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宜栖席谨忱 > 第665章 不可能是刘知海

第665章 不可能是刘知海

作者:一穿书就被离婚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甚至他可以在拿到钱后就订上一般最早的机票,去到另外一个城市或者是国家,彻彻底底的摆脱这些纷扰。

    所以此时此刻,刘知海不管明希了,在周警官眼中也并不是十分意外。

    倒是明希神伤了很久,她早知道刘知海是个靠不住的人,只不过是因为她和自己还有互相利用的价值,才勉强能继续搭个伙。

    但是此时此刻,明希就明白了,刘知海不是不能帮她,而是根本就不想帮她。

    总之他把自己身上的利益已经榨干了以后,她对刘知海而言,也不过是一个即将被废弃的棋子。

    所以明希的死活,对于刘知海而言根本就不重要。

    但是明希却给自己洗脑,告诉自己不在意这些,只是周警官那边一直在追根究底。

    他倒是想知道,刘知海当初为什么要这么做,又是谁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做了非法的高利贷,以至于最后当街捅死了阮灼华。

    当周警官走进去的时候,明希还一直愣愣地靠在椅子上发呆,她面前摆着几个饭盒,基本上一口没动。

    周警官上前看了眼水,倒是少了半杯,但比起平日里来说,明希的反应已经算是很奇怪了。

    她明显知道刘知海这是不要她了,自己犯下的罪就一定要负责任,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

    明希迟早要学会自己的所作所为终究是会付出代价的,只是可怜了已经遇害的阮灼华,死前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在宜栖隐隐约约的记忆之中,只听见他对自己说了一声,一定要小心明希。

    只是可惜了宜栖当时并没有听从阮灼华的话语中听出什么诡异之处,如果她听出来了,会不会就不会落到这样的一个结局了?

    可是这些事本不应该怪宜栖,他们本来就是局外之人。

    要紧的是明希,如果不是她当初贪得无厌,明明已经败落,到了这种程度还不知道收敛,何苦害的阮灼华落到如此地步。

    本就心中忧愁的宜栖,听到这些消息之后,就感觉自己的头脑更加昏昏沉沉了起来。

    她身子一软,忽然向一旁栽倒过去。

    幸好席谨忱扶了她一把,才没让宜栖一头从床上栽下来。

    席谨忱慌张的抱紧了宜栖,“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晕过去了?”

    “没晕……”宜栖虚弱的摆手,“只是刚刚觉得自己有些不大对劲罢了,不如你把医生叫过来好好检查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已经知道周阿姨确确实实是有问题的,宜栖自己心中也有些不安心了起来。

    可别因为周阿姨做的那些错事,对自己和孩子造成什么不良影响。

    不过好在医生说宜栖只是情绪有些激动,加上刚刚起床,有些低血糖罢了。

    外面的饭菜宜栖不敢吃,现在周阿姨又出了问题,无奈之下,医生只好先给宜栖挂上了葡萄糖,暂时维持上一会儿。

    席谨忱坐在宜栖的床边,不住地安慰着她。

    “你不要忧心这些事,现在明希已经被抓了,我想后面的事也很快就能被查出来的。”

    “一定要查,必须要查出来!”宜栖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就不相信那明希有那么大胆子能联系到高利贷公司,她不敢,也没那么大的能耐。”

    至于刘知海那边,那就更不可能了。

    他的一言一行都被刘夫人看在眼里,相比于明希来说,刘知海更加没有自由可言,所以他才会去让明希去借高利贷。

    如果让刘夫人知道了这高利贷公司的信息是刘知海纸给明希的,那么后面的事恐怕就不会发生,

    毕竟刘夫人也知道这件这种东西一旦出了问题,他们是要担责任的。

    而事实证明,确实也不是刘知海指使明希的,毕竟明希并没有交代这些事。

    既然他已经说了是自己诱导了阮灼华去借了高利贷,这么严重的事她都敢承认,把刘知海给交代出来又算什么?

    如果真的有问题,她是一定要把另外一个给咬出来的。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并不能对刘知海实施抓捕。

    毕竟明希的话也只是一面之词而已,又没有任何纸面上的证据,所以并不能证明明希就是被刘知海所指使的。

    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就算周警官以教唆他人的名义将刘知海逮捕,刘知海也大可以为自己狡辩,说当初他只是随口和明希说的,并没有想到她真的这么做了。

    或许明希对于刘知海而言,不过是利用的价值更高一些。

    即便明希把这些钱完完全全的交给刘知海,但是她并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就是刘知海拿走了这一笔钱。

    空口无凭,总要找出一些证据来,既然贷款公司的信息不是刘知海之给他的,那想必是明希自己去找来的。

    她究竟是通过什么路子来找到了这家如此胆大妄为的贷款公司,却成了一个谜团。

    然而到了下午,戏剧性的一幕突然发生了。

    虽然无法将刘知海代步,不但照例的询问还是要有的。

    是刘知海和刘夫人一起来的,他们两个人的脸上都挂着莫名其妙的表情,毕竟在来之前,周警官并没有通知他为什么要传唤他。

    所以刘知海在听周警官说出笑话的时候,他也大惊失色,连同身边的刘夫人也一起震惊了。

    “这绝对不可能!”刘夫人激动地站起身来,她指着刘知海,尖锐的说到,“他所有的事,一言一行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若他真的拿到了那么多钱,我可能会不知道吗?”

    很多事都是有迹可循的,就算是刘知海想的周密,让明希不走自己的银行卡,把钱打到另外一个账户。

    如果刘知海真的动用了那笔钱,就一定会被发现的。

    刘夫人把他监管的那么严,竟然都不知道刘知海做了这样的事,那么想必刘知海还真的不知情况。

    刘知海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他连连对周警官摆手,“你们可别乱说呀!这种事我怎么敢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