个人,连一个女子都奈何不了吗?一群废物,我要你们何用!”

    “属下有罪!”

    “滚出去,领四十棍。”

    那首领听到崔荇的话,叩头出去,没有丝毫怯懦,也没有替自己求情。

    仿佛这样的责罚对他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

    崔荇从座位上站起身,脸色黑云压城,一片沉晦。

    天色已经发亮,他一夜未睡,却一点儿困意都没有。

    崔夫人从内室走了出来,柔柔弱弱地抚了抚崔荇的胸口:“侯爷,妾身说句实话,您今天晚上,有些急躁了。”

    崔荇斜眼看着自己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崔夫人抿唇,思忖片刻,凑近崔荇耳边,低声道:“侯爷,您听妾身一句劝,这齐王,咱们就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