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TXT > 都市之生而为王 > 第九百一十九章 大劫将至!

第九百一十九章 大劫将至!

    “噗!”

    檀香缭绕的闭关之地,古通今脸色惨白的看着地上那一滩猩红鲜血,浑身都在发颤。

    “第三次了……为什么?”

    身为古朝帝君,古通今从未有过这种万分憋屈之感,即便是曾经秦门叛出古朝,加入神国。

    可现在,他真觉得有人在玩自己。

    第三次感受到契机,只差一步就能迈入神藏境,可是结果跟前两次一样。

    “难道是天意让本帝无法踏入神藏境?本帝不信!”

    古通今咬牙切齿的说着,吞下一颗丹药,继续盘膝闭目,感悟那冥冥中虚无缥缈的契机。

    古朝北地,天寒地冻。

    虽然没有神国极地冰原那么寒冷,但也是大雪飘飘,寒冰万年。

    一道穿着黑衣的身影傲然而立,俊逸的脸盘散发出中年成熟男人该有的魅力。

    他身形挺拔,像是顶天立地的高山,眼神里却带着唏嘘,还有淡淡的惆怅和思念。

    一抬手,冰层破裂,一道冰棺浮现而出。

    在冰棺里,躺着一个宛如睡着的女子,面容安详。

    “红鸾,好久不见。”

    男人靠着冰棺坐下,手腕一翻,拿出一壶酒,仰头灌下一口,侧头时,满目温柔。

    “红鸾,咱们的女儿,今非昔比,有莫大的机缘,她未来能走到什么地步,已经没人知道。”

    “当年我最大的愿望,只是希望她能够平安快乐的过一辈子,可惜天降大任,都是命……”

    一道窈窕身影,出现在男人身后,轻轻开口:“爸。”

    男人回头,看着这眉宇间带着飒爽之风的女子,微笑:“笑君来了。”

    来人正是龙蛇深渊之主,古朝沈皇,沈笑君。

    “爸,妈妈知道您踏入神藏境,会开心的。”

    沈笑君轻抚着冰棺,看着里面躺着那个从模样上看,像是自己姐姐,实际上是自己母亲的女人,一滴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妈妈,女儿不孝,很久没来看您了。”

    “你妈妈不会怪你,会因你而骄傲。”

    “爸,往后你有什么打算?”

    “你想让爸爸做什么?”

    “龙蛇深渊,交给您可以吗?女儿想尽快参悟北冥神诀达至大成。”

    “你感受到什么了吗?”

    沈笑君点头,面容凝重:“嗯,从天地规则显露那一天,我就有种预感,前所未有的大浩劫,要来了。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浩劫,只能让自己实力更强一些,才有可能保护更多的人。”

    “好。”

    男人点头,仰头咕噜咕噜的将整壶酒全都喝光,再度侧头看一眼冰棺里躺着的女人,笑道:“放心去闭关吧,以前你是爸爸的得力助手,现在,爸爸为你解决后顾之忧。”

    沈笑君眼眶泛红:“爸……”

    男人伸手,轻轻在沈笑君脑袋上拂过:“别小看你爸爸,我可是……北曌天王,沈卓!”

    神国,神都。

    数十个神藏境强者汇聚,看向徐逸的目光里,满是警惕。

    徐逸一手搂着白衣,一手持牧天枪。

    枪芒所指,俾睨天下。

    “本王从未有过称霸天下的野心,但并不是不敢君临天下!”

    徐逸面容淡漠而冰冷,身上有不弱于他们的威严气息肆意蔓延。

    一个个神藏境强者,脸色分外难看。

    一群人,居然被一个人从气势上给压制了。

    “无论是白玉京也好,还是伽罗也好,亦或者古通今,龙君,无关往日仇怨,你们若是能够将我儿子安全找回,徐牧天欠你们一个情,至于你们看不看得起这个情,就是你们自己考量的事情了。”

    徐逸深吸一口气:“告辞,本王在赤野之地等消息。”

    话音落下,徐逸搂着白衣一步迈出,消失不见。

    正主离开,汇聚而来的伽罗、季凤华、国老等人,纷纷看了眼白玉京,也各自消失。

    众人来得快,也走得快,除了与徐逸交好的季凤华等人,其他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沉甸甸的。

    修罗不入神藏,这是每个人最基础的认知。

    现在徐逸却踏入了神藏境,不用动手,光是徐逸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就让人心头发颤。

    可见,徐逸现在的实力,已经强悍到一种极致状态。

    佛国是最头疼的。

    他们与赤野之地是明确的敌对状态,如果徐逸哪天不高兴,也跑去佛国闹腾一下,又该如何?

    看看神国那已经化为废墟的皇宫,伽罗心里突然泛起悔意。

    “帝君,不必忧虑。”

    一个脑后汇聚佛光的老光头双手合十,微笑道:“大劫将至,徐牧天没有传承箴言,或许将覆灭在劫难之中。”

    “或许吧。”

    伽罗敷衍般的回了一声。

    他曾一次次的抱着侥幸心里,但现在,真不敢有那种心态了。

    从圈养之地走出,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子,到底是如何成长至如今这个地步?

    这种在千百年后堪称传奇的存在,气运惊人,真的会死在大劫之中?

    赤野之地。

    咔咔咔……

    随着一道道身影双膝跪下,一块块价值不菲的大理石地板碎裂开来。

    “末将有罪!愿领死!”

    “末将死罪!”

    “求我王赐死!”

    求死的声音此起彼伏。

    不知道的还以为死是什么好事。

    “闭嘴!”

    徐逸一巴掌拍碎了金丝楠木桌。

    整张桌子被煞气侵袭,碎片落下的时候,快速化为齑粉,飘飘洒洒落了一地。

    徐逸的脸上泛着凌厉之色,开口喝道:“海东青!”

    海东青重重俯身:“末将……”

    “他们每个人都损坏了一块地板,扣他们整年军饷,记下。”

    “不关他们的事,是末将罪该万……呃……咳咳……”

    话没说完,海东青被一口唾沫憋得脸色涨红,剧烈咳嗽。

    好不容易,他才缓过劲来,避免成为第一个被自己口水呛死的神藏境强者。

    “我能怪你们什么呢?”

    徐逸吐了一口气,那挺拔的脊梁,也就有些弯曲了下来。

    满眼满嘴满心,都是苦涩,都是愤怒,都是歇斯底里。

    可是,该怪谁呢?

    怪他们骄纵宠溺了滚滚?

    真要怪,或许只能怪自己实力还不够。

    如果实力足够,又怎么会被迫闭关十年,缺席了滚滚的童年?

    有自己和白衣在,滚滚的心理也不会扭曲,不会犯下大错。