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宴阳小说苏格兰折耳猫 > 《宴阳》番外之儿童节快乐

《宴阳》番外之儿童节快乐

作者:宴阳卫明慎全文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出生在三月末,莓莓小朋友的第一个六一是在吃睡中度过的。真正意义上开始过六一,是在她出生后的第二年,一岁零两个月的时候。

    如此小的孩子,自然不知六一这个节日有什么意义。看似是这个节日的主角,但其实感触更深的,是她的父母。尤其是她的父亲,卫明慎。

    卫明慎这天一大早就回了家,刚一进门,就看见宴阳抱着莓莓从卫生间里出来。此时莓莓小朋友已经吃完了饭,看到爸爸回来十分高兴,蹬着小腿要抱抱。卫明慎洗过手后才将小肥团从宴阳的手里接过,逗了她两下后,问宴阳:“怎么起这么早?要去哪里?”

    在他以为,宴阳这是要带孩子去过节。

    宴阳尚还沉浸在看到他的意外中,所以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问:“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是有工作么?”

    卫明慎今天是有工作安排的,按照计划,他现在应该在某地视察。但一想到今天是自家小朋友的节日,卫明慎就让方进把日程往后推了两天。好在,他先前忙了太久,此刻想歇两天倒也没人觉得奇怪。

    “本来是要去的,临时出了点状况就推了。反正无事,我也就回来了。”卫明慎没明说是回来给女儿过节的,说完又问宴阳,“打算出去么?”

    “是啊,今天约了早教中心的体验课程,带莓莓过去看一下。”

    “早教?”卫明慎头一次听宴阳提起,“怎么想起要去早教?”

    “公司有个同事送孩子上了早教,据说效果挺不错的,我就跟她要了联系方式,跟那边约了今天带女儿去体验一下。”

    卫明慎沉默几秒。

    “莓莓才一岁出头,现在上早教是不是太早了?”

    “早教早教,难道能晚了再去呀?”宴阳正在化妆,听他说这话,不由失笑地瞥他一眼。

    卫明慎一想也是这个理,但一定要今天去么?

    “今天不是儿童节么?你确定要让莓莓在上课中度过?”

    “说是上课,其实就是换种玩儿法。你家小胖妞又是个人来疯,有那么多人陪她玩儿,说不定更高兴呢。”宴阳还不知道自己家小朋友的性子么,也是出于此,才决定带她去体验下早教课。

    卫明慎彻底没话说了,见妻子那里主意已定,只好转向自家小朋友。他颠了颠莓莓,问:“宝宝想去上课么?”

    莓莓小朋友刚吃了早饭,此刻正是精力旺盛准备开始新一天的调皮捣蛋的时候,听了爸爸的话,她兴奋地蹬了蹬腿,小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上课是什么呀,她只知道妈妈要带她出去玩儿啦。

    看着女儿的模样,卫明慎明白了。得,什么也别说了,换衣服准备出门吧。

    卫明慎很快换好了衣服,但一家三口正式出门,还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因为莓莓小朋友不配合妈妈穿衣服,母女俩人智斗了好一会儿,最后以宴阳在她的小胖屁股上轻拍了一巴掌作为终结,莓莓乖乖地穿上了小短袖和小短裤,由爸爸抱着上了车。

    因为在家耽搁的这些时间,到达早教中心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宴阳让卫明慎抱着女儿先进去签到,她去停车。

    卫明慎抱着莓莓找了一会儿才找到活动场地,一进去,就被眼前这场景给震到了。只见满地爬的都是小孩儿,家长围在旁边,时不时喊着自家宝宝的名字,或是鼓励或是担忧的语气。偶尔还能听闻一两个孩子的哭声,一哭就带动一片,不一会儿整个活动中心都是哭声的海洋了。再夹杂着父母的哄抚声,整个场面可以说是热闹极了。卫明慎自认也是见过不少大场面了,可眼前这一幕,愣是让他没敢下定决心走进去。

    许是在旁边观望的久了,一个女工作人员走了过来,问他:“先生您好,请问您是——”

    她本是想问他是来上课的还是来体验的,不想卫明慎会错了意,立马回答说:“这是我女儿,我是她爸爸。”

    男人的声音,客气中带着一丝温柔,温柔中又夹杂着一缕骄傲。这让女工作人员愣了下,哪怕知道他答非所问,却也忍住去纠正他。反倒在他面前,微微红了脸。

    好在,宴阳很快过来了。看见女工作人员便问:“请问杨老师在哪里?我们跟她约了来体验课程的。”

    “哦,我就是,我就是。”女工作人员杨老师迅速回神,看着宴阳,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就是之前一直跟你在微信上聊的杨老师。”

    宴阳没想到这么巧,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笑道:“杨老师,这就是我家宝宝。您看,她能参加今天的体验课程么?”

    杨老师这才看向一直被卫明慎抱在怀里的莓莓。

    虽然莓莓小朋友在家豪横惯了,出了门之后还是相当乖的。尤其是看到面前有这么多小朋友,他们哭声比她大,抢起玩具来又比她狠,心里不由得起了一丝敬意,然后缩在爸爸的怀里更不敢出来了。见一个陌生的阿姨向她伸来了手,莓莓往爸爸怀里躲了躲,自觉安全以后,才敢探头去打量来人。

    杨老师被莓莓这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可爱到了,笑了笑,对宴阳说:“可以的,先签到吧,一会儿课程就开始了。”

    “好。”

    宴阳签完到回来,就看见卫明慎抱着莓莓,微蹙着眉头站在那里,一脸严肃。

    “怎么了?”她笑着问。

    卫明慎无奈地看她一眼,叹息道:“你瞧这儿乱的,还不如让莓莓自己在家玩儿。”

    “未必呢。”宴阳说,“你把女儿放下来,让她自己玩会儿。”

    卫明慎就去看女儿。

    此时适应了这个环境,小霸王莓莓小朋友就有些蠢蠢欲动了,具体体现在小腿一蹬一蹬的。卫明慎见状,就微蹲下身,把她放在了地上。

    莓莓起初还有些害怕,脚在地上没睬稳就要缩回去,要爸爸抱。卫明慎没有立刻去抱她,反倒是鼓励她:“莓莓,看见前面那个小球球没有,去给爸爸拿过来?”

    他指着前面一个小蓝球对女儿说。

    在他的示意下,莓莓也对小蓝球产生了兴趣,啊一声,伸出小肥爪就要够。卫明慎双手稳住女儿的小身子,随着她的路线慢慢往前移,没几步,莓莓就顺利地拿到了小蓝球,一晃一晃地向爸爸示意。

    “diudiu!”

    小家伙想说球球,可发不出来q的音,就说成了diudiu。卫明慎笑了笑,接过小球,在她脸上亲了下:“莓莓真棒。”

    小家伙也高兴了,一激动,就糊爸爸一脸口水。

    卫明慎:“……”

    等到正式开始上课的时候,场地里终于安静了下来。卫明慎此刻跟女儿一样,对这个体验活动也来了兴趣。

    说是上课,但确如宴阳所说,就是带着孩子一起玩儿。但这玩儿不是随便玩儿,每个游戏的设置都是带着一定的训练和教育目的的,用来开发婴幼儿的四肢和脑力。其中很有几个,在卫明慎看来都设置地十分巧妙,不由得借此感慨起教育事业的发达来。

    莓莓小朋友嗨玩儿了一上午,到最后一个投球的游戏时宴阳和卫明慎都能看出她累了,可小家伙就是不肯停下来。抱着球,在爸爸的保护下,颤巍巍地站起来,要往中间的那个气囊游泳池里投。卫明慎看她如此倔强的脾气,心里顿时又生出许多感慨。

    “你说,莓莓是不是也想赶快长大呢?”他低声对宴阳说。

    “不然呢?”宴阳笑着反问,“不能总是小短腿呀。”

    卫明慎失笑,知道她是故意在逗他,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

    可能真是他想多了,但看到莓莓如此努力的样子,再想到她总有一天会长大,自己会变老,就有些多愁善感。

    卫明慎轻叹息一声,继续去为女儿保驾护航。而此时莓莓投完球后,小短腿一颤,又蹲坐在了地上。看着女儿又变成小小一团,卫明慎有种豁然开朗感。

    算了,等到她真的长大了,他再发愁也不迟。现在,重要的任务是把小家伙抱起来,不然一会儿可就要当众开嚎了。

    玩了一上午,课程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俩人没有特意找地方吃饭,而是在附近一家有儿童节套餐提供的连锁店里吃了顿简餐。

    一岁零两个月的莓莓小朋友现在还不能随便在外面吃东西,但她似乎已经知道今天是自己在过节了,又有爸爸在,她就敢跟妈妈叫板了,好几次宴阳已经明确说过不要吃,她还要伸手往里面拿。宴阳不得不继续和她斗智斗勇,咿咿呀呀地交了几次锋后,用一碗葱油龙须面把她喂饱了。最后,小朋友又赖在爸爸怀里吃了几颗草莓。吃的小肚儿滚圆了,才勉强满意。

    难得一起出来一趟,俩人就没有立刻回家。去附近的商场里逛了逛,趁着搞活动又买了一堆小胖妞吃的穿的用的,把后备箱塞满了才收手。

    因为临时决定晚饭也在外面吃,等到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玩了一天的莓莓小朋友此刻早就没忍住睡着了,但她还没洗澡。

    宴阳原是想自己简单给她洗洗算了,可小朋友睡意浓厚,哼哼唧唧地就是不想起,一抱就要哭。最后还是卫明慎和张阿姨齐上阵,勉强才给小家伙洗了个澡,最后又喂了回瓶瓶奶,才放莓莓小朋友睡去。

    等这一切结束的时候,宴阳和卫明慎也累瘫了。坐在沙发上,好久没动。

    “现在想想,过节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吧?”宴阳靠在沙发背上,转头看着卫明慎问。

    卫明慎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很快却又说:“还是有收获的,最起码女儿玩高兴了。”

    “她哪天不玩儿高兴?”宴阳哼一声,忍不住笑了,“你女儿可是最不会亏待自己的人。”

    卫明慎也笑了,末了一顿,看向她:“我女儿?”他别有意味地重复这三个字,“再说一遍,莓莓是谁的女儿?”

    宴阳才不怕他呢。

    “就是你女儿。”她说,“你一回来她就一点儿也不怕我了,老是跟我作对。这不听话的小费头子我才不要呢,你带走吧。”

    宴阳这算是半跟他闹,半在提醒他,不要太惯着女儿。

    卫明慎心里清楚,微微一笑,揽住她说:“等她再大一点儿好不好?”再大一点儿,他再当严父。现在,就让他尽情地当一个宠溺孩子的父亲吧。

    “卫先生,这话你已经说过无数次了。在这件事上,你的信用已经破产了。”

    用手点着推开他,宴阳站起了身。“干什么去?”卫明慎问。

    “煮点夜宵,今晚好像没吃饱,有点儿饿了。”

    今晚吃饭的那家饭店里养了好几条颜色鲜艳的鱼,莓莓一进门就看见了,让爸爸抱了好久都不肯走。后来卫明慎见到了一个熟人分身乏术,又是她接了他的班儿,抱着小胖妞继续欣赏小鱼。所以这顿饭,她跟卫明慎都没吃好。从这个角度来看,她宠起莓莓来,程度跟卫明慎不相上下。

    知道她是去弄吃的,卫明慎心稍安了下来。在沙发上又坐了一会儿,听着厨房里传来搬椅子的声音,他忽然意识到什么,站了起来。

    “阳阳——”

    卫明慎叫了宴阳一声,就见她拿着一袋方便包装的东西从厨房里出来了。打眼一瞧,上面印了三个字——螺蛳粉。

    果然。卫明慎听见她搬椅子就知道她要去翻箱子。什么东西会被他放在那个只有他容易够得到的高度呢,自然就是宴阳储备的垃圾食品。

    “我就知道你没干好事。”点点她,伸手就要收缴,却被宴阳躲了过去。

    “就吃一包好不好?”宴阳用手比了个1,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昨晚刚到货,我今天都没来得及尝,你就回来了……”

    这么说,还成他的不是了?

    卫明慎微哂,颇有些头疼地看着她:“这东西就那么好吃么?”记得以前俩人同到一个城市,她去出差,他去视察。半夜,他去她住的酒店看她,碰到她正在煮螺蛳粉,那个味道,终身难忘。本来不想她跑来跑去,是准备陪她在那里过夜的。后来实在受不了那个味道,把人又带回自己住的酒店。那一路,可没把她给笑死。

    “好吃啊。”宴阳猛点头,“主要是好久没吃了,有点儿想念……”

    “你啊你——”

    卫明慎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宴阳见他态度软化,趁热打铁道:“就一包!”

    卫明慎不答,沉默几秒,一把从她手里夺过螺蛳粉来。

    “哎——”宴阳要发作。

    “去外面等着,我给你煮。”

    宴阳:“……噢耶!”

    卫明慎忍着那个味道,煮了一刻多钟便把粉煮好了。出锅之后,倒进一个大碗里,端去了客厅。

    此时宴阳正摊在床上玩手机,闻到那个味道后,她立刻说:“去餐厅,我去餐厅吃。”

    卫明慎停住脚步,要笑不笑瞧她一眼,又转道去了餐厅。

    宴阳披散着头发小跑过来了,凑到碗前,深深嗅了一口。

    “怎么样?”卫明慎在旁站着,一手撑着餐桌,垂目看着她问。

    “很好,就是这个味道!”

    卫明慎:“……”抬手在她臀上来了一下,他说,“吃完刷三遍牙,否则不许睡我旁边。”

    宴阳嘻嘻笑,“你不来两口么?”

    “谢了,你自己享用吧。”

    卫明慎说着,拿了报纸在她对面坐下。没过几秒,实在受不了这个味道,也不知道是他身上的还是从碗里冒出来的。思虑几秒,他决定去洗了个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