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盛唐逆子 > 第253章 天牢话科举

第253章 天牢话科举

    幽州。

    燕王府内,罗艺终于迎来了鬼婆李氏所说的贵人——突厥大贤者执失思力。

    两人之前见过数次,不过都是在战场上,双方各位其主。

    像今天这样坐在一起谈论事情,罗艺还当真有些不习惯。

    “许久不见罗将军!神采依旧,本贤者深感敬畏!”

    执失思力拱手行礼道。

    “大贤者,我家老爷现在可不是将军,那可是当今燕王!”

    罗艺夫人孟氏提醒道,“我家老爷已经贵为王爷,可您还是大贤者,寸步未进啊!”

    “妇人之见,大贤者莫怪!”罗艺嘴上责备妻子,但是面带笑意,那句燕王显然让他很受用。

    执失思力并不气恼,依旧恭敬地说道:“将军镇守北地,与我突厥多次交手,双方可谓是知根知底。但将军毕竟是太子李建成留下的人啊,呵呵!”

    罗艺大怒,呵斥道:“胡说八道!罗某效忠当今天子,何况建成太子已死多年,当初的事情早就已经翻篇!”

    首发网址罗将军,现在应该称呼您为燕王?”

    执失思力嘲弄地说道:“若是李世民信任于你,何必让李靖镇守灵朔呢?想必李靖防的除了我突厥,还有你这幽州燕王吧?”

    见罗艺脸色大变,执失思力趁热打铁,说道:“何况将军屠城被当年还是秦王的李世民所不齿,他登上帝位后,不过是为了安抚您这种戍边大将,才给了个劳什子燕王的称号!我且问你,这燕王你有特权么?大唐的异姓王,皆为李世民心中忌惮之人!”

    孟氏脸色煞白,赶紧问道:“老爷!这可怎么办啊?我听朝中的亲信说过,陛下可一直对我们一家不满!”

    执失思力冷哼一声:“罗艺,你镇守幽州以后,李世民可曾让你进过长安?再对比泾阳的尉迟恭,河东郡王李孝恭,这亲疏远近不用我再说了吧?”

    “胡...胡说八道!”

    罗艺已经一身冷汗,细思极恐之下,若是等李靖军势强大后,说不定真的会踏平幽州燕王府!

    “燕王大人,我主颉利可汗有笔生意要跟您谈谈,不妨听听?”

    鱼儿已经上钩,执失思力胜券在握!

    ...

    长安天牢内,李二脸上有些尴尬,房玄龄和杜如晦看到一向严肃的陛下,脸上竟然画着个大王八,就忍不住想要偷笑。

    “逆子!快跟朕说,你又有什么主意了?”李二急切地问道。

    “父皇,儿臣现在是戴罪之身,在天牢中反省,您过来问东问西,传出去可不好听。”

    李恪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笑着说道:“长孙无忌,孔颖达,王珪,那可都是经天纬地之才,父皇不妨问问他们的意见。”

    “你这逆子!”

    李二指着李恪,气得浑身发抖。

    房玄龄见状赶紧起身安抚,“陛下,吴王年幼,少年心性,可以理解嘛!接下来交给老臣!”

    李二冷哼一声,重新背过身去,坐在席梦思上,等待着房玄龄的好消息。

    “殿下啊!”

    “房相有话快说,天色不早了,本王要早睡早起,方能养生。”

    李恪翘着二郎腿,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地说道。

    “殿下,我跟老杜可不是世家子弟,若不是陛下起兵反隋,我二人不过是一介不好意已罢了,哪里会有什么房谋杜断?您若能给其他寒门学子一个机会,房玄龄替他们谢过殿下!”

    房玄龄说罢起身,对着李恪深深作揖,随后便要拜下去。

    杜如晦见状,算是明白了老搭档的意图,心中暗道:“吴王殿下吃软不吃硬,老房这厮果然洞察人心!”

    李恪一把扶起房玄龄,低声说道:“房相好算计,不过本王为了寒门学子,就跟你计较了!”

    “殿下高义!以后若能用得上,老臣定会从命!”

    一老一小两只狐狸演完戏,李二这才转过身来,“逆子啊,现在该说说你的计划了吧?”

    “父皇,您先擦擦脸上的王八,免得有辱斯文!传出去也不好看!”

    李恪说罢打开一包纸巾,递给了李二。

    “咦!这是何物?为何触感如此之好!”

    李二顺手将拿包湿巾顺走,动作一气呵成,不露声色。

    看得李恪相当物语,“算了,父皇你拿回去用吧!对于当今科举,我只有一条意见!废除推举,推广考试!”

    “废除推举?”

    李二皱着眉头说道:“现在的制服延续自大隋!推举占了很大一部分,若是突然废除,你让这些人怎么想?”

    “陛下说的没错,这些推举人都是高风亮节之辈,于情于理说不过去。”房玄龄为难地补充道。

    “高风亮节?敢不敢让不良人去查查看,就说长安士子!有几个没给推举人送过金银财帛?”

    李恪冷笑着说道:“直接废除恐怕会动摇根基,那就绕个圈子!房相杜相,现在的推举人,年龄结构如何?”

    “多为中年,或是老者。”杜如晦脱口而出。

    “父皇可以发道诏令,就说天下间有资格推举的人只剩下这批老骨头,每年他们只有两个推荐名额,到死为止!”

    李恪随后解释道:“这些人都是沽名钓誉之辈,父皇捧杀他们即可。至于那些中年,对他们统一进行考试,就考《二十四孝》!过不了的直接罢黜资格!”

    “好主意!”

    房玄龄竖起大拇指,说道:“陛下!此招完全行得通!”

    “父皇,若是这些人还敢逼逼赖赖,你就直接把我放出去,当儿子的怎么也要帮你排忧解难。”

    李恪打了个哈欠,有些困倦地说道:“闲来没事,父皇还是少来天牢吧,也莫要让朝中大臣嚼舌根子。”

    李二心中一暖,嘴上却不饶人:“朕不用你关心!玄龄,克明,我们走!”

    “儿臣就不送父皇了,886!”

    李恪躺在床上,笑着说道:“这次我大唐的科举总算能推行下去,无论是富家子弟还是寒门学子,都有机会参加!”

    “殿下...”

    “刀马,你怎么还没走?”

    “脸上全是大王八,哪敢出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