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天才侠医 > 第三十章 大赛初始

第三十章 大赛初始

作者:上官学津全文免费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次大赛原本意图只是渝川省为选拔优秀年轻中医人才而举办的区域性赛事。不曾想由于中医积弱多年,很少举行盛会,尤其这一次是专门针对35岁一下年轻中医师,更是第一次。

    华西,华西南,西北地区无数怀揣着中医梦想年轻医师纷沓而至。说实话,没多少人把大赛的奖金放在眼里,少部分或许还看重省中医院的就职名额,更多的人梦想再大赛中一战成名。有了名声,中医师的饭碗也就香了。这一次真是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名来。

    由于报名人数太多,已经超出了原大赛筹备组织渝川中医药理事会的预期,无奈作为东道主省中医院院长及渝川省中医药理事协会理事长黄怀义不得不向燕京救援。

    国家中医药协会收到黄老的报告之后,立马组织研究,一致认为难得中医发展呈现如此朝气勃勃的景象应该大力支持。于是挑选了中医御派掌门人皇甫义方常务副理事长远赴渝川主持这一场年轻中医师的盛会。

    皇甫义方一到渝川便和黄怀义,王志民等渝川中医药理事会主委召开了一次赛前研究会。认为目前的参赛人员远远超出开始的预计,原先方案已经无法满足现在的规模。必须更改比赛方式,精简比赛程序,实行大浪淘沙,方能始见金。

    比赛前一晚上,上官学津正好到时间服用第三副培元汤,再次施针导气之后,气旋竟突破任脉向督脉游走,进而居然完成大周天的行走。

    上官学津睁开眼睛,感受身体壮大的气感,知道自己已经达到老师口中的小成境界。师傅说过境界不到,太乙针最好不要示人。还好总算把境界追上来了,只是在往后师傅说只是在师门古典中有记载,他也不记得了。直到师傅仙逝,上官学津也不知道师承何门,哪一本古籍有记载。好在他也并非贪心之人,有今日之造化已经铭感师恩于心,至于其他事并未太过放在心上。

    比赛当日,气色已经好转很多的小婶一早做好了早餐,小叔勉励了几句便匆忙走了。最近上官津梁很忙,实在没心思关注他比赛的事。据说省医院宁康院长要调走了,现在就上官副院长和另一位姓赵的副院长最有希望上。

    上官学津去比赛场地之前,特意去了一趟晴川阁。没见到唐老,只见到沐潇然一个人正在忙碌着的。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还没走远,只听见身后有人喊到。

    “上官学津,加油!”

    他慕然回过头去,只见晴川阁门口,沐潇然一身白衣,面带微笑用力挥着手。上官学津点了点头继续朝着省中医院走去。

    挑战赛分二轮进行。第一轮笔试,取前10名进入第二轮。第二轮辩证,10个病患通过中医辩证之后写下诊断及治疗方案,交由专家团评分决议,按分数高低决出最后排名。

    上官学津看着大赛组委会给出的最新赛程说明,不由也深感残酷,这意味着绝大部分人连展示手法技巧的机会都没有。不过也是,医学不管中医还是西医基础理论不扎实,技艺手法可能是催命符。

    刚出现在省中医院大礼堂,就被王老一把抓住了,生怕他跑了一样了。真不知道这人山人海之中,王老怎么这么快找到了自己。

    殊不知王志民已经在这里盯了半天了,本来他是在隔壁小会议室的,实在受不了那些老小子们的嘲哄这才过来这边盯着。一个一个带着徒弟美其名曰拜见老前辈,每个都自我褒奖一番,对着自己一个孤家寡人冷嘲热哄。尤其是黄怀义这个老狐狸把刚满35岁的副高弟子高恒推了出来。

    中医界35岁副高,算得上是出类拔萃了,看来这黄不仁对这次大赛冠军志在必得啊。刚刚看自己孤身一人居然当着众人面奚落自己后继无人,真是气死王志民了。这才到门口逮上官学津来。

    “你怎么才来。”王老拉着他恼怒地说。

    “怎么?比赛提前了吗?老师。”上官学津有些不解,按理说自己计算好时间应该还很充裕啊。

    “没事。受了点气,我跟你说今天跟我往死里表现。能拿冠军最好,就算输也不能输给黄不仁那个老泼猴的徒弟。听见没?”王志飞十分气愤。

    上官学津想起唐老说的老师跟黄怀义之间的矛盾,看来刚刚老师吃瘪不少了,殃及池鱼啊。“好的,老师。这次给您好好长脸。”

    王志民听到弟子的话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走,带你去认识认识中医界的前辈。”说完带着上官学津进了隔壁的小会议。

    小会议室已经坐满了人,本来只是安排这些老前辈们休息的。谁知道这些老人精都带着徒弟来显摆,俨然成了一个社交场了。

    黄怀义看见王志民带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近来,笑着走过来问道:“志民啊,这是哪个侄子后辈,带出来见世面了。”只怪上官学津太年轻,这里的老人家哪一个的徒弟不是卡着大赛的年龄限,小的也差不了一年,都是师承超过5年以上。虽然不是人人都想夺冠,但是至少不能输的太难看。

    王志民笑着回答说到:“黄院长,真是会说笑。这是我弟子上官学津,这次大赛的参赛选手。学津,这是我们渝川中医药巨擎黄怀义黄老,也是省中医院院长黄院长。”虽然他们之间有竞争和矛盾,但是也紧紧局限于医术这方面,私底下还是一个协会的人,该和气还是很和气的。

    听到王志民的解释,众人不觉内心一笑,暗想:这王志民不会是知道比赛无望,随便找个人来充数吧,到时候输了也又个台阶下。年轻人嘛,哪能不犯错,主要学习为主嘛。

    “黄院长您好,我是王老弟子上官学津。”上官学津恭敬地说道。

    黄怀义笑的很开心,说道:“年轻人,你有个好师傅啊。擅长挫折教育,比赛不要有压力,在座的选手都是你的师兄,输了就当学习,以后有机会。”

    话音未落,惹得众人一阵哄笑。王志民的脸憋得通红,刚刚想说些什么,就听见身旁的上官学津的声音。

    “恐怕要让黄理事长和各位前辈失望了,我是比赛的,不是学习的,学习的机会还是留给众位师兄吧,毕竟他们时间比较紧。”

    此话一出,整个会议室一片短暂的寂静,诸位老前辈一脸不可思议。只有王老笑容满面,还有角落里一直眯着眼的唐老睁开了眼睛,眼神透着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