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九品地师 > 第36章 断此地衔怨未休

第36章 断此地衔怨未休

作者:杨不易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之前听七姐说了,这房子的主人姓许,许富华,是在鹏城做生意的汕市人,这座老房子是他刚刚从别人手里买下来的,超低价。

    为什么要强调超低价,众所周知,现在鹏市房子的均价已经5字打头,而这套老房子买下来平均每平还不到两万!后面靠山,前面带花园,搁现在是豪宅的标配。

    “七姐,你带来的师父呢?老钱不在?”许老板腆着肚子,一脸迷惑:“这小伙子是谁?”

    七姐嘴角扬起,笑眯眯地说道:“师父啊,不是在这里了吗?”

    她话音一落,那个潮汕师父立刻笑眯眯地迈出一步,敢情他以为七姐说的是他,看来他对这单买卖志在必得,我也不甘示弱往前一步,这下两人就有些较劲的意思了。

    “这位看着脸生,是许老板从哪里请来的大师?”七姐早料到这一幕,丝毫不为之所动:“这位小兄弟是我们大奶奶亲自从北方带过来的,不能小瞧哦。”

    “年纪这么小,可靠吗?”潮汕师父阴阳怪气地说道:“我们风门中人哪个不是磨爬滚打出来的,实战经验都没有就敢出来指点江山了哦?”

    我到底年轻,听了这番嘲讽的话,立刻气血上涌:“不如先看看宅子再说。”

    打嘴仗有什么意思,撸起袖子上再说!

    那师父也不甘示弱,摆摆手示意要进去,他刚转身,我噗嗤笑了,那师父立马恼羞成怒:“你笑什么笑?”

    “我笑你根本没有看出门道,这宅子不用进去,光是外面就能说出不少道道,师父你只字不提,有意思哦。”我故意模仿他说话:“先看外面,再说里面。”

    被我一番抢白,那师父哑口无言,我手指别墅后面的山:“山形似蜈蚣,风水山中称之为蜈蚣山,此山来龙有力,这靠山是好的。”

    许老板一听喜笑颜开,七姐却给我一个白眼,这也正常,如果这房子什么都是好的,还需要我们做什么?这单生意肯定谈不成了,不过,七姐还是小瞧了我。

    我话锋一转,指着我们来时的那座拱桥:“后山形似蜈蚣,灵气十足,来龙有力,前方名堂宽阔,单看这两处原本倒也算是上乘风水,但是坏就坏在对面有一条青石路,青石路上还搭建了一座石拱桥。古书有云:大桥口旁犯冲煞,桥冲大门剑插心。”

    许老板脸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那名师父也哑口无言,估计正懊恼被我占了先机,我知道必须尽快掐中要点,才能不给对方反击的机会。

    我就加快了语速:“正所谓入山寻水口,登户看明堂,大门的明堂尤其重要,是整个阳宅风水的气场进出口,就有如人的咽喉,这座别墅的大门正对拱桥,是败亡之象。”

    许老板的脸煞白,那名潮汕来的师父打着哈哈道:“就这些,我也看得出来啦。”

    “那你知道这宅子的败亡之象是指什么吗?”我懒得和他废话,就凭一点就能认定他是个冒牌货,他手里一直拿着个罗盘,那罗盘好劣我是分得清楚的。

    他手上拿着的是市场上二十块钱就能搞到手的次等货,真正的风门中人绝不可能用这劣等的罗盘,还有,对阳宅风水最重要的大门败相都没有看出来,还想糊弄人,门都没有!

    许老板紧盯着那名师父,期待着他能说出点什么,那师父的脸胀得通红,老半天才说道:“大桥口旁犯冲煞,桥冲大门剑插心,这个道理我也懂,没什么了不起的。”

    答非所问!我问他的是桥和山有什么关系,这两个组合起来的败亡之象是什么!

    “那个,那个……”

    看他吱吱唔唔,我就知道他答不出来,七姐悄悄地冲我竖起大拇指,我趁着这节奏说道:“看清楚那座石拱桥的形状,是不是一只伸长脖子的鹅?鹅吃蜈蚣,全家死绝!”

    我的话一说完,许老板打个寒蝉!

    “这套别墅建在山坡上,地势高,两面都是斜坡,左右皆空,左无青龙,右无白虎,好风水讲究藏风聚气,这里一高,左右又露空,藏不住风,无风则无气!”

    这座别墅是真正的凶宅,凶险至极!

    我伸出手掌,一道山风刮过,从门前横扫而过!

    “风横扫而过,是为夺命阴风,这是大凶。”我冷冷地说道:“这座别墅空置还好,要是住过人,人应该早就死了,还是全家亡命!”

    那名潮汕师父听了,嘴里用地方方言嘀咕了一句什么,一般北方话虽然地方不同,多少可以听懂一些,但他讲的方言我楞是一个字都没听懂。

    从他的表情来看就知道是在骂人,我当面打他脸挨骂是应该的,听不懂还好,不会生气。我转过头看着整栋别墅,取出杨公盘,只见磁针下沉!

    罗盘磁针定向时自有方法,称奇针八法,之前我就用这法子给被黄皮子附身的屠夫儿子择过穴,现在在这栋别墅前,磁针呈现转针!

    针转不止,断此地衔怨未休,居则伤人!

    这套别墅的问题不小,我看着七姐,她给我使个眼色,我才直截了当地说道:“许老板,这房子死过多少人?”

    许老板瞠目结舌,就在此时,那名潮汕来的大师冷笑道:“小伙子,不要见着一套老房子就说是凶宅,一定死过人,这套糊弄人的说法过时了。”

    七姐的脸色倏地变了,这也难怪,在车上的时候她已经和我普及过这套房子的来历,房子旧归旧,破归破,但之前没有媒体报道过发生命案,不是所谓的凶宅。

    前业主长期居住香市,也是二手业主,后出国,这套房子因为在山林里面不好出租,就一直放在这里没动,山里本来就湿气重,又离海边近,没有专人打理,就慢慢废了。

    眼看着房子快要完蛋,这位业主也想得开,以三分之一市场价的价格出手,许老板见利起心,二话不说全款买下来,刚刚过户就急着改造。

    许老板的算盘其实清清楚楚,房子重新翻新后再配上家私家电,就能以正常的市场价格卖出去,不过鹏市不少土豪对别墅的风水要求远高于普通高层住住宅,他必须万无一失。

    这次愿意出高价请人先看宅子风水也正因为这个,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钱,而且,他在购房以前就查过这套房子的底,确定没有死过人才下手!

    我现在口口声声说这房子死过人,自然是打了许老板的脸,也不符合许老板和七姐的了解情况,彻底翻天覆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