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不会真以为修仙很难吧 > 第二百一十一章:长御,你想知道你父母吗【新书求一切】

第二百一十一章:长御,你想知道你父母吗【新书求一切】

    青云前崖。

    叶平快速走来。

    眼神之中,充满着好奇之色,看向苏长御等人。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眼神之中,满是好奇。

    “二师兄,怎么了?”

    随着叶平到来,许洛尘不由开口道。

    “小师弟,今日你小师姐第一次下山,我们一起送她下山,顺便你陪师兄去参加炼丹师考核。”

    许洛尘开口,说出喊叶平来的目的。

    “炼丹师考核?”

    此时此刻,叶平有些好奇了,对于陈灵柔下山的事情,叶平没有任何好奇。

    之前就听说过,但炼丹师考核,叶平不得不惊讶了。

    “二师兄,以您现在的炼丹之术,还需要去参加这种考核?”

    叶平知道炼丹师考核,只是他觉得许洛尘这种程度的炼丹师,还需要参加这种考核?

    一听此话,许洛尘没有显得任何惊慌,相反他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不由缓缓开口道。

    “小师弟,师兄的确已经迈入丹道巅峰,但师兄总觉得还有一些地方不足,故此打算重新来过,体验一番普通炼丹师的生活。”

    许洛尘开口,显得无比自然,这个回答也更加显得高深莫测。

    “我懂了,二师兄,您真不愧是绝世炼丹师啊。”

    此话一说,叶平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啊。

    说白了,不就是重修吗?

    所以,叶平自然感到佩服,自古以来,重修者都拥有大毅力,大智慧,大气魄。

    毕竟让一个已经站在巅峰之上的修士,重新修炼,这何尝不是一种大智慧,大气魄的表现?

    虽然是丹道? 但叶平还是不得不配合许洛尘。

    而许洛尘看着叶平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后? 不由继续说出接下来的话。

    “不过,这一次师兄打算忘却一切? 以另一种方式去参加考核? 或许这种方式,常人无法理解? 甚至连考核都通过不了。”

    “但师兄还是愿意一试,算作是为后世丹师? 开创一条不同的路吧? 无论失败与成功,至少也付出过点什么。”

    许洛尘的声音显得很平静,但这平静后面,充满着一种悲壮? 仿佛他去参加炼丹师考核? 为的不是自己,而是为了天下人。

    苏长御等人看到这一幕后,不由纷纷露出古怪的眼神。

    尤其是苏长御,他还真没想到,自己这位师弟? 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居然变得这么厉害了啊。

    真不愧我师弟。

    而王卓愚? 薛篆,林北三人? 心中不由吐槽,觉得许洛尘逐渐御化。

    倒是陈灵柔? 并没有在乎许洛尘的所言? 毕竟她现在很紧张。

    第一次真正的下山? 她如何不紧张?

    万一下山遇到敌人怎么办?

    万一下山遇到麻烦怎么办?

    万一下山遇到有人劫色怎么办?

    总而言之,再陈灵柔眼中,山下的事情,都很恐怖。

    “行了,时辰不早了。”

    “师妹,一同下山吧。”

    也就在这时,苏长御的声音响起,他背对着众人,身穿万里蓝云长袍,有道不尽的风采,本身便绝世英俊,再穿上这种衣服。

    想不引人瞩目都难了。

    随着苏长御开口,众人纷纷跟着他离开了青云道宗。

    然而,叶平却没有下山。

    “小师弟,你怎么不走?”

    许洛尘有些好奇了。

    他这次叫叶平跟他一同过去,也是有目的,一直教叶平那些稀奇古怪的炼丹术。

    他也不可能每次都编出来啊,倒不如让叶平从基础开始,而自己恰好可以以身作则。

    再来几句,大道至简,岂不是美滋滋?

    可没想到,叶平居然不走,这让许洛尘有些好奇了。

    “二师兄,师父说我最近有大凶之兆,让我没事不能下山。”

    叶平开口,他其实是挺想跟着许洛尘走的。

    可想到太华道人的吩咐,叶平就不好离开了。

    此话一说,许洛尘不由松了口气,还以为是什么事呢。

    “没事,掌门的挂,一般都是反着来的,说你有大凶,其实是大吉。”

    “你们说呢?”

    许洛尘开口,显得十分随意。

    众人第一反应都觉得许洛尘说的很有道理。

    可下一刻。

    众人看到了一道身影,是太华道人。

    待众人看到太华道人之后,不由一个个开口。

    “二师兄,你在胡说什么啊?”

    “是啊,掌门师父的挂,一直都很准,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二师弟,你怎么平白污蔑别人?”

    王卓愚,陈灵柔,苏长御纷纷开口,甚至林北还特意给许洛尘一个眼神。

    可惜的是,许洛尘没有领会其中意思,反而还觉得众人吃错药了。

    “你们再说什么啊?师父的挂,又臭又反,他那次算准过?”

    “不会吧,不会吧,你们为了当掌门,一个个都这么不要脸了?”

    “小师弟,咱们青云道宗有一条铁律,宁可相信鬼的话,也别相信师父的挂。”

    “还有你,五师弟,你一直挤眉弄眼作甚?有病就吃药啊?”

    许洛尘有些没好气。

    自己说的是实话啊,平日里你们骂的比我还凶,怎么反过头来说我啊?

    看着许洛尘不断作死,众人皆然沉默了。

    没什么好说的了,有的人想作死,拉不住的。

    也就在许洛尘满脸不服气时。

    一道声音不由缓缓响起。

    “洛尘啊洛尘,没想到为师在你心中,竟是如此不堪啊。”

    太华道人的声音,显得无比低沉,他已经来到许洛尘身后。

    声音响起,让许洛尘不由浑身震颤了。

    他看向众人,而众人自然不理会许洛尘,反正该说的都说了,是许洛尘自己要作死。

    他们无能为力。

    “小师弟,刚才师兄完全就是在胡言乱语,其实我就是嫉妒师父的才华,嫉妒师父的本领。”

    “你可千万不要当真啊。”

    “师父,您能听我解释吗?”

    许洛尘回过身来,他看向太华道人,眼神之中充满着求生的欲望。

    “师父,交给我们吧,别脏了您的手。”

    “小师弟,去挖个坑。”

    王卓愚和薛篆也跟着开口。

    “行了,莫要胡闹了。”

    让众人没想到的是,太华道人居然没有生气,反倒是说了一声,让众人不要继续胡闹。

    紧接着,太华道人拍了拍许洛尘的肩膀道。

    “洛尘,此番你下山,若是没通过炼丹师考核,自己多买点元宝蜡烛,知道吗?”

    太华道人皮笑肉不笑道,让许洛尘更慌了。

    他自然听得出这番话的意思,也更加清楚,自己师父这回是玩真的了。

    不过太华道人这次过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特意来找叶平的。

    “平儿,为师已经以自身的大吉之兆,抵消了你的大凶之兆。”

    “所谓福祸相依,如今你大凶化大吉,此番就跟着这帮师兄们下山吧,说不定会有机缘造化。”

    太华道人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说明这件事情。

    此话一说,叶平先是一喜,紧接着不由显得有些担忧了。

    “师父,您为我抵消大凶之兆,那您岂不是.......要遇到危险了?”

    一开始叶平的确很开心,但仔细想想,师父为了自己,抵消大凶,让自己逢凶化吉,可师父自己呢?

    “平儿,这大半年来,为师也没教你什么东西,也没送什么东西给你,这场造化就当做是拜师礼了。”

    “再者就是,为师这一生,也不是只遇到过一次危机,你莫要担心为师,记住,要好好抓住接下来的机缘,切莫让为师所作所为,白白浪费啊。”

    太华道人开口,大有一种舍身为人的感觉。

    让叶平极其感动。

    至于苏长御等人,则纷纷眼神古怪,他们可不信这鬼话。

    这话也就骗骗叶平还差不多。

    也就在此时,苏长御的声音忽然响起。

    “行了,师父,时辰不早了,我们要走了,要是再耽搁时间,天黑之前,小师妹就到不了白云古城了。”

    苏长御开口,打断了太华道人装哔。

    而太华道人也不由点了点头,他知道分寸,这要是再晚点,陈灵柔的确要睡大街了。

    “行吧,你们走吧,长御,你把你师妹送到山下就回来,为师找你有些事情要说。”

    太华道人开口,让苏长御早点回来,他有事要说。

    “好。”

    苏长御也没多说什么了,直接带着众人离开。

    而既然自己的大凶之兆没了,叶平自然愿意跟着许洛尘走啊。

    万一能学到什么东西,岂不是血赚?

    就如此,众人逐渐地离开了青云道宗。

    而太华道人,则默默地注视着默默地注视着众人的背影。

    他在陈灵柔身上停顿了一会,而后又在叶平身上停留了一会,最后目光一直停留在苏长御身上。

    此时,青云山脉之中。

    叶平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宁静。

    “大师兄,我悟了。”

    山脉中,叶平开口,他来到苏长御面前,如此说道。

    声音响起,众人的目光,不由纷纷落在了叶平身上。

    尤其是苏长御,他一直在思索着,掌门找自己要做什么事。

    突然听到叶平这样说话,苏长御整个人都愣住了。

    哈?

    悟了?

    你又悟了什么?

    小师弟,你可不要凭口乱说啊?

    我这回真没教你什么东西?

    苏长御有点懵。

    “你悟什么了?”

    不过震惊归震惊,苏长御还是十分好奇,不知道叶平悟了什么。

    “大师兄,您让我放剑和拿剑,是想让我放下心中执念之剑,拿起无上意志之剑。”

    “师弟一开始愚昧,没能领悟出您的意思,但庆幸在关键时刻,师弟明悟出来,如今已经凝聚出无上剑意了。”

    叶平略微显得有些谦虚道。

    苏长御:“???”

    许洛尘:“???”

    王卓愚:“???”

    众人有些懵了,这也能领悟出无上剑意?

    尤其是苏长御。

    他让叶平拿剑和放剑,纯粹就是为了打发叶平的时间啊,非要让叶平领悟的意思。

    就是告诉叶平,我辈修士,要成为拿起剑敌人怕,放下剑敌人也怕,所以必须要早点凝聚出剑意。

    可没想到得是,叶平居然能领悟到什么执念不执念?

    小师弟,永远滴神啊。

    “恩,还算不错,待你这趟回来以后,师兄传授你接下来的剑道。”

    苏长御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他也已经习惯了。

    “多谢大师兄。”

    叶平大喜,这趟下山最多就是陪陪二师兄,也不会去别的地方,自然要不了多长时间,便要回宗门。

    故此,叶平大喜。

    很快,一炷香后。

    青云道宗山脚下,苏长御将小师妹送到了山脚后,便转身离开。

    他还有事,就送到这里。

    王卓愚送到白云古城,也会回去。

    至于薛篆和林北二人,则是要将小师妹送到青常古城,才会回来。

    毕竟这是小师妹第一次下山,自然要隆重一些,谁让青云道宗只有一个小师妹呢?

    随着苏长御离开之后。

    众人也纷纷朝着白云古城走去。

    又是一炷香后。

    苏长御回来了。

    而太华道人,一直在山头上等着自己,让苏长御莫名感到严肃。

    “见过师父。”

    苏长御开口,他看向太华道人,眼神之中充满着好奇。

    “长御,你随我来。”

    太华道人没说什么,直接朝着大殿内走去。

    过了一会,苏长御走进了大殿内。

    “师父,到底有什么事?”

    苏长御十分好奇地看向太华道人,不知道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大殿内,太华道人沉默,显得有些欲言又止。

    过了一会后,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

    “长御,为师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太华道人显得有些犹豫。

    “师父,有事就直说吧。”

    “您又买了多少基金?”

    苏长御如此说道,此话一说,太华道人有点郁闷了。

    怎么又扯到基金了啊。

    “不是此事。”

    太华道人开口,如此说道。

    “那到底是什么事?师父,你怎么也喜欢玩这个?”

    苏长御是真的有点郁闷了,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

    然而,就在这时,太华道人开口了。

    “长御,你……想不想知道你亲生父母的消息?”

    太华道人开口。

    此话一说。

    如一道惊雷一般,在苏长御脑海之中炸开。

    不过苏长御表面看起来十分平静。

    过了一会,苏长御缓缓开口。

    “师父,你到底欠了多少银两?”

    苏长御眼神充满着认真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