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陈原王虎尸影 > 第504章 丛林子弹蚁

第504章 丛林子弹蚁

作者:灵兆全文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素素的话让我一愣,我说:“素素,这出自哪里?”

    “这是唐朝的一个叫杜云的人写的一本杂记,现在看应该叫小说吧。名字叫《商君本纪》。里面的故事就比较悬了,说商君的母亲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个形似羊,黑毛,四足,头上有独角的怪兽来到了床边,用独角掀开了她的衣服,用舌头舔了三下她的肚子。商君母亲醒来,觉得这个梦很奇怪,就把这个怪兽的样子画了下来,拿去给村子里最有学问的人看,这人一看惊呼道,这是神兽獬豸啊!”

    虎子说:“行了,我知道了,之后商君的母亲就怀孕了,把商君生了下来。这明明就是和人搞了不正当关系,然后编个故事糊弄大家,掩盖自己的丑事。”

    我听了顿时就嘿嘿地笑了起来。

    第五琴也在一旁捂着嘴笑了。

    林素素说:“没错,就是这么回事。之后商君的母亲就怀孕了,怀胎三年,生下了商君鞅,取名叫公孙鞅,他们住在卫国,别人又管他叫卫鞅。后来被秦孝公封在了商地,也就是现在的商洛,所以现在我们管他叫商鞅。猪,你什么都懂,行了吧,就你会联想。人家就是写个小说,瞧瞧把你能的。”

    我说:“虎子,别捣乱。”

    林素素这时候想了想,又说:“之后就是关于商鞅的传奇故事里,里面还有鬼神妖精相助,商鞅还和一个狐妖有了感情,小说里说那狐妖是纣王和妲己的女儿。”

    虎子说:“真能扯。”

    我说:“虎子,人家就是一本小说,你怎么就这么认真呢?《三国》里面还有很多这种故事呢,马都能从水底直接窜出来飞上悬崖,你有啥好激动的。”

    林素素说:“总之,最后一句就是这个,星陨于东,赤焰百里,商君亡,天坑葬。这是不是在说有陨星落在了咸阳以东,大火绵延很大一片范围,商君被车裂之后,就埋在了这陨石坑里呢?”

    我说:“你的意思是,这河谷是撞出来的,而那棺材的底座,就是陨石。”

    林素素说:“嗯,我觉得写小说的人有个毛病,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时间空间都会错乱,有些故事是编出来的,有些故事又是真实的。我觉得,最后这句话应该是真实的。”

    我说:“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又想进去看看了。我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放在底座上。”

    虎子说:“我也没细看,老陈,要不我们再进去看看?”

    我说:“可问题是,现在那些狐狸和猴子不让我们进去,他们好像有点不怕我们了啊!”

    虎子说:“那是因为我们没下狠手,只要抓住一只,其它的就都吓跑了。猴子和狐狸再大,也只是猴子和狐狸,他们的胆子不会随着体型变大而变大的。”

    林素素说:“我看它们的胆子多少是变大了。”

    我说:“我倒是觉得虎子说的有道理,我们表现的过于软弱,这些狐狸和猴子蹬鼻子上脸,蹲茅坑呲牙咧嘴攥拳头——装凶!”

    虎子一拍大腿说:“对了,就这意思。我们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我看着第五琴说:“小琴头,你能行么?”

    第五琴说:“我没啥问题,这腿好得差不多了。”

    我拎起来马灯说:“我们走,我就不信了,还能被一群猴子和狐狸给吓到。”

    林素素说:“这未免太莽撞了吧,这能行吗?要是那些狐狸和猴子真的和我们拼命,我们可没好果子吃。”

    虎子说:“你要是怕你就别去了,还有你小琴头,你俩就留在这里看家好了。”

    我说:“这样也好,我和虎子先去探探虚实,实在不行,我们就一溜烟儿跑回来。”

    林素素和第五琴有些犹豫,很明显,她俩想去,但是又有些担心。

    我说:“就这么定了,虎子,我们走。”

    现在知道对手是什么了,我和虎子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现在主要就是要表现的强势。猴子和狐狸胆子都不大,只要我们够强势,他们就会怂。

    我和虎子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翻过了这封土堆的顶部,到了洞口之后,虎子用手电筒往里照了照,大声喊:“里面的畜生们听着,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喊完之后,虎子看着我说:“老陈,我们进去吧。”

    我嗯了一声说:“能不见血尽量不要见血,和平友好为基调。”

    “行了你,你和人友好,人家当你是软柿子捏。刚才没看出来吗?这群畜生都分不清大小王了。”虎子不屑地说。

    虎子在前面打着手电筒往前走,我在后面拎着马灯跟着。我的手里始终是捏着弹簧刀的,只是刀刃没弹出来。

    虎子也是一只手拿着手电筒,另一只手拿着锯。但凡那狐狸或者猴子攻击我们,我们能瞬间反击。虽然这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

    毕竟我们还有人性,我们也没有吃猴子和狐狸的习惯。我们也不愿意看到这种高级动物惨死在我们的手上。

    尤其是猴子,总觉得猴子和人类是表亲的关系。怎么能互相残杀呢?

    这一路并没有发生什么偷袭事件,也没有遇到阻拦,我和虎子就这么简单的再次到了这大墓之内,虎子将灯再次都点上之后,照亮了整个的墓室。

    那些猴子聚在一起,互相在抓身体上的虱子呢。还有些猴子拿着人头瓜的皮在给另外的猴子擦背。就像是在搓澡一样,不过用瓜皮搓背,很快就把瓜皮搓破了,瓜皮内的水分都擦在了猴子的后背上。

    还有一些猴子在给自己擦身体,用瓜皮蹭掉了胳膊上和腿上的脏东西。

    虎子说:“这是在搓澡啊!”

    我说:“独特的洗澡方式。这人头瓜还真的浑身都是宝,虎子,你知道丝瓜瓤子吗?”

    “可以刷碗,我妗子就用丝瓜瓤子刷碗。”虎子说。“看来这人头瓜的皮可以用来搓澡,你看这些猴子,把自己搓得多干净。”

    正说着,那些狐狸都从青铜鼎里跳了出来,大大小小都有,有的还叼着小崽子。

    出来之后都朝着那些猴子走去了,到了之后,蹲在了猴子身边。猴子竟然拿着瓜皮给狐狸开始搓澡,给狐狸清理毛发。他们竟然是共生关系。

    虎子说:“看来他们在这些年里已经形成了默契了,这有点意思啊!”

    正说着,有猴子朝着我们扔过来一块瓜皮,我弯腰捡了起来,掰开瓜皮闻了闻说:“这气味有点类似樟脑丸啊,应该是有驱虫的功效。这些猴子在帮自己和狐狸驱虫呢。这有点意思。”

    虎子在手上搓了搓,竟然还起了泡沫,虎子笑着说:“这分明就是皂角。”

    搓完了之后,很快就在皮肤上起了一层晶体,虎子用手一撮,这一层晶体还就掉落了,皮肤显得特别干净,特别白嫩。

    虎子笑着说:“老陈,这东西好像有点意思啊!这应该是传说中的洗面奶吧!”

    正说着呢,就听虎子哎呦一声,他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屁股上,接着直接坐在了地上,靠到了灯台上。他嗷嗷惨叫着说:“老陈,我被什么咬了。卧槽,疼死我了。”

    我解开了虎子的裤子,拽下来他的裤衩子,就看到他的臀部肿了起来,在他的裤衩里,看到了一只蚂蚁的尸体。他是被虎子那一巴掌给拍死的。

    这蚂蚁有五厘米那么长,黑色的,身材修长。

    虎子说:“太疼了,老陈,疼死我了,什么东西啊!这就像是坐在了火炭上,还像屁股里被钉进去了一根带着铁锈的三寸钉。哎呦我的妈呀,怎么这么疼!”

    正说着,我看到从棺材底座的缝隙里,开始密密麻麻往外爬这种蚂蚁了,蚂蚁有大有小,小的也就是两厘米,大的有七八厘米,就像是一层水一样漫了出来。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背上虎子就往外跑。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愣是一鼓作气背着虎子从盗洞里跑了出来,真的是一溜烟儿跑回了我们的洞里。

    虎子在一旁哀嚎,我把蚂蚁的尸体拿了出来,说:“就是被这东西咬的。这是什么玩意儿啊!”

    林素素把放大镜拿了出来,对着蚂蚁照了很久,她说:“这是丛林子弹蚁啊,被这东西咬了,要足足疼上二十四小时。”

    虎子在旁边哀嚎道:“死不了吧,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林素素说:“被一只蚂蚁咬自然死不了,但要是被一群蚂蚁咬的话,疼都疼死你了。知道为什么叫子弹蚁吗?被这蚂蚁咬了,就像是被子弹击中一样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