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一声卿卿前传 > 第三十章 天长地久有时尽(二)

第三十章 天长地久有时尽(二)

    <script>read2();</script>  幸而沈筠的身体,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坏到了需要安排身后事的时候,吃了陆伯言几帖安神药睡了几个好觉,又按着医嘱坚持走动了一段日子,也就恢复如前了,众人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这日沈筠见鞋上的珠子松了,就脱下来让海棠用针线给钉一钉,海棠一边穿针一边道:“娘娘这双鞋洗了多次,鞋边都起毛刺了,小人给您拿双新的吧。”

    沈筠伸头看了看道:“没关系,不仔细看不出来,反正就在自己寝殿里穿的,新的留着要出去见人的时候穿吧,免得到时又另做。”

    海棠叹道:“陛下恨不得把天下珍宝都捧到娘娘面前,您偏偏这么俭省。”

    沈筠听了笑道:“如今天下初定,国库也并不充裕,陛下愿意拿出天下供奉的珍宝送我,那是他的心意,但我平日里吃的珍奇药物上等补品,所费已经不赀,像这种可有可无的东西,还是能省就省一些吧,也好让陛下有多点银钱花在该花的地方。”

    海棠也笑了:“小人听宫里的老嫫嫫说,在前朝,皇室的人连浆洗过的衣服都不再穿呢。”

    沈筠道:“所以才把家给败了呀,还害得中原大地历经了好几百年的战乱,饿殍遍野,满目疮痍,幸好先帝雄才大略,一统江山,才有了今日的安定局面,又遇上陛下这样能守业治世的君主,定下轻徭薄赋的国策,黎民百姓才得以休养生息。既然已经有了前车之鉴,我们就不能那么作了呀。况且你也看得到,咱们的陛下也就是对我出手大方些,自己还不是一样过得俭省,从衣冠鞋袜到饮食起居,也是能省则省。”

    海棠道:“那倒也是,唉,要是能有什么快点让国库充裕起来的办法就好了。”

    沈筠叹道:“谁说不是呢。”

    说完二人都沉默了,正当沈筠还在望着钉珠子的海棠发呆时,就听见萧琮回来的声音,立刻来了精神,欢欢喜喜起身迎了出去,萧琮见她好好的站在眼前,也是什么烦恼都没有了,老远就伸手来握她的手,正想说什么,却瞥见她竟然连鞋也没穿,赶紧将她横抱起来,一边往里走,一边故意板起脸训斥她:“怎么光着脚就出来了。”

    沈筠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笑道:“哪里光着脚了,这不还穿着袜子呢吗。”

    萧琮却还是皱着眉:“那也不行,地上那么凉。”

    进屋后,萧琮将沈筠放到榻上,看到一旁的旧鞋上还连着针线,便问:“这是在做什么?”

    海棠道:“回禀陛下,娘娘鞋上的珠子松了,小人正用针线把它们钉紧些。”

    萧琮瞥了一眼那鞋道:“这鞋子旧了,重新做一双吧。”

    沈筠立刻摇头道:“不要不要,他们做鞋子太折腾了,又要把脚量来量去,又要送一大堆花样子来让人选,麻烦得很,有那闲功夫,还不如出去溜达溜达晒晒太阳,再说妾还有双新的呢。”

    萧琮听了笑道:“你那攒东西的毛病怎么就是改不了,有新的不知道拿来穿。”

    沈筠笑而不答,海棠已唤了小丫鬟进来烹茶,此时一边继续钉着珠子一边笑道:“陛下不知道,娘娘说新鞋子要留着出去见人的时候才穿呢。”

    萧琮道:“别听你们娘娘的,去把新鞋子拿来,这双扔了吧。”

    沈筠笑道:“不行,这新鞋又穿旧了,出门见人时候,陛下又要嫌妾丢人的。”

    萧琮道:“只怕被娘娘嫌呢,哪里敢嫌娘娘。”

    沈筠听了笑着扯开了话题,又给海棠使了个眼色,海棠会意,便收起旧鞋,从衣橱中拿了新鞋新袜出来。

    萧琮接过来就要给沈筠换上,她却红着脸把脚缩了起来,萧琮一边把她的脚拉出来,一边笑道:“都老夫老妻了,还害什么羞呀。”

    沈筠只得由着他摆弄,等换好了鞋袜,萧琮道:“穿了我的新鞋,就得跟我出去走走。”说着便牵起她的手往外走,沈筠拉住他,接过小丫鬟递上的茶塞到他手中道:“陛下这刚回来,水还没喝一口,又急着出去做什么。”

    萧琮一口饮尽,又拉着她往外走:“快走吧,这会儿外面太阳晒着正舒服呢。”

    他们说笑着在园子里逛了一大圈,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忽然有内侍来报:“禀陛下、辰妃殿下,苏相请见。”

    萧琮疑惑道:“苏相不是在京都吗?怎么突然过来了。”

    沈筠道:“许是有什么急事,陛下快去吧,妾自己回去就行。”

    那内侍听了忙道:“苏相还说请辰妃殿下同去。”

    沈筠与萧琮对视一眼,不明所以,却也只得携手同往正殿来,路上萧琮问那内侍:“到底怎么回事?”

    那内侍答道:“小人不知,只是苏相是与一个叫星云的年轻人同来的。”

    他二人听了面面相觑,心想,难道这小子真的闯出什么祸事,而且大到连丞相都兜不住了,要急着来找皇帝帮忙摆平吗?

    星云跟着苏怀瑾在正殿外等候时,心里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他当初一见他那个姑父的言谈举止,就隐约觉得他不一般,地位至少不在苏伯伯之下,却也着实没敢往这儿想。早知道干嘛只要一百两银子啊,直接要一千两一万两,那如今不是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吗?不行,这回一定要拉着他这位皇帝姑父再多入点儿股,这赚了钱对大家都有好处嘛。

    彼时苏怀瑾见萧琮和沈筠一脸严肃地来了,便知他们在想什么,心里只是觉得好笑,领着星云与他们见过礼,便对星云点点头,星云赶忙将怀里抱着的一个大匣子打开捧到沈筠面前,笑眯眯地道:“这是侄儿孝敬姑母的,还请姑母不要嫌弃。”

    沈筠瞄了一眼,里面全是金石卷轴并一些碑帖笔砚,也没有接,只忧心忡忡地道:“你少来这套,快说到底闯什么祸了。”

    星云愣了愣,有些委屈地道:“姑母怎么这样小看人,侄儿就不能是拿做生意赚的钱买东西来孝敬姑母吗?”

    沈筠有些诧异地伸手翻了翻里面的东西,拣出一枚田黄印章道:“这么短的时间,你做什么生意能赚到这么些银钱。”

    星云嘿嘿一笑:“这个姑母就不用管了,总之是正经生意。”说完又从怀中掏出几张银票,毕恭毕敬地递到萧琮面前,道:“这是四百二十两的七成利钱,侄儿不肖,只赚了这么点,还请姑父不要嫌少,侄儿斗胆,想问姑父再多借些银钱,下次一定交出让您满意的数目。”

    萧琮翻了翻手里的银票,也有些愕然地道:“你的意思是,这么短的时间,你就把那三百两翻了两番了?”

    星云点点头,还不住叹息:“要不是刚开始做生意没有经验,吃了点暗亏,还能多赚一些的。”

    萧琮笑着摇摇头,将银票递到沈筠手中道:“看吧,做新鞋的钱有了。”说完想了想,对星云道:“姑母累了,你先送她回去休息,姑父跟苏伯伯说点事。”

    星云听了,赶忙将沈筠扶起来行礼告退,二人一路说着话到了寝殿,海棠吩咐了小丫鬟烹茶,又将沈筠的那双旧鞋拿出来继续钉珠子。

    沈筠问了星云些家长里短,想了想又道:“你这次做生意自己得的一百多两银子,又是怎么花的呢?”

    星云答道:“先给母亲买了些补品,剩下的就都给姑母买礼物了。”

    “怎么不给自己留一点呢?”

    “这赚了第一笔钱,自然先要孝敬辛苦生养我的母亲,再答谢恩同再造的姑母,至于侄儿自己倒不着急,来日方长嘛。”

    沈筠抚着他的头,将刚才那几张银票都塞到他手中,星云自然不要,沈筠道:“好孩子,你有心了,我这儿什么也不缺,用不了这么些银钱,拿回去孝敬你母亲吧,她这些年受苦了。”星云这才收下。

    沈筠见海棠钉好了珠子,仍把旧鞋换上,又嘱咐她将刚脱下的新鞋收好。星云见状,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暗道,看她的衣衫鞋袜用料虽好,却都是旧物,倒还不如平日所见的有钱人家都穿簇新的东西来得奢侈的样子。难道姑父待姑母并不像传闻中那样好吗?看样子倒也不像啊。

    此时有内侍来传唤,他便辞别了沈筠,回到正殿见过礼,萧琮对他道:“朕方才与你苏伯伯商量过了,再多与你些银钱作本金,好好把你的生意做起来,若做得好了,以后就从国库中拨款给你,所得之利,你得两成,其余全部用来充盈国库,你可愿意?”

    星云听了,自然喜出望外,对萧琮作了个揖道:“多谢姑父信任,侄儿定不负您所望。”

    出来的路上,苏怀瑾见他一直若有所思,便问他怎么了,星云道:“我方才不明白姑母为何比寻常富贵人家还要俭省,鞋子旧了也不舍得扔,还以为是姑父待她不如想象中好,现在听了姑父的话,才知道原来皇帝也缺钱啊。”

    苏怀瑾笑道:“你姑父待姑母好是真的好,国家现在缺钱也是真的缺钱,前面几百年,中原大地混战不断,现在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哪里都需要用钱,偏偏还不能加重税赋,你姑父为此每每也是殚精竭虑啊。”

    星云道:“这平头老百姓的税赋的确是不能再加了,但这有钱人的还是可以多征一些嘛。”

    苏怀瑾道:“你说得轻巧,你让那些有钱人多交税,人家就乖乖交啦?凭什么?”

    星云道:“这明着多征税肯定不行啊,可以采用迂回战术嘛。”

    苏怀瑾奇道:“怎么个迂回法?”

    星云笑道:“那些有钱人不是爱奢华吗?什么都要用最好的,那姑父完全可以对这些奢侈之物的贸易征收高额税赋嘛,反正又不是必须品,对老百姓也没什么影响。至于那些有钱人,只会对这些水涨船高的东西更加趋之若鹜,买了还觉得倍儿有面子。”

    苏怀瑾听到此处,停住了脚步,站了一会儿,拉着星云就往回走,此时萧琮回寝殿的路走到一半,听到内侍的奏报,有些哭笑不得,看了看天色道:“罢了,待会儿让他们到寝殿来,让膳房多准备两个人的饭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